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少女,你……

第三十八章:少女,你……

    佐助与团藏近距离对视,两人都在粗重的喘息。

    “你太着急了,我的眼睛还睁着。”

    团藏看了眼右手背上的一只写轮眼,这只眼还睁着,说明伊邪那岐还在生效,能将佐助这次的攻击转化成梦境。

    “如果不是上面那两人,我有很多种方法杀你,绝不会像现在这么狼狈。”

    团藏的面色很难看,因为他清楚,就算战胜佐助,还有其他人在等着他,他那只止水的眼睛只能对一个人用幻术。

    “你去鼬身边接受指教吧。”

    团藏缓缓拔出佐助体内的风属性查克拉刃,可就在此时,他留意到佐助那只大睁的万花筒写轮眼。

    “伊邪那岐没发动,难道说……”

    团藏马上看向右手背上那只写轮眼,此刻这只写轮眼已经闭合,他右臂上的十只写轮眼已消耗一空,他是被佐助的幻术所误导,误认为还剩一只写轮眼睁着。

    “要去见鼬的是你才对。”

    佐助大口喘息,单手按着胸前被团藏刺出的伤口,他侧目看向高处的苏晓与带土,心中一阵气闷,这两个混蛋一直在那看着,或许就算他死在这,那两个人也不会有什么情绪波动,最多就是收回他的写轮眼。

    在这一刻,佐助发现一个残酷的事实,就是除了他自己外,任何人都不可信,同伴只是互相利用,当一方失去利用价值后,就会被舍弃。

    佐助看似已经是成年人,实际上他只有17岁,是一名少年,一名少年每天混迹在晓组织内,三观怎么可能不发生改变?仔细想想晓组织现有的成员。

    苏晓(满身血气,战斗时经常斩人首级)

    带土(老阴哔)

    迪达拉(爆炸狂魔,曾屠戮一个小忍村)

    鬼鲛(只要接到任务,说砍谁就砍谁)

    黑绝(千年老阴哔)

    混迹在这样一群人中,佐助会成为三好青年?别开玩笑了,佐助没完全黑化,已经说明这孩子天性善良。

    “居然能独自杀掉团藏,不过团藏太依赖那条右臂。”

    带土对佐助的成长很满意,尤其是佐助目光的变化,不过他的语气中对团藏有些鄙夷,鄙夷团藏在拥有千手和宇智波力量的情况下,依然败给佐助。

    “团藏并不弱,忍者的年龄越大,状态下滑越严重,团藏已经是73岁高龄,他本身既没有血继限界,也没有家族支持,一切都是凭自身获得,如果没有那条右臂,团藏现在只是名满头白发的老年忍者,依赖那东西很正常。”

    苏晓从阿姆手中的布带内拿出一颗野果,咬下一口,果肉入口酸甜,汁水饱满,味道极好,没看出来阿姆还有寻找野果的天赋。

    如果将团藏与佐助放在一个初始点上,以团藏的智商与政治头脑,他很有优势,不过佐助的天赋很高。

    奈何,团藏在年轻时什么都没有,没有宇智波一族的眼,也没有千手一族的生命力,可他凭借自身的努力得到这些。

    “不过,败了就是败了,一手好牌,因为局势的关系被打的乱码七糟。”

    苏晓笑了笑,团藏在五影大会前有很大优势,奈何带土出来搅局,受损最大的就是团藏。

    正在苏晓与带土闲聊时,下方的局势出现变化,垂死挣扎的团藏俘虏了一旁协助佐助战斗的香磷。

    石桥上。

    “口口声声说着自我牺牲的你,居然会挟持人质。”

    佐助的声音清冷,但言语间有嘲讽的意味。

    “我并非贪生怕死,为了木叶,为了忍者世界,我还不能死在这,无论用怎样的手段,我都要活下去,我是唯一能改变这个忍者世界的变革者,这女人要因此而牺牲。”

    说话间,团藏的独臂勒紧香磷的脖颈,至于团藏的右臂,因无法压制柱间细胞,他已经舍弃右臂,否则他会被柱间细胞吞噬。

    不得不说,团藏就是团藏,忍界中能把狗急跳墙说的这么清新脱俗的人,也就是只有他一个。

    高处的布布汪明显是被团藏的臭不要脸惊到,怕死就说怕死,也没什么可丢人的,至于把整个世界都牵连上吗,听团藏的语气,他分明是忍者的精神领袖。

    “不亏是木叶的政客,狗急跳墙都能说的这么好听。”

    苏晓口中咀嚼着野果,含糊不清的开口。

    “哦?我还认为你很赞赏团藏。”

    带土对苏晓的话颇感意外。

    “赞赏?我从不赞赏别人,所谓赞赏,只是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表达个人想法,如果我是现在的团藏,会想办法弄死在场的所有敌人,现在就是个机会,他虽然受了致命伤,可他还有活下去的可能,敌人绝不想到他现在会同归于尽,而现在的局势是,团藏死定了,但如果是抱着同归于尽态度的团藏,除了满心仇恨的佐助外,没有谁会靠他,或许这样还有机会逃掉,狗急跳墙等于示弱,疯狗才可怕。”

    听了苏晓的话,带土摇了摇头,他想说,并不是所有人都敢像你那样拿着大威力爆炸物去威胁五影。

    一道蓝色光束从佐助手中伸展。

    噗嗤。

    光束直接贯穿香磷与团藏的胸口,都是要害位置。

    团藏的手开始无力,他身前的香磷噗通一人扑倒在地。

    看着倒下的香磷与踉跄退后的团藏,佐助的心情很复杂,既有亲手杀掉同伴的纠结,也有手刃仇敌的快感,在这种矛盾的情绪下,佐助的嘴角翘起,他笑了,他的内心在这一刻似乎得到升华。

    “哥哥,我已经解决一个。”

    鲜血顺着佐助的下颚滴落,扑倒在地的香磷费力的抬起头,她的眼镜落在一旁,高度近视眼让她的视线有些模糊。

    香磷看向佐助,朦胧的视线中,她隐约看到佐助在笑,在这一刻,香磷的全身都失去力气。

    “我真是个……白痴。”

    香磷突然很后悔,她在佐助垂死时救了对方很多次,而现在,她只是被挟持而已,佐助就毫不犹豫的用千鸟锐枪贯穿她的要害。

    意识朦胧间,香磷突然想到,佐助应该伤的很重,或许需要治疗,可这一想法刚出现,香磷就在心中嘲笑自己一声,这时还管什么佐助,佐助已经放弃她。

    脚步声在耳旁传来,是佐助在她身旁走过,去追团藏,根本没看她一眼。

    “如果…再有机会,我不会…这么蠢了……”

    香磷完全脱力。

    意识朦胧中,香磷突然感觉有东西靠近她,漩涡一族顽强的生命力让她活到现在。

    香磷费力的睁开眼,入目是一个狗头,她马上认出,这是苏晓身旁的那只‘忍犬’。

    留意到布布的目光,香磷惨笑一声,可不知为何,她总感觉这条狗在表达一个意思,就是:“少女,你渴望力量吗?”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