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送死小队

第十一章:送死小队

    会议室内一片狼藉,近乎完全塌陷的长条木桌上跪着一具尸体,墙角,窗下各躺着几句。

    老神棍并未来增援苏晓,他正与呆毛王保护佩黛菈公主的安全,一旦佩黛菈公主遇害,也会对苏晓造成不小的麻烦,虽然能寻找下一个傀儡,但布卢默一定会从中下绊子。

    咔吧一声,苏晓捏断一名瘦如麻杆,乞丐打扮刺客的喉咙,随手将尸体丢到一旁。

    苏晓的目光环顾周围,直感的预警,让他知道还有刺杀者,刚才这七人更像是试探,真正有实力的都隐藏在暗处。

    除了最先露面的假女仆与一名能屏蔽自身气息的男人,其余五名刺客都是死士,明知不是苏晓的对手,依然奋不顾死的扑来。

    除了有鲜血的滴落声,房间内死寂一片,发现这种情况,苏晓扯下一块窗帘,擦拭干净斩龙闪上的血迹后,长刀归鞘,仿佛认为战斗已经结束。

    嘭、嘭、嘭……

    房间内的七具尸体全部爆炸,鲜血在半空中凝聚在一起,化为一只血狼。

    几根由鲜血组成的利刺从血狼脊背刺出,在半空中拐了两次直角后,直奔苏晓刺来。

    苏晓后撤一步的同时侧身,血刺从他胸前与小腿后方刺过,刺了个空,谁想到,这两根血刺居然连拐几次,直接缠在苏晓的双腿与胸腹处。

    庄园的庭院内,一名秃头壮男睁开眸子,满身满脸的血色纹身,让人看不清他的容貌。

    “得手了。”

    “了解。”

    秃头壮男身后阴影中传来轻笑声,一名皮肤灰白,赤膊上身,戴着骨齿项链的男人从阴影中走出,他的皮肤呈灰白色,这种打扮,分明是边境的异族,帝国称他们为野蛮人,茹毛饮血,以部落为群体的野蛮人。

    “地之父,借于我力量。”

    野蛮人双手合十,他脚下的泥土如同活过来般,微不可见的涌动。

    “尽快,那家伙的力量简直怪物。”

    秃头壮汉脖颈上青筋暴起,虚握的双手在颤抖。

    “可以了。”

    野蛮人的双瞳变成土黄色,得到他的答复,那名秃头壮汉低喝一声。

    与此同时,会议室内。

    一根根手臂粗的血线将苏晓缠绕在内,这些血线一根根崩溃,但又快速汇聚在一起。

    突然间,这些血线变的红艳刺目,束缚力陡然增强。

    砰!

    一道矫健的身影撞破会议室内侧墙壁,碎石飞溅中,刺客手持把晶莹剔透的战锤。

    “重炮!”

    身形矫健的女战士冲到苏晓身侧,水桶粗细的锤头横抡,发出呜咽的破空声。

    苏晓单臂挡在身侧,晶体层攀附在左臂上。

    咚!

    气浪扩散,会议室的所有玻璃都碎裂,苏晓嗖的一声被捶飞出去,撞碎外墙,以极快速度向庭院内飞去。

    身处半空中,苏晓甩了甩略微发麻的左臂,终于来个他能看上眼的,之前的刺客太弱鸡,让他根本提不起兴趣。

    轰!

    泥土草屑向周围横飞,平整的草坪上被撞出道大坑。

    还没等泥土落地,早在庭院中埋伏的野蛮人双手举过头顶,那双眸子闪烁着暗黄色光芒。

    周围的大地涌动,混合着某种能量的泥土涌起,将那道大坑覆盖。

    “快!”

    野蛮人怒吼一声,那名秃头壮汉已快步上前,鲜血从远处的会议室内倒卷而出,攀附在他右臂。

    “莫罗什。”

    壮汉大吼的同时,全身肌肉隆起几圈,包裹着鲜血的手臂握拳,一拳轰向一处土包。

    壮汉的拳头还未落下,一道身影已经出现在土包上方,正是那名女战士,她手中晶莹剔透的战锤高举过头顶,全力一锤砸下。

    一阵地动山摇的轰鸣声后,壮汉与女战士都被冲击波顶退,他们一人捂着右臂大口喘息,另一人将战锤抵在地上,双臂都在轻微颤抖。

    烟尘涌起几十米高,三名刺杀者都紧盯着烟尘内。

    咔吧~

    脆响声传来,夜风吹拂,烟尘被逐渐吹散,三人的目标正站在烟尘内,由几十面晶体甲片形成的椭圆形护盾将对方保护在内,刚才的脆响声,正是护盾在逐渐破裂。

    “这就完了?”

    苏晓的手臂轻挥,指节敲在反击盾上,反击盾应声破碎,在获得屠戮之影能力后,能量盾的防御力成倍攀升,正面抗住三名刺客的绝技后,反击盾居然没破碎。

    “不是…吧。”

    女战士很牵强的笑了笑,与身旁的秃头壮汉对视。

    “撤……”

    壮汉话音刚落,音爆声从他身后传来,他马上前倾身体躲避,然而并没什么东西刺来。

    在女战士错愕的目光中,秃头壮汉双手捂着喉咙,满脸痛苦的倒地,双腿在地上乱蹬,绿色草枝沾了满身。

    噗嗤~

    一片片碎刃从壮汉胸膛破体而出,他双眼中的神采逐渐暗淡。

    放逐恢复为无柄刺剑形态,并未袭向女战士,而是一个急转弯后,向已经逃出十几米的野蛮人袭去。

    女战士刚想转身撤,她的脚步就停下,一双闪动蓝芒的眸子正看着她。

    “狗|屁。”

    女战士一踏脚下地面,抹了把脸上的血后,大吼着冲向苏晓,凄美的如同飞蛾扑火。

    五分钟,赤膊上身的野蛮人靠在庭院墙角处,单手捂着正喷血的喉咙,放逐刺穿他的眉心,将他钉在石墙上,一只半残的猎犬在撕咬他的胸膛,这只猎犬是十几只猎犬中仅存的一只,其他都被刺客门毒杀,这只没死,还是因为它在同类中的地位最低,平常都躲在犬洞内。

    庭院内斩痕随处可见,一把被斩掉三分之一锤头的战锤立在地上,断口处平滑入镜,这把能量武器正缓缓消散,在它不远处,还有条断臂,这断臂的皮肤相对细嫩,隐约能看到肌肉轮廓。

    “除了你们,没其他刺杀者了?”

    苏晓蹲在女战士身前,仅剩左手与右腿的女战士趴在地上,斩龙闪贯穿她的躯干,将她钉在地上。

    女战士满眼愤怒的仰头瞪着苏晓,口中正咀嚼着什么,疼痛让她的面容扭曲,血水顺着嘴角滴落。

    “还认为布卢默会给我什么惊喜,一个能打的都没有,让我白等到十点。”

    苏晓说话间打了个哈气,以他的身体素质,就算十几天不眠不休也没问题,但他习惯每天都适当睡眠,这能让他时刻保持巅峰战斗力,以及清醒的头脑,对平常体悟刀术也有不小的帮助。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