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指引

第二十一章:指引

    烛火摇曳,进入黑雾后,白脂蜡上的火苗放出蒙蒙白光,驱散附近的黑雾时,也让人心绪安宁。

    白脂蜡的作用有二,一是驱散黑雾,二是稳定心绪,第二种效果苏晓基本没感觉到,刀术本就修心,外加他的意志力属性很高,二者相加,直接无视掉白脂蜡的第二种效果。

    苏晓走在黑雾通道内,白脂蜡开辟出的通道只有两米高,一米宽,很逼仄,如果有幽闭恐惧症,此时都需要掐人中抢救。

    黑雾通道不仅逼仄,而且安静,如果一直安静还好,苏晓前行一段后,两侧的黑雾内传出呓语声,这细碎碎的声音,根本听不出在表达什么。

    白脂蜡在黑雾内只能燃烧20分钟,如果20分钟内苏晓无法走出黑雾,或是找到一间木屋,那他就会被困死在这,最终死于黑雾的侵蚀。

    奈何,现在想快也快不了,烛光驱散黑雾的速度有些慢,只能以正常速度步行。

    蜡油从苏晓指上滑落,没留下任何痕迹就滴落在地,向后看去,沿途有一串蜡油滴落的痕迹,还闪动着莹白色光芒。

    前行3分钟后,苏晓的脚步停下,并抬起右臂,在苏晓小队内,这个手势代表禁声。

    轻微的脚步声在前方传来,一盏油灯出现在前方,很大一片黑雾都被这盏油灯驱散。

    一名驼着背的老太婆走来,她提着油灯,身穿陈旧灰色衣袍,背着个同样陈旧的方木箱,她满头白发杂乱且分叉,而她的嘴,已经被完全缝死。

    咚、咚~

    老太婆用手中的骨棒敲了敲油灯,将她嘴唇缝合的丝线如同有生命般,从她的嘴唇内抽离,如同一根黑色细虫,在她嘴旁扭动。

    “年轻人,要买蜡烛吗。”

    老太婆的声音干哑、艰涩,奇怪的是,并不会让人心生厌烦。

    “什么价格。”

    苏晓看到这老太婆后,虽然想得到对方的油灯,但能不能打过是个问题,不,是招惹之后,连战略性撤退的机会都没有。

    “一颗暗影石,一根白脂蜡。”

    驼背老太婆解下身后的木箱,打开后,里面整齐摆放着几十根白脂蜡,很土豪。

    苏晓有些犹豫,白脂蜡实在太贵,对于亡者来讲,一颗暗影石就等于一定程度上的自由,就算不能脱离死亡屋,也不至于被囚禁在一间三四十平米大小的木屋内,为了这自由,亡者们愿意付出什么可想而知。

    而这驼背老太婆,一开口就是一颗暗影石换一根白脂蜡,换的话有些亏,不换的话,当手中的白脂蜡燃尽,那一切就结束,留着的三颗暗影石,连带进棺材的机会都没有。

    苏晓的运气时好时坏,好的时候,让欧皇都咬牙切齿,流下羡慕的泪水,运气差时,黑酋都会欣慰到笑出声。

    因此,他不确定在一根白脂蜡燃尽前,能在黑雾内找到木屋。

    “换一根。”

    “如此所愿,年轻人。”

    驼背老太婆取出一根白脂蜡,递向苏晓,苏晓同样取出一颗暗影石。

    交易刚完成,驼背老太婆突然抓住苏晓的手腕。

    “衮开!”

    驼背老太婆声音不高,可她的眼睛瞪大,头上花白的头发无风飞扬,她的气息之强,斧哥、猎龙蛛与她相比,简直就是可爱的小动物。

    这么强的老太婆,苏晓曾见过另一位,那是名恶魔族老太婆,据说那是恶魔族的怪物,就算与其他种族战争,都不会请求对方协助的那种。

    驼背老太婆的头发缓缓垂落,周边黑雾内传出急促的逃窜声。

    驼背老太婆松开苏晓的手腕,并轻拍了下苏晓的手臂。

    “它们会被烛火引来,小心些,在你心中有恐惧时,它们就会把你吞食殆尽。”

    “哦。”

    “不用担心,烛火燃尽前,它们不敢再来了,向那个方向走,那会让你有更多收获,两根白脂蜡,足够你走到……”

    驼背老太婆的话还没说完,她嘴旁的黑色丝线就从她嘴唇上的孔洞内穿插而过,将她的嘴缝死。

    无声者,本不应该给出提示,可一旦向她购买白脂蜡,她就会硬扛着灵魂缝合之痛,给予购买者提示,因为一根白脂蜡,不值一颗暗影石,这是身为无声者的她,所给出的补偿。

    驼背老太婆背上方木箱,提着油灯走远,她刚走,周围被驱散的黑雾马上聚拢回来,通道又恢复为两米高,一米宽。

    苏晓看了眼手中的白脂蜡,开始顺着驼背老太婆所指的方向前行,并非是他相信对方,而是就算对方所指的方向有危险,也比在黑雾内乱闯靠谱。

    苏晓无惧危险,他最担心的是在黑雾内什么都找不到,最终被黑雾侵蚀而死,那才是最难受的。

    不过他也担心另一种情况出现,就是他抵达驼背老太婆所指的方向后,对方正在那等这她,来一句:‘年轻人,要不要在来一根白脂蜡?’

    耳旁的呓语声偶尔会出现,但在遇见驼背老太婆后,呓语声出现的频率明显降低,而且短暂,每次只持续两三秒就消失。

    前行近16分钟后,苏晓手中的第一根白脂蜡燃尽,他点燃第二根,时间只剩20分钟。

    “年轻人,走偏了。”

    驼背老太婆的声音从黑雾内传出,听到这声音,苏晓停下脚步。

    “再来一根白脂蜡。”

    苏晓试探性开口,只要驼背老太婆答复,他最起码能判断出对方是友是敌。

    “不要浪费暗影石,它太珍贵了。”

    驼背老太婆的声音消失。

    苏晓脑中的思索一刻都没停过,他斟酌片刻,说道:“你没成为死亡屋的主人,不遗憾?”

    “……”

    驼背老太婆似乎已经走远,见此,苏晓继续向驼背老太婆之前所指的方向走去。

    “当然…遗憾,一路平安,年轻人。”

    油灯的光芒逐渐远去。

    苏晓再次前行14分22秒后,他停下脚步,因为在他前方两米处,出现了一道木墙。

    随着苏晓接近这道木墙,他发现这其实是一间木屋。

    沿着木屋的墙壁,苏晓很快找到木屋的门,他的手按在木门上,缓缓推开。

    嘎吱~

    木门被推开,烛光缓缓在房间内亮起。

    当苏晓完全推开木门后,他看到一名脖颈、双手腕、双脚腕都被铁镣铐住的女人。

    而在这女人身旁的木桌上,正摆着一根手臂那么粗,近一米长的白脂蜡,巴哈都看愣了,它感觉这玩楞已经不能称之为蜡烛。

    不仅如此,在这根超大号·白脂蜡旁,还摆着一把短刀,以及一颗宝石,目测,这至少是圣灵级品质的宝石。

     PS:(推朋友的一本书,书名,人生交换游戏)。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