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阿姆漂流记

第七章:阿姆漂流记

    祈祷室内的气氛,尴尬到让人窒息,片刻后,月神女抬手整理了下衣物,就坐在墙边的长椅上,坐姿优雅。

    “我和圣王,你更想拥护谁?”

    月神女的问题相当直接,而月神修道院内驻扎的4000多名月使徒是敌是友,就要看苏晓的回答。

    “我支持谁很重要?”

    苏晓没直接回答月神女的问题,而是看向祈祷室内侧的女神雕像。

    “当然重要,你如果拥护我,我可以告诉你灵魂语者在哪,乌鸦眼找不到他的。”

    月神女笑吟吟的看着苏晓,而这,正是苏晓想看到的情况。

    他选择透露自己在寻找灵魂语者时,就预料到这个消息会走漏出去,他很迫切的想知道,老圣王与月神女对灵魂语者的态度。

    通过和月神女短暂的交谈,苏晓得出一个结论,灵魂语者对于两人都是很重要的人,但还没重要到知其情报就必死的程度。

    如果苏晓想通过帝国的情报网寻找灵魂语者,这件事暴露是早晚的事。

    与其偷偷摸摸的寻找,不如光明正大的说出来,这会放松老圣王与月神女的警惕,因为如果苏晓有什么重大图谋,不会这么轻易就透露出在寻找灵魂语者。

    实际上,苏晓就是有重大图谋,可他却将自己在寻找灵魂语者这点暴露出来,有时,太聪明的老阴哔,反而会被一些简单粗暴的做法误导。

    “灵魂语者和自身性命哪个重要,我还是分的清,我找他的目的,无非是得到力量而已,我和你们不同,如果我想要权利,当初完全可以放弃第九部队,投身到鹰侯那边,他招募我不止一次。”

    苏晓表现出的态度,分明是对灵魂语者好奇,但并非必须寻找到。

    “你被圣王赶出来,又不想投靠我这边,那我们……放你出来还有意义吗。”

    月神女依然笑吟吟的看着苏晓,但苏晓确定,这女人是那种说翻脸就翻脸的类型。

    “那就抓我回去,听你这样一说,我有些后悔离开秘密监狱。”

    苏晓脑中快速思索,就是这女人到底想要做什么,突然遇到这种稀有类型的老阴哔,他猛然间还有点不适应。

    “怎么会抓你回去,神是宽容的,身为祂的信徒,我当然也要宽容。”

    月神女的双手再次合握,低声呢喃着什么。

    “统帅先生,你对鹰侯这个人怎么看。”

    听到这句话,苏晓知道今晚谈话的重点来了。

    帝国三巨头中,苏晓比较看好老圣王与月神女,两者的势力应该是不分伯仲,至于最后一个巨头鹰侯,苏晓感觉这只鹰飞不了多久。

    眼下三大帝国即将进入‘蜜月期’,互相保持和平,以此积蓄国力,为下次的战争做准备。

    短时间内再次爆发战争已是不可能,黎明帝国与西莫罗帝国都有些扛不住,更何况是国力最弱的洛丹帝国,一旦停战,第九部队就是前车之鉴。

    鹰侯手中有80%的军权,这位大人物如果识相还好,可如果他也想在权利的果实上咬一口,第一个倒霉的绝对是他。

    从鹰侯的种种表现来看,他并不准备夺权,但他正面临选择性难题,就是老圣王与月神女已是水火不容,他到底该把大半兵权交给谁?

    天知道这两个老阴哔谁会胜,一旦站错队,下场可想而知。

    “鹰侯?没什么看法。”

    苏晓虽然嘴上这样说,实则眼中红芒闪动,最初提出解散第九部队的就是鹰侯,这时如果不表现出杀意,会显的很异常。

    “可惜……”

    月神女没继续说,因为有些话就算是她,也不能轻易说出口。

    又是几分钟无关痛痒的交谈后,苏晓向祈祷室外走去。

    苏晓推门走出祈祷室,就在刚才,他在月神女身上感觉到一股很奇异的精神波动。

    苏晓带上小副官,很快离开月神修道院。

    祈祷室内,月神女双手合握,突然间,她的眸子睁开,一副画面出现在她眼前。

    熊熊燃烧的磷火,一名手持长刀,目露红光的男人……

    画面一闪而逝,月神女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就在此时,传来敲门声。

    “进来。”

    是索尼亚走进祈祷室,神情恭敬,单膝跪地。

    “大人,库库林已经离开,目标是城南,属下用不用派人……”

    “不必了。”

    月神女打断了索尼亚的话,笑吟吟的看着索尼亚。

    “索尼亚,你说他会站在哪边?”

    “当然是大人您这边。”

    索尼亚的回答异常坚定,舔狗资质显露无疑。

    “不,他已经站在老圣王那边,否则,他今晚根本不会来这,早就逃出首都,索尼亚,你在我身边多少年了?”

    听到月神女最后一句话,索尼亚全身的血液似乎都要凝结,头皮酥酥发麻。

    “七,七年。”

    索尼亚低着头,嘴唇在颤抖。

    “已经七年了吗,那就留下你吧。”

    “谢大人!”

    索尼亚虽然很懵逼,但她知道,自己活下来了,这位看似温和的神女,实际上狠辣至极。

    “下次,别被库库林利用了。”

    “哈?”

    索尼亚很疑惑,在她的感官中,从未被苏晓利用过。

    “可惜,差一点就把他永远留在这,那个老家伙,真是放出个了不得的人,之前没发现,这位库库林统帅这么有能力,突然有些羡慕那老家伙,拉拢到这样的人,这一局……输了。”

    月神女摆了摆手,示意索尼亚可以退下了,捡了条命的索尼亚赶紧退下,从始至终,她都不清楚是怎么被苏晓利用的。

    今晚,月神女设下了圈套,奈何,苏晓似乎早就知道她想问什么,会做什么。

    祈祷室墙角的缝隙处,一只机械蜜蜂正缓缓溶解,最终化为灰烬,没发出丝毫声音与气味,这东西,是几小时前索尼亚无意间带进来。

    月神女不清楚苏晓具体做了什么,但她知道,问题一定是出在索尼亚身上。

    夜间的街道上,苏晓从耳中摘下一枚无线耳机,捏的粉碎后,抛进路边的臭水沟内。

    一道黑影从小巷内走出,此人如同幽灵般,近乎完全融入黑暗中。

    “去找灵魂语者的所有线索。”

    苏晓开口,一旁的小副官成半蹲姿势,单手按在石板上,作为超凡者,小副官的能力并非是战斗类,而是能察觉到方圆半公里内的气体流动。

    “遵命。”

    黑暗中的人影单膝跪地,下一刻就消失在黑暗中,这是乌鸦眼的大头目,幽灵。

    ……

    海浪怒卷,海面映照出月光,一片冰层漂浮在海面上,随着海浪漂洋,阿姆正坐在上面。

    他这次的对手太强大,是一望无际的大海,虽然能切换状态,但恶魔果实的副作用,对阿姆的影响不算小,好在它能在身上冻结出寒冰,起到漂浮作用,奈何无力状态让它的游泳速度不算快。

    “哞!!”

    阿姆一声怒吼,自闭几分钟后,它冻结出冰桨,开始了它的海上漂流记。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