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八九章 甲子轮回 物是人非(第二更)

第四八九章 甲子轮回 物是人非(第二更)

        六十年时光,转瞬而逝!

    对于经历轮回的唐锐而言,六十年很短,但是对于他降临的这片天地来说,六十年却已经是一个轮回。

    白玉城没有扩大,没有缩小,一直都是白玉城。

    而自从六十年前之战后,唐锐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闭关,所以在很多人的眼中,白玉城主已经成为了一个亘古不变的传说。

    一个让人充满了向往的传说!

    风云楼主虽然死去,但是因为唐锐的一句话,风云楼保存了下来,很多以往的势力也保存了下来。

    虽然神境陨落很多,但是在惊神榜中,宁长生的名字,稳稳的占据着惊神榜的第一位。

    这一日,身体已经有些走不动的吕伯,一如既往的在白玉城的大门口晒太阳。

    他的修为提升不上去,虽然有众多的天材地宝保养,但是生命的气息,依旧开始从他身上散落而去。

    他知道自己活不了多久了,所以现在主要的事情,就是晒太阳。

    白玉城的人手没有扩大,但是白玉城永远是天下第一大城!因为白玉城有白玉城主。

    在吕伯的眼中,白玉城主唐锐,同样是一个神一般的人物,因为他已经有十多年,没有见过自家城主了。

    这些年来,作为白玉城主的唐锐,主要的时间就是在闭关。即使吕伯这样服侍多年的老人,也很少见到作为白玉城主的唐锐。

    “别让他跑了!”就在吕伯思索着自己这一辈子,是不是还能再见到城主一面的时候,一阵杂乱的声音突然响起。

    听到这声音,吕伯缓缓的睁开了眼眸。

    多少年了,白玉城中已经多年没有出现过这种事情了。随着吕伯睁开眼眸,他看到了一个慌里慌张跑来的少年。

    少年只有十三四岁,衣衫褴褛,而在少年身后追来的,是十几个战王级别的存在。

    吕伯不是战王,但是他还是认真的阻止道:“你们要干什么?这里是白玉城。”

    奔跑的少年,眼见就要被追上,吕伯轻轻的声音,却让那些人停了下来。

    冲在最前面的是一个年轻的战王,被吕伯如此一喝,那位战王的神色,顿时就有些不好看。

    他乃是大宗门的天骄,一生的目标,就是能够登上更高的修炼境界。在他的眼中,像吕伯这样的老朽,根本就没有跟他说话的资格。

    可是就在他准备发怒的时候,却被他身后的中年战王拉住,那中年战王沉声的道:“我等乃是金翼阁的执事,现在奉命捉拿大晋皇朝的叛逆,还请老伯不要让我等为难。”

    吕伯还没有开口,那少年已经大声道:“老伯,不,您应该是吕伯,我是琴晴,是曾曾祖奶奶最喜欢的琴晴!”

    吕伯不知道琴晴是谁,但是能够第一次相见,就叫出自己名字的人,他还是有些兴趣去了解一下的,更何况这还是一个女扮男装的小姑娘。

    “我曾曾祖奶奶是宁霜,她是宁霜!”小姑娘好似突然反应过来,声音增大了很多,焦急的喊道。

    宁霜,这两个字,让吕伯的脸色一变。

    虽然六十年过去了,但是在吕伯的心中,宁霜依旧是大小姐,是这白玉城的半个主人。

    “你曾祖奶奶是大小姐,他们是什么人?他们怎么敢追你?”吕伯一连问了三个问题。

    那几个追逐的强者,此时神色都不是太好看,他们这一次,主要是为了完成自己的任务,被吕伯挡住,他们非常的不甘心。

    “老人家,我们乃是金翼阁的武者,太子忤逆叛乱,我等按照陛下的旨意,来擒拿罪犯,还请老人家给我们行个方便!”说话的依旧是那中年的战王,他的声音中,带着一丝恳切。

    吕伯没以后理会那中年战王,而是用目光看着小姑娘道:“你说说,究竟是什么事情?”

    “皇爷爷要废除我父亲,他……他一点道理都不讲,就相信别人的话,说我父亲谋反。我……我真的好害怕,曾祖奶奶在临去的时候,给我说过,若是以后有什么解决不了的问题,就来白玉城找城主大人,所以我就来了!”

    说话间,那叫琴晴的小姑娘,就拿出了一个白玉做成的玉坠,这玉坠并不是什么珍贵之物,但是吕伯却认识它,因为这个玉坠,代表的正是宁霜。

    “你……你说什么,大小姐没有了?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吕伯的声音中充满了怒吼的道:“大小姐的修为不低,怎么会没有了呢?”

    “曾祖奶奶想要突破战王境界,可是修炼艰难,最终走火入魔。”琴晴看着犹如疯虎一般的吕伯,小声的喃喃道。

    吕伯的眼眸中闪过了一丝厉色,不过最终,他还是沉声的道:“那为什么国君不通禀白玉城?”

    “我也不知道。”琴晴小声的道:“皇爷爷的心思,现在没有人能够猜透,他……他还要杀我父亲!”

    “好了,来到这里就没事了。”吕伯沉声的道:“来到这里,没有人敢动你。”

    “老伯,我们是奉命而来,您要是私藏罪犯,那就是挑衅皇帝陛下的威严,您……”那中年战王在沉吟了刹那,还是站出来沉声的说道。

    吕伯看着那中年战王道:“这件事,我知道该怎么做,还轮不到你这种小辈来教我!”

    “至于皇帝陛下,他如果有什么问题,尽管可以来找我,或者直接找我们城主。”

    说到此处,吕伯一挥衣袖道:“你们现在都给我离开,不要逼我让人赶你们走。”

    那最为年轻的战王,平时无论到哪里,都别被人众星捧月般的恭维着,现在被一个糟老头子这般的羞辱,一时间他整个人都有一种愤怒的冲动。

    “你……你刚刚说什么?你信不信现在我就可以按照皇命斩杀了你!”

    吕伯看着年轻的战王,冷冷一笑道:“你奉命斩杀我?呵呵,小心风大闪了你的舌头,想怎么办,我等着你好了!”

    “别说是你,哪怕是司云天,他也不敢说出你刚刚说的话。”

    司云天虽然是皇帝,但是在吕伯的眼中,也就是一个晚辈。而从这个叫琴晴的小姑娘的话语中,吕伯对于司云天的看法,非常的不好。

    那年轻战王还要说话,却被他的同伴拽住:“你不想活,不要连累我们,这里乃是白玉城主的府邸,你不要胡乱在这里说话。”

    一句白玉城主,让那年轻的战王瞬间冷静了下来。他行走天下的时候,宗门之中给他最大的交代,就是无论得罪什么人,都不要得罪白玉城主。

    强大的白玉城主,可不是他能够得罪的!

    随着金翼阁众人的退却,吕伯将司云琴晴带回了白玉城的正殿,从司云琴晴的口中,知道了神都这些年的变化。

    因为修炼的原因,在两年前,宁霜就已经去世,只不过皇帝司云天以自己的舅舅正在闭关为由,并没有给白玉城发丧。

    而司云天十年前,刚刚得到了一个绝世妖娆的丽贵妃,在那丽贵妃诞下了皇子之后,他就想要将太子之位给予那位十九皇子。而太子就成为了他要废黜的对象。

    可是太子以往有宁霜支持,司云天虽然是皇帝,却也不敢有什么大动作,但是现在宁霜已死,而丽贵妃的同党更是告太子谋反,司云天在看了所谓的证据之后,就开始让人捉拿太子。

    “老伯,您快让我见见城主,只有城主大人,才能够阻止皇爷爷,才能够救回我的家人。”司云琴晴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她费尽千辛万苦跑到白玉城,全凭着自己的聪明和一颗迫切救家人的心。

    现在终于到了她梦想之中的白玉城,她想的自然是找到曾祖奶奶的弟弟,那位天下第一人,从而将自己的父亲和家人全部救出来。

    吕伯摇了摇头道:“城主已经闭关二十年了,连我都没有见过他,你要见他,还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

    “那该怎么办?”司云琴晴就觉得自己的心被锤击打了一下,本来充满了希望的心,一下子跌入了谷底。

    白玉城主没有时间,这该怎么办?就在她心中黯然的时候,就听吕伯道:“虽然城主不在,但是我手里有一枚城主的令牌,可以替城主行令天下。”

    “现在你既然有大小姐的信物,再加上你父亲乃是大小姐的亲孙子,我可以代替城主大人,去神都走一趟。”

    看着犹如风中残烛的吕伯,司云琴晴的眼眸中闪过了一丝犹豫,最终她还是轻声的道:“老伯,您的修为是……是神境吗?”

    “我不是!”吕伯摇头道:“差的太远了。”

    “那您是至圣榜中的人物吗?或者您府上,有至圣榜上的人物吗?”司云琴晴又不甘心的追问道。

    “也不是!”吕伯笑了笑道:“我的修为,距离战王还有一段差距。”

    司云琴晴的眼眸中带着一丝惊恐的道:“我们要是去的话,皇爷爷要让人抓我们怎么办?”

    “这天下,应该没有人敢抓我们,因为从白玉城走出去的时候,我们所代表的,就是白玉城主!”

    吕伯说出白玉城主几个字的时候,眼眸中充斥着激动,这是一种无比自豪的激动,也是一种引以为傲的激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