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揍敌客一族的秘密

第十一章:揍敌客一族的秘密

    沉默许久,马哈·揍敌客继续演示揍敌客家族的杀人技,不再提及之前的话题。

    “是来自黑暗大陆的东西吧。”

    苏晓打破这种沉默,他在试探,之前从轮回乐园提示得知,揍敌客家族内有几率触发隐藏任务。

    思来想去,揍敌客家族内能达到隐藏任务级别的,一定会关乎到两个人,一是马哈·揍敌客,另外一个就是亚路嘉·揍敌客。

    听到苏晓提及黑暗大陆,马哈·揍敌客的手一顿,他年轻时曾前往过黑暗大陆,并在那里带回了某种东西。

    “你对那里了解多少?”

    马哈·揍敌客的面色如常,他之前似乎准备与苏晓说些什么,奈何苏晓来路不明,导致马哈并不信任苏晓,最基础的信任都没有。

    “大致情报都了解,但没亲自去过,都是从V5那弄来的情报。”

    苏晓继续试探,如果是其他契约者,或许会忌惮揍敌客家族恐怖的武力,苏晓则完全不怕,谈崩了最多就是打一场,揍敌客家族奈何不了他。

    “小子,你知道黑暗大陆的那些‘灾难’吗。“

    马哈·揍敌客在犹豫,犹豫是否与苏晓合作,虽然他并不信任苏晓,但像苏晓这么强大的人类,实在是太少,他曾想与猎人公会会长尼特罗合作,但对方拒绝了,对方追求的是个体强大。

    “黑暗大陆的‘灾难’。”

    苏晓马上想到马哈指的是什么,所谓黑暗大陆的‘灾难’,并不是瘟疫或天灾一类,而是几种特殊的生物、植物、甚至元素集合体。

    如果隐藏任务关乎这方面的,那苏晓对这个隐藏任务的兴趣将急剧下降,因为黑暗大陆的‘灾难’实在太危险,不是他现在能接触的。

    “了解一些,如果你不死的秘密与那些‘灾难’有关,我对这件事就不怎么好奇了。”

    “听我慢慢说。”

    马哈叹了口气,他感觉苏晓的态度与会长尼特罗很相似。

    “我曾…前往黑暗大陆,之后死在那。”

    马哈靠坐在一棵树下,那双老眼中有些迷茫。

    “当我再次睁开眼时,与我同行的那些人,用一种很奇怪的目光看我,从他们口中我得知,一团黑暗进入我的尸体,之后我活了过来,他们一度认为我被某种生物寄生。”

    说到这里,马哈顿了顿。

    “经一段时间的观察,我的确是起死回生,和以往没任何区别,这虽然很奇妙,但在那片神奇的大陆上,并不是无法接受。

    我们继续在那里探险,在事发生了某件后,我们原路返回,返回人类所在的大陆,也就是我们现在居住的大陆,相比黑暗大陆,我们这里的自然环境简直是天堂。“

    马哈将他在黑暗大陆的探索简短叙述,苏晓只是默默倾听。

    “返回这片大陆后,我回到家族,娶妻生子,一切都很正常,直到……我发现自己的寿命很悠久。”

    马哈·揍敌客目光无神的看着前方,似乎在回忆什么。

    “我曾目睹我的孙子桀诺从幼年成长到老年,我甚至有幸陪伴玄孙们茁壮成长,直到……亚路嘉幼年时产生的变化”

    说到这里,马哈的目光柱间凶恶。

    “在那个怪胎诞生后,我终于知道,我为什么不会老死,我曾多次想杀掉那个怪胎,他根本不是我的血脉,不,他有一半我的血脉,另一半……是‘黑暗’,一种类似于黑暗大陆上‘灾难’的黑暗。”

    不知为何,马哈的身体在抖,愤怒的颤抖。

    “如果不是实在找不到人合作,我不会和你说这件事,桀诺的时间不多了,在那之前,我必须解决这件事。”

    马哈的话很奇怪,他居然说桀诺的时间不多,相比桀诺,他的年龄应该更恐怖。

    “我即将说的事,无论你是否同意,都不要对外人透露,其实就算透露了也没什么,就当是合作需要付出的代价吧,必须保守这个秘密。”

    马哈紧盯着苏晓,那双浑浊的老眼中,终于出现些许神采。

    “可以。”

    这种简单的要求,苏晓当然不会拒绝。

    “那我继续说,之前你问过我,我为什么能活到现在……”

    马哈那双枯槁的拳头握紧,咔咔作响。

    “我之所以能活到现在,是因为我在剥夺至亲的寿命!自从那个怪胎诞生后,我就确定了这点,不会错的,我会剥夺每代亲人50年左右的寿命,我儿子死于意外,当时我并没注意到这点。

    而我的孙子桀诺,他其实还有个哥哥,他哥哥很早就老死,当时家族内的所有人都很疑惑,一名强化系念能力者,居然会在57岁老死。

    至于我的另一个孙子桀诺,他应该只被我剥夺了很少的寿命,最多不超十年,虽然如此,但也对桀诺造成不小的影响,他现在仅有67岁,对于念能力者来讲,这并不算太年长,念能力会处于巅峰至下滑阶段,绝不会出现须发皆白的情况,桀诺现在的模样,就像80多岁的念能力者。”

    马哈的表情有些麻木,也有些痛苦,可以想象,凭借剥夺至亲的寿命活者,对他来讲绝不是美好的体验。

    “我的黑念,其实就代表我已经死亡。”

    马哈的手掌上外放出念,黑念有液体的粘稠,也有气态的缥缈感。

    “剥夺亲人五十年寿命,我就能继续活十年,不,这不算是活着,应该是继续苟延残喘十年,我曾尝试自我了断,但在那一刻我清楚的感觉到,如果我死了,我的所有子嗣都将会承受极为恐怖的事。

    尼特罗能活到今天,是因为他突破了身体的‘枷锁’,他领悟到了‘心’的力量,以110岁的高龄维持现在的实力,我没能做到这点,我是揍敌客家族的诅咒,从那次起死回生,这种诅咒就开始了。”

    马哈描述的事非常惊人,他能活到现在,居然是在剥夺子孙后代的寿命,对于一名重视家族的长者来讲,这是非常痛苦的事。

    “那个怪胎的诞生,最初让我绝望,而在不久后我又看到了希望,我的某个后代,居然能和那个怪胎无条件许愿,他就是希望,让我…死去的希望。“

    马哈说道这里,目光看向苏晓。

    “大致了解。”

    “……”

    苏晓这淡定的态度让马哈一愣,马哈不知道,比这奇幻几十倍的事,苏晓都亲身经历过,这次只能算是毛毛雨而已。

    “你说了这么多,总体来讲就是希望借助我的战斗力,帮你做成某件事,那我反问一句,我又能得到什么?”

    苏晓感觉隐藏任务距离他不远了,而且这个隐藏任务似乎与黑暗大陆无关,而是关乎于剧情主角奇犽·揍敌客。

    在苏晓看来,猎人世界有两个命运之子(伪),一个是杰·富力士,另一个就是奇犽·揍敌客,两个小屁孩组合在一起,就是真正的命运之子。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