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这才是国王的智慧

第二十二章:这才是国王的智慧

    当天下午四点,铁之手府邸内。

    陆续有人从庭院内浸出,苏晓正坐在一张书桌后,身前摆放着几十张羊皮纸。

    “也就是说,你是最后一个见到小公主的人?”

    苏晓抛下手中的羊皮纸,抬眼看向前方一名跪在地上的侍女。

    “是的,大人。”

    这名侍女很紧张,呼吸急促,心跳飙升至每分钟140次以上,她在刻意隐瞒某些事。

    “来人。”

    苏晓开口,两名护卫走进房间,他摆了摆手,那两名护卫略显茫然,跪在地上的侍女也很茫然。

    “大人,具体要怎么……”

    一名护卫低声开口,用词十分谨慎。

    “宰了。”

    “咦。”

    两名护卫一愣,那名侍女则跪坐在地。

    “我…我只是偷了公主的头饰,我,我没必要死吧,呜……”

    很明显,侍女极力隐瞒的就是这件屁大的事。

    “弄走。”

    苏晓轻揉额头,他已经得到很多类似的无用线索。

    “那大人,是要把她……”

    一名护卫将手掌放在脖颈前,做出割喉手势。

    “关押。”

    苏晓靠在座椅上,这是他有史以来遇到过最头疼的任务,没有之一,迄今为止他还没找到任何线索,小公主似乎是被‘幽灵’所杀,现场没留下任何蛛丝马迹。

    就在苏晓头疼不已时,一名禁卫军推开房门。

    “大人,有线索了。”

    一名禁卫军将一根手臂粗的木桶递给苏晓,上面有王族的标志,可见这东西的机密程度。

    苏晓打开木桶,里面滑出一卷羊皮纸,看到里面的内容后,苏晓心中的疑惑豁然开朗。

    经过那名叫‘诺尼斯塔·福德’的侦探调查,杀死小公主的不是其他人,而是卡伦军团长。

    苏晓之前也曾怀疑过卡伦军团长,可对方身高与武器和杀人者有不小的差异。

    卡伦军团长死前的目光,苏晓到现在还有印象,那是种非常无奈且愤怒的目光。

    经那名侦探的文字描述,苏晓清楚是怎么回事,案发时,卡伦军团长躬身站在小公主身后,并用临时弄来的武器刺穿小公主的胸膛。

    至于小公主为什么不发出惨叫,原因是她捂住了自己的嘴,极力忍耐疼痛。

    苏晓看到‘小公主捂住自己的嘴’这段文字描述时,他的想法是将那名只侦探弄来,给对方一次重新整理语言的机会,让对方当他的面再说一遍。

    可看到这名侦探之后的描述,让苏晓打消了这种想法,这是名侦推理面的高手。

    苏晓看到的后续描述是,年仅13岁的小公主居然有孕在身!更TM离谱的是,她母亲同样有孕在身,要知道老国王已经65岁,硬件方面基本不允许。

    一对身怀有孕的母女,她们的相好又是谁?正常来讲是同一个人的可能性不大,但以这个世界的开放程度,并不排除这种可能……

    “原来…如此。”

    苏晓脑中的思绪豁然开朗,这根本不是一起凶杀,而是有人自编自导了一出好戏。

    小公主和王后是故意死在后花园的,小公主的死是将苏晓吸引过去,王后的饮毒则是拖延时间,她们都是棋子,而一同死亡的卡伦军团长属于受害者,他是被迫做这件事,事后他家人的尸体在一条臭水沟内被发现,一家人死的整整齐齐。

    一对母女用生命演绎了这出好戏,其中最关键的地方有两点,一是这出好戏发生的地点(王宫),二是这出好戏的时间(老国王宴请所有权臣、大富商、公主、王子等)。

    这种时间点,王宫后花园内有王族成员遇害,作为铁之手的苏晓一定会马上到场,这就能把他从老国王身旁引开。

    对方的主要目的已经呼之欲出,那就是刺杀老国王以及宴会厅内的所有权臣、大富商、王子、公主等。

    如果这些人同时死亡,那圣索丁王国的权利体系会瞬间瘫痪,王国甚至有可能因这件事而覆灭。

    得知小公主遇害的那一刻,老国王立刻下达一道命令,就是让王国军团长·赫士列特马上赶往前线,这是老国王已经隐约感觉到事情不对。

    赫士列特跟随老国王很多年,老国王的话他马上心领神会,因此他离开宴会厅后,并未马上直奔前线,而是用老国王悄悄给他的密令召来所有禁卫军,之前在宴会厅门口等苏晓的那五名禁卫军,就是其中的一小部分。

    派出赫士列特后,老国王接下来的举动让袭击者的计划直接死于胎腹,那就是派乔·瓦伦丁去封锁王都,并留下一道秘密指令,如果他今天不幸遇难,大王子将暂时登临王位。

    乔·瓦伦丁根本不是去封锁王都,他管理所有官员,清楚官员们的职能,他这是去预防权力体系崩溃。

    老国王最后那有些‘失态’动作,倒掉了他自己手中的一杯毒酒,为了这杯毒酒,那些刺客精心布置了2年,国王刺杀计划彻底失败。

    不得不说,姜还是老的辣,老国王没去宴会厅的首位坐,已经让刺客们很意外,而坐在苏晓等人附近时,老国王只会去喝苏晓与赫士列特两人所喝过酒壶内的酒水,因为老国王知道两人都是强者,对毒素有堪称恐怖的洞察力,而且他的杯子是赫士列特之前用过的。

    老国王这一系列的临场应对,让刺杀者们根本没机会出手,他们不敢正大光明的攻打王宫,否则也不会‘祭献’掉那对母女,以此吸引苏晓的注意力,将苏晓引开。

    他们的机会只有几分钟,可这几分钟内。宴会厅被几百名禁卫军团团包围。

    统治王国40多年的老国王虽然只是普通人,可他不是那么好杀的,这是一头老狮子,就连苏晓也有些忌惮的老狮子。

    布置这件事的人绝对是心思缜密,这类人一般也会很骄傲,因此很可能无法接受失败的这么彻底。

    “这头……老狮子。”

    苏晓的手肘撑在木桌上,双手合握在面前。

    就在此时,苏晓呼的一声站起身,他想到一个很关键的点,就是在老国王说出小公主遇害时,第一个说话的不是赫士列特,也不是执政官·乔·瓦伦丁,而是王国财务官·罗文·哈维。

    老国王还没下令,罗文·哈维就在老国王耳旁低语了几句,之后老国王就让罗文·哈维离开,去处理抄家的后续事宜。

    苏晓现在很想知道罗文·哈维当时说了什么,虽然抄家很重要,小公主遇害可能会导致王都内出现骚乱,从而影响到收缴埃尔维·安东尼的财富,但第一个提出离开宴会厅的罗文·哈维很可疑。

    那种感觉,似乎就是在找一个名正言顺的借口离开宴会厅。

    小公主虽然是死在卡伦军团长手中,但真凶却不是卡伦军团长,而是那名幕后的主使者,苏晓的任务目标就是找出这名幕后主使者。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