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装神秘

第十一章:装神秘

    噗通一声,寸发男的无头尸体落地。

    绿色磷火燃烧,刚战斗完,手持长刀,目露红光的苏晓站在火焰间。

    【提示:你已击杀魂灵剑·曼。】

    【你获得世界之源2.6%,现共有世界之源12.3%。】

    【你的天赋‘噬灵者’已激活,永久提升50点法力值。】

    【你获得史诗级宝箱(40%)。】

    ……

    苏晓看向不远处鹰侯的尸体,思索片刻,上前拎起尸体,向餐厅外走去。

    五分钟后,手持斩龙闪的苏晓走出酒店,另一只手中还拎着个滴血的大布袋。

    周边区域的街道安静到出奇,鹰侯的部队没来增援,城内的治安部队也没到场,街道上唯一的马车,只有苏晓来时的那辆。

    轰!

    又是一声爆炸从酒店内传来,燃烧的木板飞溅,整栋酒店被烈焰逐渐吞噬。

    小副官正坐在马车顶,她此时左脸肿起,就像腮帮里含了颗核桃,口中碎碎念着什么。

    【隐藏任务:鹰之陨(已完成)。】

    【你获得随机宝箱(随机宝箱内可获得白色~???品质道具、装备、技能卷轴等)。】

    ……

    隐藏任务完成,可苏晓要做的事还没做完,鹰侯绑架了灵魂语者,现在灵魂语者就在一处庄园内。

    马车向港口外快速驶去,直奔鹰侯的庄园。

    10分钟后,马车进入庄园的庭院内,此时庄园内躺着一具具尸体。

    鹰堡内漆黑一片,苏晓刚进入鹰堡一层,几十名月使徒迎面走来,世界上当然不会有这么巧合的事,苏晓在袭击史努斯酒店时,就派乌鸦眼的人来盯着鹰堡。

    苏晓刚袭击史努斯酒店,一群月使徒就来进攻鹰堡,奈何,他们没想到苏晓这么快就宰了鹰侯。

    “人留下。”

    苏晓举起斩龙闪,指向月使徒们架着的一道身影,这道身影穿着褶皱的长袍,头部缠满布条,这大概率就是灵魂语者。

    可苏晓隐约感觉有些不对,月神女那样的人,不应该‘贪吃’到这种程度。

    “不可能。”

    一名满头褐色短发,打着十几个鼻钉、耳钉的男人开口,他身后有的一名月使徒刚要说话,对面的苏晓已经拔刀。

    苏晓拔出腰间的长刀,那名耳钉月使徒的双臂向外伸展,袖口内弹出两把半米长的臂刃。

    轰!

    苏晓与那名月使徒同时消失,转而就是一声金铁脆鸣。

    一股气浪以苏晓和月使徒为中心点扩散,前厅内的墙面上瞬间布满裂痕,玻璃爆碎。

    苏晓与那名月使徒都有些意外,但只是瞬间而已。

    叮、叮、叮……

    斩击扩散,快到让人眼花缭乱,锋利的刀芒穿透外墙,消失在夜色中,势不可挡。

    当啷!

    苏晓架住臂刃,耳钉月使徒的另一把臂刃刺来,直奔苏晓下的颚。

    苏晓并未躲避,而是一脚直踹。

    砰!

    耳钉月使徒踉跄退后两步,下一刻他就将臂刃横在脖颈前,斩击而来的巨力,让他险些单膝跪地。

    ‘刃道刀·时。’

    苏晓手中的长刀翻转,一刀刺向地面,反斩而来的臂刃慢了下来。

    ‘刃道刀·青鬼。’

    苏晓刚要出刀,就有种异常奇妙的感觉,是刀术宗师的终极能力之一,‘刃之极’能力被动触发。

    快到极限的青蓝色刀芒斩出,鲜血飞溅,一条手臂飞起。

    耳钉月使徒退了十几步才停下,他口中牙齿咬的咔咔作响,那表情,像是随时都可能暴走。

    “大人,冷静。”

    “快,大人要失控了。”

    一名月使徒拿出根很原始的注射器,刺入他们头领的后颈内。

    未知药剂注射到体内,月使徒头领脸上的表情逐渐平复,他没出底牌,苏晓同样如此。

    “小心‘撑死’。”

    苏晓开口,听到他的话,月使徒头领脸色变的很难看。

    “小心‘撑死’的是你们才对,走。”

    闻言,架着灵魂语者的几名月使徒将他抛在地上,以月使徒头领为首,从苏晓身旁走过。

    在场所有人都知道,这件事不能闹大,两个人交手的话,可以算成‘个人恩怨’,如果那些月使徒全部出手,那鹰堡外的乌鸦眼也不是吃素的,届时的场面就无法收拾。

    苏晓来到灵魂语者身前,扯下对方头上的布条,然后,没提示出现。

    这是名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他口中还塞着块破抹布。

    苏晓扯出中年男人口中的破抹布,中年男人一阵干呕。

    “库库林统帅,您真是好人,居然在这种局面下救我,我真是……”

    中年男人眼中含泪,苏晓皱起眉头。

    “你不是灵魂语者?”

    “我,我不是,他在地牢。”

    “那你谁。”

    “我是管家啊,管家利弗·克,您忘了我吗。”

    “……”

    苏晓明显错愕了片刻。

    “副官,去把那些月使徒喊回来。”

    苏晓眉头皱的更深,他感觉,刚才交手的那家伙实力的确很强,但却是智|障。

    “好咧。”

    小副官跑步前进,来到鹰堡门口。

    “喂,月,啊呸,那边的可疑人员。”

    小副官也机灵的很,知道今晚的冲突不能升级到第九部队统帅与月使徒头领交手的程度。

    那几十名月使徒停下脚步,其中有几人的脸色格外难看,小副官这句‘可疑人员’太扎心。

    “你们回来,好像打错了。”

    听到这句话,月使徒头领明显错愕了两秒,他手臂都被斩了,敌人特么告诉他打错了?!

    苏晓也来到正门,将手中的中年男人抛向那些月使徒,这些人也是活该倒霉,直接说灵魂语者在地下牢房就完了,非要装神秘。

    满脸懵逼的管家利弗·克滚到一众月使徒身前,他的嘴巴开合,从地狱到天堂,之后再回地狱,大起大落到他想死。

    “库库林。”

    月使徒头领咬牙切齿的开口,心中感觉到莫大的耻辱。

    “大,大人,我们好像忘了挑明……灵魂语者还在地牢。”

    “?”

    月使徒头领瞪着眼睛,怒视那名部下。

    “我们,刚才,提醒过,他了!”

    “是是是,大人说得对。”

    “而且,我,这条手臂,是混战中断的,根本不是库库林斩的,明白吗。”

    月使徒头领用快要吃人的目光环顾自己的部下们,今晚的事,实在太特么丢人了。

    “大人英勇。”

    又是一句扎心至极的恭维。

    “带上人,走!”

    留下这句话,脸上肌肉乱颤的月使徒头领转身就走,他刚才与苏晓对峙,苏晓的气息难免让他见猎心喜,他在首都保护月神女,不知多久没遇到这样的对手,所以就忘了那一茬。

    “这智|障。”

    在这肃杀的氛围下,苏晓脸上都不禁浮现笑容。

    进入鹰堡内部,苏晓很快就找到地牢,地牢内关押着一名老太婆,她正低着头,口中念叨着什么,这气质才符合灵魂语者。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