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亡者

第十九章:亡者

    木屋内烛光摇曳,黑眼男人坐在最内侧的木墙前,他的右腿略微弓曲,单手搭在膝盖上,目光紧盯房门外的苏晓。

    而在苏晓前方,除了一道正常大小的木门外,木门附近是一片黑雾,这木门如同镶嵌在黑雾中。

    “这根锁链斩不断。”

    黑眼男人扯住身旁的锁链,锁链一端连接在他脖颈的铁镣上,另一端没入墙壁内,将他囚禁在此。

    从锁链的长度判断,黑眼男人只能在附近三米区域内活动,周围没看到有生活痕迹,也就是说,他被囚禁在这不吃不喝很久了。

    “不尝试,怎么知道斩不断?”

    苏晓作势前行,实际上,他根本不会进入这木屋,至少在黑眼男人死前,他不会进去。

    “有道理,试试看吧。”

    黑眼男人站起身,并的扯了扯手中的锁链,示意苏晓可以斩了。

    “靠近些。”

    “不必。”

    “斩到我怎么办!”

    “不会。”

    “等……”

    黑眼男人的话刚出口,苏晓的气息就锋利起来。

    ‘刃道刀·青鬼。’

    铮!

    斩击脆鸣,青蓝色斩芒脱刃而出,见此,黑眼男人赶紧侧扑闪避。

    噗嗤~

    鲜血溅起,青鬼从黑眼男人的胸膛斩过,他噗通一声撞在身后的木墙上。

    落地后,黑眼男人的脸一阵扭曲,他单手按住胸膛的伤口,那近四十公分长的伤口,已深可及骨,鲜血汩汩涌出。

    “别乱躲,站在原地。”

    苏晓说话间,已经准备斩出第二刀。

    “你……”

    黑眼男人一阵语塞,刚才那道斩芒,如果他不躲,的确是斩在铁链上,那感觉就像是,他主动扑向了那道斩芒。

    此时黑眼男人心中异常纠结,他只能在周边3米范围内活动,直接与苏晓翻脸,明显不是明智之举。

    可站着不动?别开玩笑了,他已经察觉到,对方想取他性命,如果不是被困在这木屋内,他早就翻脸。

    “靠近些,帮我斩断锁链,我可以告诉你遗忘骨牌在……”

    黑眼男人的话还没说完,苏晓的第二刀已经斩出。

    ‘刃道刀·青鬼。’

    依然是那熟悉的青蓝色斩芒,可黑眼男人还没来得急躲避,斩芒已经从他身旁斩过。

    啪嗒一声,一条手臂落地,一小滩血迹在地上逐渐蔓延。

    “这次,你,怎么,解释。”

    黑眼男人的脸都在哆嗦,他在纠结要不要立即翻脸,立即翻脸会死的更快,但至少死的比较有尊严。

    “斩偏了,下一刀不会偏。”

    苏晓依然站在门外,作势要斩第三刀。

    “混账!”

    黑眼男人再也不伪装,他全力向前扑出,囚禁在他的锁链绷直,后方墙面发出哐的一声闷响。

    周围的光线开始扭曲,哭嚎声出现,黑眼男人形同厉鬼,全身的皮肤快速干枯。

    就在黑眼男人准备反击时,房门砰的一声关闭。

    黑眼男人立即哑火,他的拳头握到咔咔作响,就在他怒不可遏时,房门又被打开,几道纵横交错的斩芒飞进来,根本不给他闪避的空间。

    黑眼男人将双臂挡在身前,共六道斩芒,在他身上斩出交错的伤口。

    砰~

    木门再次关闭,刚准备反击的黑眼男人被憋回去,苏晓攻击这木屋没事,而黑眼男人作为被囚禁的‘亡者’,他如果试图破坏这木屋,将会有相当惨烈的结果。

    黑眼男人的‘精神穿透’能力刚被憋回去,木门又被打开,依然是那熟悉的流程,只是这次斩来的刀芒更多。

    门外,苏晓站在木门前三米处,一旁的布布汪负责开关门,而苏晓则负责斩刀芒。

    不得不说,木屋内的黑眼男人相当耐砍,挨了苏晓十几道刀芒,不仅没死,反而骂的更大声。

    如果只是苏晓与布布汪,只能选择无视黑眼男人的怒骂,但别忘了,巴哈也在。

    小队的分工异常明确,苏晓负责斩刀芒,布布汪开关门,巴哈则是和黑眼男人对喷。

    木屋内的黑眼男人快气疯了,打?打不着,骂?骂不过,他只能挨砍+挨骂,或许他还没被苏晓砍死,就被自己气死了。

    “啊!!”

    一声怒吼后,刀芒斩过黑眼男人的脖颈,他成功摆脱脖颈上铁镣的束缚,毕竟已经被斩下头颅。

    黑眼男人走的不算安详,眼睛瞪到很大,成功演示了死不瞑目。

    “死透了吧。”

    “嗯。”

    苏晓手中的长刀归鞘,抬步走进木屋内。

    木屋的陈设很简单,一张木床,旁边有个小木柜,上面摆着烛台,烛台上的蜡烛燃着火苗。

    除了这些,角落处有一个破破烂烂的书桌,上方有三排书架,摆放着十几本各类书籍,初步翻看后苏晓发现,这分别是来自十几个文明的书籍。

    苏晓看向书桌,上面摆放着一支羽毛笔,一瓶干涸的墨水,已经几张发黄的纸张。

    纸张叠在一起,晶体层攀附在苏晓的双手上,他拿起纸张查看,内容如下:

    ‘这里的死亡屋,亵渎死亡者的囚笼,勇敢者的历练之地,我是大祭祀·奴埃,来自卢阳大陆,一个被太阳炙烤到疯狂的鬼地方。’

    ‘被困177天,有死亡游戏的参与者光临,我们进行了知识方面的交易,毕竟除此之外,我一无所有,他似乎是来自一个叫虚空的地方,可惜,他还有要事,只能陪我闲聊半刻钟就离开,可惜。“

    ‘被困228天,第二名拜访者到了,真是奇缘,她同样来自卢阳大陆,并对我很敬仰,现在已经不是挑剔的时候,她陪我度过了三分之一个月刻(1月刻=34天),可惜,她最终也离开,卷走了我大部分知识,真是堕落了,居然会被这种女人骗,不过算了。’

    ‘被困341天,第三名拜访者登临,幸运的是,依然是女性,而且美艳至极,不幸的是,她太强了,被勒索了一次知识,还差点被杀,倒霉。’

    ‘被困415天,第四名拜访者登临,男性,我感觉自己看他的目光有些不对,他也发现了这点,所以在知识交易后,他匆忙离开,作为大祭司,我本想解释一下,但想了想,还是算了,堕落了啊。’

    ……

    ……

    ‘被困1077天,第十八名拜访者登临,按照惯例,我们进行了知识交易,她似乎很意外,意外我会这么友好,身为大祭司的我,就算前半生基本与尸体一同度过,但我同样是‘冯克帝国’的礼仪教师,从和她的交谈中,我得知,只要有了暗影石,我就能离开这该死的,应该被烧成灰烬的木屋。’

    ‘第十八名拜访者死了,没在她身上发现暗影石,而且还被墙上生出的铁镣铐住脖颈,幸好锁链足够长,能让我在房间内自由活动,万幸。”

    ‘被困2201天,这应该是最后一次纪录,每杀一名拜访者,锁链就会缩短一些,原来死亡屋一直想要救赎我,死亡不容亵渎,而我却一直在亵渎它,还有个问题,我…到底是谁?掐断第三十名拜访者的喉咙时,好像就忘记自己是谁,真是…堕落了。’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