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 我会躲着你?

188 我会躲着你?

    韩江雪当然希望自己的好闺蜜能够突破星云期,到达星河期,甚至是进入星海期,从此星力浑厚,脱离了江晓也能使用星力之躯。

    但是,哪怕是再给夏妍四年的大学时间......

    韩江雪考虑的是夏妍的未来,

    而夏妍考虑的,却是未来半年的几项赛事,一个星槽,换取良好成绩,值得!

    再说了,这技能又不是纯废品,它毕竟是一个破坏力极强的金品星珠,夏妍并不认为自己吃了多大的亏。

    她对于是否能吸收到星力之躯这个金品星技,却是持悲观态度。

    “给我吧,雪雪,要是真能一巴掌拍死猿鬼王者,那就太舒服了。”夏妍嬉笑着,对韩江雪勾了勾手。

    韩江雪却是看向了江晓,江晓却是摊开双手,道:“我的星槽数量哪怕再多2个,就轮不到她来吸收了。我现在就这么几个星槽了,每一个需要吸收什么类型的星技,都是规划好了的。”

    夏妍又对韩江雪勾了勾手,转头看向江晓,调侃道,道:“呦呵?你还有规划呢?”

    江晓哼了一声,道:“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夏妍接过了韩江雪抛来的星珠,刚才星力耗费量很大,刚好填补一番,不屑的笑道:“梦想这种东西,就是用来......卧槽!?”

    江晓悄声嘟囔道:“我可以理解你抛弃梦想,撕碎梦想,可是你为什么要去......”

    “咕嘟。”夏妍的喉结一阵蠕动,呆呆的站在原地,足足40多秒之后,她转过头,傻傻的看向了江晓。

    所有人都意识到可能发生了什么,纷纷面色惊愕。

    江晓更是兴奋不已,探寻道:“你成功了?一次性吸收到了?”

    夏妍深深的吸了口气,缓了缓心神,认真严肃的看着江晓,道:“并没有。”

    江晓:???

    韩江雪:???

    李唯一:???

    夏妍一脸恶作剧似的笑容,脑袋上似乎长出了两只恶魔角,道:“没吸收到星技,本就不开心嘛。人家这么难过,当然要自己找点乐子,看到你现在的表情,我心情好了不少。”

    好你个皮!皮!夏!

    江晓猛地一挥手,一道祝福落在了夏妍的头上。

    夏妍一脸的坏笑立刻僵滞下来,心神失守,发出了一道诱人的鼻音:“嗯~”

    江晓的团队显然属于被重点关注的队伍,因为他们的胆大妄为。

    同样,还有一支队伍也算是守护者与考官们终点关注的队伍,那就是高俊伟的团队。

    此时此刻,就在江晓等人欢声笑语、享受胜利喜悦的时候,远在2号任务点前森林之中的高俊伟,同样面带微笑。

    因为他们团队的计划很成功,队员们以逸待劳,不仅收获了很多亮黄色兵器和勋章,更是打击了团队的竞争对手们。

    高俊伟所在的24号团队实力真的很强,在抢劫的过程中,大多数团队都选择了忍气吞声,交出了团队的收获,以求尽快离开任务点,去森林中再多缴获一些任务物品,一切还有希望。

    不得不说,高俊伟团队的选点的确很不错,大多数团队选择忍气吞声,也是因为高俊伟团队给了他们退路。

    当然,都是17、8岁的孩子,一个个年轻气盛,也有很多不服的人。

    而这些学生,最终的下场都不是很好。

    这不,此时此刻,眼前这群被打的头破血流的学生们就是最好的例子。

    这支团队似乎并没有做好功课,并不清楚此次参赛各团队的实力水平。

    当这支来自北江省最北方城市的小队,欢天喜地的在2号任务点领取了紫色勋章,扛着大把大把的亮黄色兵器,准备返程的时候,却是在走出任务点的不远处的森林中,碰到了高俊伟的团队。

    接下来,便是“一言不合,你死我活”的阶段。

    可惜的是,这群孩子虽然有反抗的勇气,却没有与之相匹配的实力。

    四个学生,三个近战一个法系,除了那个女法系之外,其他三个近战统统都被打昏了过去,衣衫破烂,头破血流,状况极惨。

    高俊伟的胳膊上已经缠了不少“头带”了,虽然这些头带对于高俊伟来说没有什么大用,但是对于其原主人来说,每一条头带可是一百积分。

    比赛之前,官方规则说的明明白白,头带作为影像设备,一旦损毁,会扣除积分,并且官方保留召回参赛者的权利。

    头带是直接关乎团队生死的东西。

    高俊伟将几个近战的头带拽了下来,交叉重叠了几圈,套在了左臂上。

    实际上,建议高俊伟将抢夺而来的头带绑在胳膊上的,却是于珍。

    按照于珍的说法,这样既可以显示出团队的实力和战绩,也可以威慑其他团队,一举多得、事半功倍。

    高俊伟琢磨着很有道理,便听从了于珍的建议。

    本质上,他也觉得将染血的头带套在胳膊上,造型会是非常的酷炫,所以他便这样做了。

    指挥张明明和于珍当时默默的对视了一眼,并没有说话。

    高俊伟转头看向了那坐在地上、哭哭啼啼的女法系。

    高俊伟一脸厌恶的看着那哭唧唧的女孩,冷笑一声:“早把武器交出来,不就没这么多事了吗?”

    女孩强忍着疼痛,心中是又悔又恨,对于这群强盗,她心里恨不得他们都暴毙而亡,但目前的状况,让她无比悔恨,如果,当初对方要亮黄武器的时候,她将武器交出去该有多好,自己的队伍也不会彻底被淘汰了。

    悔恨之中,女孩只感觉自己被踹翻过去,趴在地上,紧接着,那可恶的男孩一脚踩在了她的脖颈上。

    “啊!”女孩急忙双手抱住了头,因为她感觉到了对方正在拿她的头带。

    “呦呵?还有胆子反抗?”高俊伟嘲讽道。

    “让我走吧,那些武器都给你们了,求你了,让我走吧。”女孩抽泣着求饶道。

    看到这一幕,张伟良张了张嘴,迟疑了一下,却最终叹了口气,前去收拾武器,没有开口说话。

    高俊伟撇了撇嘴,不屑的说道:“你这几个队员都失去参赛资格了,一会儿都得被士兵们带走,你一个人留在这干什么?准备一个人杀够黄色武器?一个人拖着整支团队进入复赛?”

    高俊伟倒是希望在自己胳膊上再缠上一个发带,经过了几次抢夺战利品行动之后,他已经开始喜欢看到其他团队成员看到他胳膊时候的表情了。

    趴在地上的女孩双手抱着脑袋,确切的说是捂着头带,身子微微有些颤抖,不知道是因为沮丧抽泣还是因为生气哆嗦,没有回应高俊伟。

    “有人来了。”于珍突然开口说道。

    指挥张明明转过身,向于珍的方向望去。

    高俊伟看到女孩不说话,便蹲下身子拽向了女孩的发带,喊道:“松手!”

    但是女孩却死死的捂着发带,做着最后的抵抗。

    和大多数被校园欺凌的孩子们一样,女孩只是“抵抗”,似乎是在体现内心深处最后的最后一丝倔强,但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反抗”。

    眼看着那发带都要扯烂了,但女孩依旧没松手。

    高俊伟火气也上来了,极为不耐烦,索性不拽那头带了,他站起身子,一脚狠狠的踢在女孩的后脑勺上,嘴里叫骂着:“我让你松开!”

    张明明突然开口喊道:“2-1-1。”

    “嗯?熟人。”高俊伟不得不停下动作,跑到了队伍前方,却是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别躲了,你以为你能躲哪里去,小钢炮?”

    不远处的森林里,走出来一个人影。

    一马当先,气势很足。

    这是一个身材不高,却极为壮硕的青年,正是高俊伟曾经的同班同学——邢朗。

    邢朗仔仔细细的打量着战场,当看到这样的一幕时,邢朗心中的火气蹭蹭上蹿。

    邢朗本就性如烈火,听到高俊伟的嘲讽,不由得回骂道:“你放你马的屁,我会躲着你!?”

    队长冲了出去,队员们颇为无奈,急忙也跟了出来。

    盾战士郑将来到了邢朗身边,算是给队长一些支持。

    但是,与高俊伟曾是同班同学的他,对高俊伟的实力再清楚不过了。

    郑将真的很不想和高俊伟起冲突!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