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预感

第二十六章:预感

    看到任务信息,苏晓知道事情麻烦了,与他的猜测相同,任务果然是世界之核。

    不过这个世界的核有些特殊,它被某种超凡植物污染,但有一点毋庸置疑,就是世界之核上,一定有天启乐园的烙印。

    天启乐园没在超凡植物·狄巴姆那剥离世界之核,大概率是狄巴姆与世界之核已经结合,又或是形成伴生关系,不能轻易剥离。

    轮回乐园的任务也证明了这点,寻找到被污染的世界之核,而不是获得,目的很简单,就是更改上面的烙印。

    想找到被污染的世界之核,首先要弄清狄巴姆主体的位置,那植物很可能已经与世界之核的性质接近,无法被侦测或感知。

    但并非完全没办法,狄巴姆的幼苗与主体有联系,焚烧掉幼苗,通过它的灰烬就能找到本体。

    至于幼苗在哪,这才是难题,因其无法侦测的特性,轮回乐园只给出笼统情报,某个避难所内。

    天知道有多少个避难所,好在任务的惩罚不是强行处决。

    一个个避难所去寻找明显不现实,虽然布布汪很擅长寻找,但寻找各个避难所的时间,一个月远远不够。

    好在苏晓还有另一种方法,就是让那些避难所来找他。

    思绪到此中止,苏晓靠在沙发上小憩,他之后要做的事,就是大量制造圣痕药剂的超级简易版。

    圣痕药剂属于低阶药剂,苏晓不需要它的永久增益效果,而是调配到三分之一的流程就停止。

    ‘猎手’们的主要问题,是能量侵蚀脏器,调配到三分之一的圣痕药剂,就能解决这点。

    活性·力药剂调配到五分之一也有类似的效果,但活性·力的造价高,材料不易寻找,而且调配起来繁琐。

    等待途中,铁甲熊·纳加最先离开,断牙则是始终等待,至于能不能得到治疗药,这要看他之后的抉择。

    三小时左右,亚哈达的人送来器械与材料,其中有6种材料无法使用,又寻找近十小时,才将材料收集齐。

    苏晓站在一个一米高的金属罐前,里面的水翻腾着,他‘随手’抓过几把材料,直接抛进去,指尖轻敲在金属罐壁上,一股法力值渗透到沸水内。

    等了几分钟,苏晓又向里面抛了几种材料,这个过程循环几次后,他按下手旁的气压按钮,火焰熄灭。

    “这,这就完了?”

    断牙都看呆了,在他心中,治疗焚血的药剂,应该很高大上才对。

    实际上,对苏晓而言,调配这种药剂很简单,就像一名学者在做小学数学题,他都不用一瓶瓶调配,而是一罐罐做。

    苏晓之后要做的,是让9号避难所的治疗药超出所需,也就是治好所有猎手之后,还有富余。

    试问,亚哈达有种这种治疗药,他会做什么?存起来?或许吧,前提是他不贪婪。

    就算亚哈达不贪婪,苏晓也有办法将消息散播出去,9号避难所有治疗焚血的药,这能让很多人疯狂。

    也就是半个小时,房间内就摆着8大罐治疗药,断牙彻底愣住了。

    “这种药,每个人要喝多少?”

    断牙面容呆傻的开口。

    “每人50克以下。”

    “50克,50……”

    断牙看了眼自己的断臂,抬手就给自己一个大嘴巴子,转而坐在地上狂笑。

    就现在的治疗药数量,别说他弟弟,就算是一些不受待见的猎手,都能分到。

    “鲁莽总是要付出代价,你说对吗,断牙。”

    苏晓面带笑容的看着断牙,在这一刻,断牙突然感觉到恐惧,发自内心的恐惧。

    “对,对吧。”

    断牙现在只想做一件事,就是逃出这房间。

    “你想让你弟弟活吗。”

    “想!”

    这次断牙的回答很干脆。

    “是吗,拿上这个,再带上你弟弟,逃到附近的避难所,告诉他们……”

    苏晓的声音越来越低,断牙的眼睛逐渐瞪大,头皮如同要炸开般发麻,仅剩的独臂颤抖不止。

    “你,你是恶魔吗。”

    断牙咽了下唾液,他想起之前在自家发生的一幕,这让他突然很想笑,因为在那时,他们在和一个恐怖至极的家伙勾心斗角。

    断牙依稀记得对方那时的神情,一直在旁观,像是在欣赏一件足够新奇,但又不值得在意的事。

    “恶魔?当然不是,那是盟友,应该怎么做由你自己选择。”

    苏晓盛装一试管的治疗药,抛给断牙。

    “断牙,你应该不想……让我杀光这里的所有人吧,就像刚才说的那样,我并不是恶魔。”

    如果女恶魔·莉莉姆听到苏晓的话,一定会反驳,因为就算是恶魔族,也不会有苏晓这种血气。

    苏晓之所以选择断牙,原因很简单,断牙在得知治疗药的存在后,并未第一时间通知9号避难所的首领,其次是,这家伙刚丢了条手臂。

    “我…知道了。”

    断牙快步离开二层小楼,被几名猎手搜查后离开。

    十几分钟后,断牙的家门前,断牙对着房门猛拍,他弟弟开门后,两兄弟几乎同时冷哼一声。

    “药,喝了。”

    断牙将试管抛给自己的弟弟,阴郁少年接过试管,扯开瓶口就灌。

    “等等!“

    断牙抬手,可惜晚了。

    咕噜~

    阴郁少年喝光药液,疑惑的看着断牙。

    “什么?”

    “没事。”

    断牙从阴郁少年手中夺下试管,直接抛向门外的垃圾堆内。

    “呸,这药…有股怪味,呕~”

    “正常,我刚才把它吐下去了。”

    断牙拍了拍自己弟弟的后背,阴郁少年开始干咳,咳出几大口发黑的浓痰后,胸腔内变的轻松,呼吸也顺畅。

    “我们离开9号避难所,去……火颅帮!”

    断牙轻跃起,从天棚上拿出个金属盒。

    “嗯。”

    阴郁少年没多问,因为对他来讲,在哪都一样,有家人就足够了,无论是童年时在19号避难所,还是八年前的14号避难所。

    正融入环境,在两人身旁的布布汪打了个哈气,通过团队频道联络苏晓,事情成乐,它会帮断牙两兄弟逃出去。

    ……

    避难所A区,首领·亚哈达的卧室内。

    亚哈达依然坐在毛毯上,他正看着前方那8大罐治疗药,脸上的表情至少有十几秒没变化,他让人试验过了,这种治疗药的效果比想象中更强。

    “封锁避难所,就算是苍蝇,也不允许飞出去。”

    亚哈达沉声开口。

    “是。”

    一旁的仆从快步离开,手上戴满戒指的亚哈达摸向自己的秃头,他感觉到危险。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