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八八章 我最擅长的不是须弥(第一更)

第四八八章 我最擅长的不是须弥(第一更)

    大晋皇宫内,几乎所有的皇族都聚集在这里。

    他们有的喝酒说笑,有的却在哭泣,更有人在发疯!

    没有错,就是在发疯!

    已经觉得自己时日无多的大晋皇朝的皇族,都开始用自己的方式,来迎接他们眼中的末日。

    司云天紧紧的绷着脸,他是皇帝,是要保持自己的尊严。这句话是他母亲告诉他的,对于自己母亲的话,他心中一向是遵从。

    他的目光,正看着高悬的一面巨大铜镜。这铜镜乃是整个大晋神都阵法的枢纽,能够映照出神都之内所有的变化。

    八大神境高手的死亡,让司云天看到了希望。

    那给了他全部希望的舅舅,让司云天从心中感到无比的崇敬,可是就在刚刚,他的舅舅好似败了。

    宇文天生,一个犹如魔神一般的存在,一个盘旋在整个大晋皇朝皇族心头,犹如巨魔一般的人物。

    这个人要覆灭他们的一切,这个人难以抵挡!

    “你舅舅是不会败的。”坐在司云天旁边的宁霜,声音中充满了坚定的朝着司云天说道。

    司云天看着母亲坚定的眼神,眼眸中同样闪过了一丝的坚定道:“对,舅舅是不会败的。”

    “哈哈哈,宁长生已经败了,你看不出来吗?”已经成为了太上皇的原太子,大声的吼道。

    直接从太子到太上皇,让这位司云天的老爹很不舒服。现在他又喝多了,所以对宁长生的怨气,一下子发作了出来。

    “你们觉得宁长生不会败,我给你们说,那只是你们觉得,实际上宁长生现在很危险。”

    “他要死了,死在宇文天生的手中,我看他以后,还怎么张狂。”

    对于自己的老爹,司云天虽然一直很不爽,但是他毕竟年幼,此时却也没有什么办法。

    “司和,我告诉你,我弟弟要是败了,你们这些人,统统都要死!”宁霜看着原来的太子,冷冷的说道。

    这句话的出口,让本来看热闹的人,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他们虽然已经觉得到了末日,但是说实话,他们真的不想死,他们的好日子还没有过完。

    “你们都少说两句。”被逼退位的大晋国君,看着自己的儿子和孙子吵了起来,就缓缓的从自己的座位上站起来,沉声的喝道。

    虽然已经不当国君有些时日,但是他毕竟是大晋皇朝的原国君,在场的人,不少都对他还有那么一丝的畏惧。

    也就在他说话的瞬间,就见那铜镜之中的宇文天生道:“唐锐,须弥七道虽然不错,但是实际上,我最精通的,并不是须弥七道。”

    “大苦神尊没有资格见我最强的一击,现在我给你这个机会。”

    皇族之中,同样有不少武者,他们对于宇文天生的那须弥魔印,早就已经充满了恐惧。现在听到宇文天生的话,更是感到一股寒意从自己的心底升起。

    这须弥魔印还不是宇文天生最强的手段,那他最强的手段应该是什么,这天下,还有什么人,能够挡住宇文天生,还有什么人,是宇文天生的对手。

    无数的念头在心中涌动,伴随着这些念头而来的,是越加深层次的绝望。

    真一王同样很绝望,以往宇文天生崛起的时候,他甚至将宇文天生看成自己的对手,可是现在的情况,却让他从心中,感到了一丝丝的自嘲。

    和宇文天生相比,自己差的太远了。

    自己这种人,怎么配成为宇文天生的对手,也许这世上,就没有人是宇文天生的对手。

    “真的很巧,对于须弥七印,我修炼的时间也不长,同样也不擅长!”宁长生的声音,在虚空中响起。

    听着宁长生的话,已经自卑无比的真一王,此时真的有一种发懵的感觉,原来你们刚刚动手的手段,都不是你们擅长的,你们……你们这是太欺负人了。

    和真一王的心情相比,在愕然之后的宇文天生,眼眸中闪过的是一丝疯狂无比的战意。

    他击杀大苦神尊之后,就感到了一种没有对手的寂寞,现在唐锐的话,让他的眼睛越发亮了起来。

    “好好好,如果真的如你所说,那实在是太好了,来来来,就让我看看,你擅长的是是什么。”说话间,宇文天生身上漆黑的气息变得越发的浓厚。

    而在这漆黑气息出现的瞬间,他更是一拳,重重的朝着虚空,狠狠的砸落而下。

    这一拳,吞噬天地。

    在宇文天生这一拳轰出的时候,唐锐轻轻的摇了摇头,经过玄天万灵榜之战,唐锐对于各种功法,可以说已经是有着很大的了解。

    虽然宇文天生此时所施展的手段有些特殊,但是唐锐还是看出这是一种属于吞噬类的法门。而在这个法门上,宇文天生的参悟,已经达到了修炼之道的第六重。

    吞噬之道在修炼之道中,虽然品级不低,但是和空间之道相比,他依旧存在着不小的差距。

    “本末倒置!”差不多已经感觉到了宇文天生实力的唐锐,手中长剑抖动,一剑瞬间划出。

    这一剑,普通无比,但是这一剑在划出的瞬间,一股强大无比的毁灭之意,却已经将宇文天生包裹!

    也就是刹那,宇文天生就已经感到了不安,他那好似能够吞噬一切的力量,在和这股毁灭之力碰撞的瞬间,直接崩溃在了虚空之中。

    怎么可能,宇文天生不相信这是真的,他的吞噬之道,可以将万物吞噬为自己所用,他当年之所以能够突飞猛进,除了因为他的天资之外,更因为他的吞噬之道。

    可是现在,他的吞噬之道竟然崩碎,那好似天地寂灭的毁灭之力,让他根本就没有丝毫的抵抗之力。

    这怎么可能,这……这怎么可能?

    就在宇文天生心头疯狂的时候,唐锐磅礴的毁灭剑意,已经笼罩了他的身躯,刹那功夫,宇文天生的身躯,就在剑光下,轰然破碎成了碎粉。

    “你这是什么修炼之道,你这是……”

    “这是毁灭剑道,第七重的毁灭剑道。”唐锐看着宇文天生道:“这才是我真正擅长的道,那个须弥七印,我真的是刚刚学没以后多长时间。”

    宇文天生瞪大了自己还没有消散的眼眸,虽然他觉得,宁长生是在说谎,可是他又感觉,宇文天生好似没有给自己说谎的必要。

    因为自己,就要死了!

    “宁长生,我现在虽然败在了你的手中,但是吞噬之主就要复苏,他是不会放过你的,我会在死亡之地等你。”

    宇文天生说话间,他整个人就已经崩溃了开来。而随着他的崩溃,一股充满了阴冷的意识,陡然朝着唐锐冲了过来。

    这股意识无比的阴冷,这股意识充满了疯狂,虽然他只是一个黑影,却给人一种可以吞噬万物之感。

    在这股力量到来的刹那,唐锐眼眸中就闪过了一丝的冷芒。他手指轻轻的一点,一股磅礴的毁灭之意,就已经朝着那黑影冲了过去,顷刻之中,那吞噬意识,就消散在了虚空中。

    不过就在那吞噬意识破碎的时候,唐锐感到了一个疯狂的念头,一个想要吞噬天地万物的疯狂念头。

    对于这疯狂的念头,唐退并没有放在心上。他一伸手,就将虚空中飘动的三张须弥七道的内容,收入了手中。

    宁长生和宇文天生两个人的交手,速度可以说非常的快,在这交手中,能够看到一点影子的,只有落天下和真一王。

    真一王只是看到了唐锐的挥剑和宇文天生的身躯崩溃,至于其他的,他是一点都没有看清楚。

    对于唐锐那一剑,他更是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可是能够让宇文天生崩溃的一剑,在真一王看来,绝对是非同小可。

    至于落天下,他看到的更少,不过宇文天生的死亡,他却看的清清楚楚。

    在宇文天生身死的时候,他的心一阵的发凉,他清楚自己在这次的选择中,可以说选择了错误的投靠对象。

    自己不应该投靠宇文天生,而应该投靠宁长生,可是现在,一切都已经晚了。

    大魏国君和上百万的大军,此时都用一种恐惧的目光看着现在的一切,对他们来说,现在的情况实在是太难以接受了。

    无敌的宇文天生,竟然就这么死了。宁长生获胜,他们的胜利,就此终结。

    大魏国君整个人,直接瘫倒在了地上,他非常清楚,自己的一切,都是宇文天生给的,现在宇文天生死了,就连身边的落天下,恐怕都不会在乎他。

    就在大魏国君不知所措的时候,虚空中响起了唐锐的声音:“所有投降者,既往不咎。”

    也就是这九个字,一下子让那些惊慌无措的武者振奋了起来,他们在面对犹如神灵一般的宁长生时,根本就没有反抗之心,而现在宁长生大人说既往不咎,那就不会再有什么事情。

    就算是大晋王朝,也不敢找他们的麻烦。

    几乎第一时间,不少人的目光就落在了大魏国君的身上,他们都觉得,这是一个不错的晋升之阶。

    不过就在他们行动的时候,唐锐已经飘然而去,对唐锐而言,现在的事情,和他已经没有任何的关系。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