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遇到师兄一张卡

第三十八章 遇到师兄一张卡

        从9532生存点到第一武院,足足有上万里的距离。按照第三镇守使的说法,这万里之中,需要经过十几个王者的领地。

    别说唐锐一个血脉战士,哪怕是灵血战将,也难以逾越。

    但是这万里的路途,唐锐只用了半天功夫就赶到了!

    并不是唐锐得到了什么特殊的技能,而是飞机!

    有王者坐镇,用特殊合金打造的飞机!正是依靠这种飞机和无线通讯设备,才将被各种凶兽实力分割的人族,捏合在了一起。

    不过这飞机票的价格,也不是普通人可以承受的。按照第三镇守使的说法,飞机票所需要的贡献点如果换成一级兽晶的话,足足要十万块之多!

    十万块一级兽晶!

    听到飞机票如此珍贵的时候,唐锐的心中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将飞机票换成十万一级兽晶。

    我不坐飞机,将兽晶给我,我走过去。

    可惜,他的飞机票是免费的,自然也没有兑换之说!而下机的时候,更让唐锐感到尴尬。

    飞机没有降落,他也没有跳伞,他的下机是被直接扔下去的。

    直到落地,唐锐都清晰的记得当时的每一个情形。

    “小子,我们距离地面有二百米,作为一个血脉战士,如果你被摔死了,那只能说明,你不是一个合格的血脉战士。”

    “也省得在第一武院丢人了!”

    一直在唐锐旁边,显得温尔文雅的男子,说完之后,就直接将唐锐从飞机上抛了下去。

    没错,就是抛了下去!

    在被粗暴的抛出去的瞬间,唐锐有点懵懵的。我晕,你是想一脚把老子踹飞吗!

    下方怪石嶙峋,而自己的身躯还在加速。眼看就要落地了,唐锐飞快的运起了自己足足第八重的金钟横练,犹如一块巨石,重重的砸在地上。

    唐锐的重量,对于大地来说屁都不算,而唐锐却觉得自己的骨头都酥了。

    活动了一下身躯,唐锐这才注意四周的情况,他发现自己此时正站在一座小山的山脚下。

    刚刚昂头,他就看到了第一武院四个字。

    这四个字刻在山壁上,在这四个字的旁边,写着八个小了几分的字——狂飙猛进,一往无前!

    从这十二个字上看,自己已经进入了第一武院。可是这第一武院的教室,究竟在哪里呢?

    莫非也是在地下!

    正当唐锐思索着自己该怎么报道的时候,一个长刀横背在肩膀上的年轻男子,晃晃悠悠的朝前走。

    不知道就问嘛!

    “老兄,我有事想请教一下!”唐锐脸上挤出了最灿烂的笑容。

    那流里流气的男子朝他上下打量一眼,忽然咧嘴笑了:“你是来第一武院砸场子的么?”

    我去,这话好毒啊!来第一武院砸场子,我现在怎么成?

    这家伙不是看我不顺眼,想揍我一顿吧!

    心里有点忐忑的唐锐,赶忙道:“怎么会呢?我是来第一武院报道的新生。”

    “新生,这时候怎么会有新生?新生都报道半年了!”那男子说完,突然想到了什么:“你有背景!”

    好羞耻,就算你知道,也不该如此光明正大的说出来好不好。

    唐锐想到前世中,有背景虽然会被同伴鄙视,但是却也会得到不错的待遇,干脆含糊其辞道:“哪里有什么背景!”

    这种回答,是标准答案,大家都会心领神会。

    那男子道:“往前走,自然会有人接待你,好运啊兄弟。”

    “还没请教师兄尊姓大名呢!”唐锐看青年要走,诚恳的道。

    “你要是能留在第一武院,自然能知道我的名字,留不了的话,呵呵,你以后也会听到我的名字。”

    说话间,晃晃悠悠的走了!

    看着这男子的背影,唐锐心中暗道这回答真是好牛。能够相见,那就是有缘,得,给他一张沾沾卡吧!

    心里这么想着,唐锐毫不客气的朝着这男子使用了一张二级沾沾卡!

    按照以往使用二级沾沾卡的经验,被沾中的人,基本上就有四五项技能,可是这男子身上出现的,却是七张卡牌选项。

    七种技能,随便选一个。

    过三关,这是什么东西呢?唐锐看着技能牌上的内容,一时间有点晕头转向。

    不过迷糊归迷糊,唐锐还是让这技能,融入了自己的身体中。

    能量:20165

    体力:181/182

    力量:162/163

    精神:24/24

    技能:金钟横练第八重

    五虎刀第六重

    过三关小成

    玄合血气诀第五重

    时间之钟雏形

    共振初级

    王者之威初级

    血脉:毒焰血脉中级

    三级沾沾卡一张,二级沾沾卡十张,一级沾沾卡二十张!

    在过三关化成橙色的光芒融入体内的时候,唐锐就发现自己心头对话框的内容,发生了不小的变化。

    最大的变化是,一跃千里的技能没有了!

    已经知道过三关是什么的唐锐,也明白为什么自己一跃千里的技能会消失。

    就在唐锐体悟着过三关的时候,那个一副很拽模样的年轻人,已经对着自己的手表怂恿道:“兄弟们,有关系户的插班生来了,都出来看热闹啊!”

    将这些讯息发完,年轻人就冲到了一块陡峭的山石上席地而坐,一副看热闹的样子。

    也就是顷刻功夫,不少身穿作战服的年轻人,就从四面八方聚集了过来。

    “关系户在哪儿呢?这个时候来插班,看来关系不是一般的硬啊!”

    “硬又能怎么样?我们大佬可是准备了刀山火坑啊!”

    “上次的关系户,不是从山峰上直接摔下去了嘛!那可真不咋地,就差被打成猪头了!”

    哄笑声中,众人已经占据了各自有利的地形,以便自己能够第一时间看到热闹。

    “你就是唐锐?”一个戴着金色眼镜,看上去文质彬彬的男子,冷漠的看着唐锐。

    虽然眼前这人很冷漠,但是比那位不知名的师兄,好像要靠谱一些,唐锐当下道:“我就是唐锐,今日来第一武院报道。”

    “虽然你被人推荐上我们第一武院,但是我要提醒你一下,如果你报不了到,那也怪不得我们第一武院。”

    男子说话间,朝前一指道:“往前走,那边报道!”

    男子所指的方向,是一条高有百丈的峭壁。从唐锐的方向看,这峭壁是相当的光滑。

    “唐锐,你记住,一定要顺着我说的路走,不然后果自负!”

    唐锐看着那高有百丈的峭壁,轻轻的点了点头。

    “我虽然不喜欢死人脸这家伙,但是让他来对付那些想靠关系进咱们第一武院的人,还真是不错。”

    “你们猜,这小子会不会选择其他路径?”

    “我期待他选择其他路径!”

    躲在四周偷窥这一幕的一众年轻人,开始用他们的手表高谈阔论起来。

    这种议论,唐锐自然听不到,他此时正在看那百丈的峭壁。对于第一武院的规矩,也生出了不少怨念。

    峭壁平滑如镜不说,唐锐还在峭壁中,闻到了油的味道。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油,但是可以想象,这东西一定会让平滑的峭壁,变得更加的润滑!

    要是在前些时候,唐锐肯定是束手无策,但是现在嘛,那就难不住老子了!

    那位不知名的师兄,还真的是有缘哪!

    “你们猜这小子是不是被吓的尿裤子了!”浑然不知道唐锐正在感谢自己的流气青年,低声的对着自己的手表道。

    “就算没吓傻,恐怕也在骂娘呢,我打赌一百个一级兽晶,这小子半个小时过不去!”

    “呵呵,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稳输不赢,谁上你的当?我赌他一定会选其他路,然后被那些小东西给吓尿了!”

    “我给你们赌……”

    这发言刚刚说了一半,后面的话就被噎回去了,就见那个被他们调侃的年轻人,突然腾空而起,朝着上空跳了过去。

    这一跳,瞬间升起了十五六米!

    在场的人虽然经常过这峭壁,但是一下子跳起十六七米的,却也不多。

    “等一下他发现自己的双脚无法落地,就有好戏看了!”

    可是他的话刚一说完,唐锐的左脚突然蹬住了自己的右脚尖,本来已经力尽的他,再次升高了十五六米。

    “这……这是纵云梯!这小子也会纵云梯!”

    在虚空中犹如一只黑鹤般的唐锐,身形不断的上升,也就是十几个弹指的功夫,他已经轻飘飘的落在了那满是油的峭壁上。

    “我靠,我们这是来看新生逗乐子呢,还是看人家的绝活表演呢,这小子的纵云梯水平,好像比我们还高。”

    通讯手表组成的聊天频道中,有人感慨万千。

    那男子作为本次看热闹的发起者,有点听不下去,他狠狠的道:“这一次是他运气好,修炼过纵云梯,我就不信接下来的两关,他也能过去!”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