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顶级棋手’

第二十二章:‘顶级棋手’

    捡起地上的人造生物核心,苏晓发现了黑王世界的特殊之处,这里不是轮回乐园所属世界,因此这里的宝箱掉落率很低。

    这不代表在这个世界的收益小,就比如现在的情况,苏晓虽然没获得宝箱,但他直接获得成品收益。

    至少到现在,苏晓还没看到一枚宝箱,当然,击杀敌人是否有宝箱奖励还不能确定,运气好的话,也不是没可能获得。

    苏晓看向圣城方向,这里距离圣城不算太远,刚才战斗的声响应该已经惊动城卫军。

    由布布汪开路,苏晓向圣城方向行进,没走出多远,布布汪就迎面遇到圣城护卫军。

    当天色已是蒙蒙亮时,苏晓返回右御城堡内,从今晚的事能看出,他的敌人并不是软柿子。

    苏晓暂时不清楚是谁派人刺杀他,至于挨个调查谁是内奸,那是最蠢的方法,一旦他这样做,老神棍、伍弗等人会与他很快分崩离析,这就得不偿失。

    眼下布布汪已经返回右御庄园,只要那名内奸再敢有所行动,被布布汪发现的可能性不低。

    况且,苏晓之后的行动会更隐秘,银羽公爵与布卢默已经被他除掉,至于小公爵与王女·沙耶托,苏晓暂时不会动他们。

    苏晓从没忘自己来这个世界的目的,寻找违规者,完成主线任务,抵达死寂城。

    完成主线任务并不一定非要搞死小公爵与王女,那是主线任务第一环时的情况,到了第二环,苏晓获得世界之核就可以。

    之所以选择除掉布卢默,完全是这家伙太活跃,连连派人暗杀苏晓,这已经影响到苏晓的计划。

    现在只等等布布汪恢复状态,它就能尝试到王宫偷世界之核,一旦成功,苏晓就能以世界之核作为诱饵,将钓违规者出来,从被动转为主动。

    至于进入死寂城,那并非像老神棍说的那样,一定要坐上王位,这件事中,老神棍明显有自己的私心。

    苏晓之前就能从那扇黑锈门硬闯入死寂城,但因主线任务与违规者的事还没处理完,他不能那样做。

    ……

    下午两点,帝国议会大殿内。

    咚、咚、咚……

    苏晓的手指轻扣议桌,对面坐着王女·沙耶托与小公爵两人,这次的会议,是小公爵要求召开。

    对面的沙耶托始终看着苏晓,那双红色瞳孔内不知在思考什么,小公爵则是低着头,玩弄桌下的手指。

    “我……”

    小公爵打破沉默,他偷偷看了眼苏晓就马上移开目光。

    “我退出帝国议会。”

    小公爵说出这句话后,心中有些失落,更多的是放松,这感觉,就像周五放学的小学生,心中满是激动、自由,无法用语言表达的欢乐与放松。

    小公爵能坐在这个位置上,并不是他个人的能力,而是因为他父亲的遗部,财政大臣·沃克利,这就是帝国的财神爷。

    而现在,小公爵放弃了对王位的争夺,因为他怕了,他背后的财政大臣·沃克利也怕了,这位忠心的老官员并非贪生怕死,他是怕小公爵出意外,那他死后就无颜面对老公爵,那个对他有知遇之恩的豪迈男人。

    可以说,现在的小公爵怕极了苏晓,两天,只是两天,苏晓就弄死银羽公爵与布卢默,一个是当着他的面,另一个是暗地里,此时在小公爵心中,苏晓=恐怖源头=坏人=超级可怕=大魔王。

    “身为王族,你怕了?”

    沙耶托议桌下的拳头握紧。

    “嗯。”

    小公爵毫不犹豫的点头,甚至还给自己剥了壳糖吃压压惊。

    “……”

    沙耶托一时间无言以对,她忽略了这位对手只有九岁,虽然她毫不在意对方,但对方背后的财政大臣很难缠。

    “我以后都不会来这里了,你们大人的世界好复杂。”

    小公爵跳下座椅,从沙耶托后方绕过,向议会大殿外走去,他有些不敢从苏晓那边走。

    走出议会大厅时,小公爵眯眼看向天空中的太阳,他很久以前就想这样做,但他之前的身份不允许他这么幼稚。

    在这一刻,小公爵恢复了些童真,街道上一名身材丰满的妇人走过,将小公爵的目光吸引。

    小公爵很快移开目光,揉了揉还在痛的屁股,他昨晚和一名很漂亮的小女仆悄悄实验了下,他们刚脱|光钻进被子,还没等进行关键步骤,怒气冲冲的财政大臣就踹开房门,将小公爵揪了出来,差点把小公爵屁股打开花,小公爵是哭着许诺以后再也不这样做。

    “大人的世界好可怕。”

    小公爵又揉了揉屁股,在护卫的保护下,向自家宅院走去。

    议会大殿内。

    苏晓早就知道会有这种情况,今早,财政大臣主动找上他,理由是提前拨下军费,实际送来十几箱金银制品,言外之意是,他拥护佩黛菈公主,作为回报,苏晓不能动小公爵,小公爵会主动放弃争夺王权。

    “别认为你赢了,有本事也弄死我。”

    议桌对面的沙耶托前倾身体,挑衅之意再明显不过。

    “沙耶托,你有被迫害妄想症?”

    苏晓的话让沙耶托略显疑惑,显然,她不知道被迫害妄想症是什么意思。

    “你才有病,你这怪物。”

    沙耶托看到苏晓就恨得牙根痒痒,然而,她在权利方面奈何不了苏晓。

    “王权永远不会掌握在你手中,从你戴上那东西开始。”

    沙耶托指向苏晓左臂上的【黑·王之陨祭】。

    “被那里的东西缠上,一定不好受吧。”

    沙耶托轻笑一声,起身向大殿外走去,显然,她也知道死寂城相关的事。

    “要尽快了。”

    苏晓嘟哝一声,靠在椅背上,全身放松,他弄死银羽公爵与布卢默的过程看似轻松,实际上,他是按照不计后果的方式行动,那两边的隐患很快会爆发出来,这也是其他夺权者斗不过他的主要原因。

    那两人不是没能力,而是苏晓根本没给他们机会,这就像下象棋,苏晓与银羽公爵下棋时,直接用小卒跨河,拐了五六个弯后,吃掉银羽公爵的帅,银羽公爵那句你特么作弊还没说出来,就已经凉了。

    至于和布卢默‘下棋’,苏晓是拿起自己的帅,直接拍在布卢默本人额头上,将布卢默硬生生拍死在棋盘上,布卢默死前的想法绝对是,不是下棋吗,你为什么用‘棋子’拍我。

    这样做的隐患是,两人的棋子都还完好摆在棋盘上,随时会来找苏晓报复。

    “谁说过要和你们下象棋,这是跳棋也说不准。”

    苏晓在团队频道内发了条消息,就在议会大殿内等待。

    与此同时,圣城的最中心处,高大的门廊下,站满身穿黑甲的士兵,他们的目光都异常犀利,每个气势都不弱,或许就算调集圣城全部的护卫军+前线部队,都突破不了这些黑甲军的防线,他们在等待新王出现。

    一名黑甲士兵身前,融入环境中的布布汪抬爪挥了挥,与这名士兵打招呼,可黑甲士兵根本看不到布布汪。

    “汪?”

    布布汪再次尝试,那名黑甲士兵依然没反应,这让布布汪放心下来,潜入王宫大作战,正是开始!

    对于潜入,布布汪还是很有信心的,然而,苏晓与布布汪都还不清楚一点,就是圣城的王宫,实际上不比死寂城的危险程度低。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