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小机灵鬼

第九章:小机灵鬼

    小楼二层的房间内,阳光从窗口映入,一名金发双马尾小萝莉趴在办公桌上,馒头般的小脸紧贴桌面,嘴旁还有滩口水。

    “大事不好了。”

    砰的一声,房门被撞开,金发双马尾小萝莉被吓的坐起身。又是砰的一声,她的膝盖撞在木桌下方,很酸爽。

    “疼!!”

    金发小萝莉的表情很精彩,懵逼,疼,茫然等情绪结合在一起。

    “邦尼,之前你和我说过吧,如果处刑机关的人找你,就说你不在。”

    冲进房间的是名金丝眼镜男,他显的文质彬彬,有些弱气。

    “嗯嗯,就说我不在。”

    伊瑟薇·邦妮是何等聪明的熊孩子,她虽然是侦探,可她对于幽鬼相关的案件完全没兴趣,就算那种案件的报酬很高,但也要有命花才行。

    “处刑机关的人来了?”

    伊瑟薇·邦妮擦去嘴角的口水,从她的言谈举止中,根本看不出她只有12岁,说她20岁都有人信。

    “来了。”

    “就说我不在,嗯~,理由是到林克城破获命案。”

    “额~,这个……”

    眼睛男有些为难。

    “别婆婆妈妈的,说。”

    “我……不敢。”

    “哈?”

    伊瑟薇·邦妮愣住了瞬间,转而瞳孔快速紧缩,问道:“是觉醒者找上门。”

    “是他们的老大……库库林·白夜。“

    “!!!”

    伊瑟薇·邦妮从皮椅上跳下,转身就向窗口处跑,这聪明的小家伙已经猜到情况不妙,非常不妙。

    “先生,您不能进去,这里是……”

    房门外的阻拦没任何效果,那扇木门被推开,门上的锁直接崩飞,没任何卵用。

    “来了~”

    伊瑟薇·邦妮苦着张小脸,她快步回到办公桌后,跳坐在椅子上,深吸了口气。

    苏晓推门而入,布布汪跟在他身后,阿姆则站在一名侍从身前,相比阿姆,那名侍从就像小鸡仔一般,正在那瑟瑟发抖。

    “久仰大名,库库林军团长。”

    伊瑟薇·邦妮从皮椅上跳下,有些费力的扯过一把椅子,放在办公桌前。

    苏晓饶有兴致的打量伊瑟薇·邦妮,难以想象,这名金发双马尾小萝莉,居然有超过170的智商。

    “去沏茶,最好的。”

    伊瑟薇·邦妮与苏晓对坐,并示意那名眼镜男去弄饮品与点心,她虽然得到过君主·哈德罗的赏识,但那只是赏识而已,眼下坐在她身前的,是帝国五大暴力机构之一的掌权者。

    “库库林大人,您这次来是有什么吩咐吗,作为帝国的公民,我一定全力配合,当然了,如果涉及到幽鬼方面的委托,您知道的,我只是个年仅12岁的普通小女孩,我相信,以库库林军团长您的身份,绝不会对我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您可是我的偶像。”

    伊瑟薇·邦妮看似热情,实际上她的大脑如同四核处理器般高速运转,在她看来,眼下的情况共有三种可能。

    1.这位副军团长遇到麻烦,需要她帮忙解决掉这个麻烦,试问,处刑机关是做什么的?答案是与幽鬼战斗,这就等于超级危险。

    2.这位副军团长有秘密委托,例如某些处刑机关不太方面出面的私事,如果是这种委托,她绝不会拒绝。

    3.这名副军团长有特殊癖好,当然,这种可能最小。

    “哦,有件事要委托给你,收拾一下,跟我走。”

    苏晓面带笑容的看着伊瑟薇·邦妮。

    “库库林军团长,能稍微透露一下吗。”

    伊瑟薇·邦妮的表情有些纠结,就像即将打开一个魔盒。

    “可以,昨晚一只幽鬼在小塞街……”

    “哼~(颤音)。”

    伊瑟薇·邦妮呻吟一声,她听到幽鬼两个字时,就知道糟了,原本邦尼认为,她之前已经把话说的那么死,像苏晓这种大人物,多少都要顾及些颜面,只要对方有所顾忌,她就能将这顾及尽可能的放大,最后从这件事中抽身。

    得知处刑机关的人找上门时,伊瑟薇·邦妮根本不用思考,就大致猜出是什么事,昨晚有幽鬼当街袭击平民,她绝对要避开这件事,绝对!

    “事成后,5000金勒,一个闲散职位的帝国编制。”

    “库库林军团长,这不是钱或者职位的问题。”

    伊瑟薇·邦妮苦着一张小脸,然而,她已经开始收拾办公桌内的东西,典型的嘴上说着不要,身体意外的老实。

    伊瑟薇·邦妮不愿意参与到这件事中?当然不愿意,但她也知道,处刑机关=无法拒绝,之所以表现出之前那一幕,她只是想让自己更值钱,既然拒绝不了,那就要争取到更高的价码。

    “军团长,现在能说说看,我们到底遇到怎样的麻烦了。”

    “很简单……“

    苏晓将事情简短说明,当然,涉及到王裔死亡的事,他并未透露,那是在自己挖坑自己跳,至于伊瑟薇·邦妮是否可信,这不是问题,这熊孩子身份清白,一会喂她‘糖’吃后,不怕她闹出幺蛾子。

    “原来是这样,也就是说,由幽鬼组成的势力‘鬼环’就在祖尔城内,而且它们想除掉军团长您和南茜夫人,它们甚至能指使觉醒者,很了不起吗。”

    伊瑟薇·邦妮咬着拇指指甲,那双大眼睛直视前方。

    “处刑机关应该是妨碍到了鬼环,所以它们才想让处刑机关失去行动力,斩首虽然是不错的选择,不过嘛,这种方式也……太无智了,给我2天时间,2天,我绝对找到鬼环的行踪。”

    “哦?如果找不到呢?”

    “以死谢罪啦。”

    伊瑟薇·邦妮笑了起来,苏晓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片刻后,伊瑟薇·邦妮也笑不出来了。

    “那就以死谢罪吧,2天,找到它们的踪迹,我手下的觉醒者你可以临时调遣。”

    “可以呦。”

    伊瑟薇·邦妮伸了个懒腰,她是故意的,或者说,她在规避风险,相比寻找鬼环的踪迹,调查昨晚幽鬼在街道上袭击平民那件事更糟糕,至少在伊瑟薇·邦妮看来,这是两件事,前者比后者复杂,后者比前者危险。

    “那就开始吧。”

    苏晓起身向房间外走去,伊瑟薇·邦妮只能跟上,从始至终,她都没提一个人,就是南茜夫人,因为她还不想死,如果说南茜夫人是母毒蛇,那她充其量就是只萌萌哒的小狐狸,小狐狸当然不敢去冒犯毒蛇。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