第三十六章:团藏老哥的心里阴影面积

第三十六章:团藏老哥的心里阴影面积

    铁之国与火之国的交界处。

    铁之国的天气寒冷,但火之国却是四季如春,只是上百公里的距离,苏晓就从一片雪原来到一片草原内。

    徐徐微风吹过,几只麻雀从上空飞过,清尘草原的空气很清新,露水打湿苏晓的裤管。

    一堆篝火旁,阵阵肉香飘散,几大块鹿肉正在火上烹烤,表面已经焦黄,油脂从焦香的鹿肉内渗出,滴落火中内斯斯作响,这是布布汪抓来的野味。

    “咕噜。”

    吞咽唾液声传来。

    “别动。”

    苏晓看了眼盘坐在地的阿姆,阿姆马上像犯错的小学生一样挺直身体。

    此时苏晓手中拿着一根金属棒,正对阿姆裸露出的骨骼敲敲打打,通过声音的细微变化,判断这些骨骼是否有破损。

    很快,苏晓拿出等离子切割锯,开始切割阿姆身上那些焦糊的骨骼。

    嗡……

    焦糊的黑色骨屑飞溅,阿姆呲着满口平齿,疼的直翻白眼,作为战斗生物,它拥有很密集的痛觉神经,这能让它在战斗时清楚自身有什么位置受损,从而采取应对手段,战斗中,痛觉是很重要的能力,没有痛觉不会增强战斗力,反而会减弱战斗力。

    约十分钟后,阿姆身上那些裸露出的骨骼已是坑坑洼洼,苏晓又拿出一个金属注射器,向阿姆体内注射了一种活性极高的再生物质。

    阿姆的伪生骨骼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再生,当阿姆的伪生骨骼完全恢复后,苏晓又开始仔细检察。

    确定阿姆的骨骼已经完成恢复,苏晓又拿出一支金属注射器,注射器内满是暗红色液体。

    毋庸置疑,苏晓的修复手段很粗暴,‘钢铁猛牛’阿姆已经开始瑟瑟发抖。

    布布汪在一旁看的汗毛直立,它呼噜一声咽了下口水,心中暗道:‘幸好本汪不是炼金生物。’

    苏晓共给阿姆注射了三种炼金药剂,在注射第三种炼金药剂后,阿姆的眼球一番,开始躺在地上抽搐。

    布布汪打量着阿姆,又看向苏晓,似乎在问:“主人,阿姆不会凉了吧,我感觉它随时都会翘辫子。”

    “没什么问题,初次修复有这种反应很正常,今后会好很多。”

    听到苏晓的话,‘挺尸中’的阿姆看向苏晓,它现在还不能说话,不过那双牛眼似乎在问:“真的吗,以后就不会这么疼了?”

    阿姆那可怜巴巴的眸子中满是期待。

    “痛觉不会削弱,几次之后你就习惯了。”

    苏晓坐到火堆前,开始翻烤鹿肉,不时用匕首在鹿肉上划开一条。

    布布汪似乎早就想到苏晓会这么说,那张狗脸笑的有些无良。

    阿姆绝望的闭上双眼,身体不时抽动,约半小时后,阿姆呼的一声坐起身,此时它的伤势已经痊愈,之前还布满烧伤的体表已经生出棕黄色毛发。

    “哞~”

    阿姆仰头长嚎,颇有布布汪站在山顶狼嚎的风范。

    这绝对是和布布汪学的,在相对安全的环境下,布布汪只要看到山头或雪堆一类的高点,它就会跑上去,扯脖子狼嚎一声,久而久之阿姆也学会了。

    “别嚎了,吃饭。”

    阿姆的长嚎与布布汪不同,布布汪嚎的比较文艺,阿姆是直接扯脖子怒吼,震耳欲聋。

    听到吃饭这个关键词,阿姆快步跑到火堆前,在阿姆冲上前时,苏晓与布布汪都不约而同的扯下一大块鹿肉。

    约23秒后,足足120多斤的鹿肉消失,只剩一地骨头,仅剩的两块鹿肉在苏晓与布布汪手中。

    布布汪看向阿姆身前那一堆骨头,它有些自愧不如,阿姆比狗啃的还干净,同时布布汪想到,阿姆不是‘牛科动物’吗?应该吃草才对,饿了就去啃草,渴了喝露水。

    苏晓与布布汪慢条斯理的吃着鹿肉,一旁已经吃了120多斤鹿肉的阿姆在咽唾液,不时在身旁拽下一把青草,放进口中咀嚼,阿姆是杂食性,床腿都吃,更何况是草。

    修整一番后,苏晓带着布布汪与阿姆向火之国境内进发。

    ……

    约两小时后,苏晓手中拿着一份地图,目光环顾周围。

    “不会是走错了吧,根据白绝的情报,他们的埋伏点应该就在这附近。”

    正在苏晓疑惑时,远处传来一声轰鸣。

    “看来没错了。”

    苏晓急步向声源赶去,很快,他抵达一条河流附近,放眼向前方看去,那里有一条很宽的石桥。

    一道紫色虚影立在石桥上方,这道虚影手持弓弩,正瞄准某个目标。

    石桥的桥头上有一处高耸的门廊,门廊上方是一把归鞘中的石刀雕塑,这石刀雕塑足有三米宽,十米长,下方的门廊上写着一个巨大的待字。

    此时,宇智波带土正坐在石刀雕塑上,居高临下的观望下方的战斗。

    苏晓缓步走向带土所在的位置,纵身一跃,跳上那足有十多米高的石刀雕塑上,布布汪与阿姆紧随其后。

    “嗯?”

    坐在石刀雕塑上的带土侧头看来。

    “你那边结束了?“

    “结束了。”

    苏晓打了个哈气,之前接连的战斗让他略显疲倦。

    “超出我想象的顺利,当初选择与你合作,现在看来是明智的决定。”

    带土看起来心情不错,苏晓这时赶来,基本代表苏晓解决了照美冥。

    “个人恩怨而已,下面那小子培养的怎么样?”

    苏晓坐在石刀边缘,一条腿垂下,看向下方战斗的两人。

    “进展不错,他的须佐能乎已经快达到最终阶段,不愧是鼬的弟弟,不过他的瞳力严重透支,用不了多久就会失去视力,年轻人不懂得节制。”

    带土似乎对某个人的成长很满意。

    苏晓看向下方的石桥,石桥中断位置,有两个人正在战斗,是宇智波佐助与团藏。

    此时宇智波佐助正开着须佐能乎,他的须佐能乎已经达到第二形态,不再只有一具骨骼,而是已经出现‘血肉’,须佐能乎手中还多出一把弓,拥有远程攻击能力。

    至于佐助的对手团藏,他是凭借一条手臂战斗,是他的右臂,他的右臂上几乎全部由柱间细胞组成,而且镶嵌着很多只写轮眼,密密麻麻一大片,那转动的眼球看起来异常恶心。

    佐助已经与团藏战斗有一段时间,他眼窝内流出鲜血,嘴角也有鲜血滴落。

    佐助侧头看向刚赶到的苏晓,苏晓现在属于友军,虽然很危险,但佐助并没什么压力。

    团藏老哥则不同,此刻团藏老哥的内心有些崩溃,佐助的须佐能乎与远处观望的‘宇智波斑’给他很大压力,他既要对付佐助,也要时刻防范远处的宇智波斑,对方毕竟有空间能力。

    团藏老哥的想法是,先凭借右臂的术对付佐助,能杀掉最好,杀不掉也要夺下那双眼,那是一双能使用须佐能乎的写轮眼,对于这种高等级的写轮眼,团藏觊觎已久。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