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5 小冲突

265 小冲突

    青春,果然是让人热血沸腾呢!

    来吧,骚年,燃烧我们的生命,分出个胜负吧!

    我们本就是一群为战斗而生的人,不是么?

    “你怎么说话呢?嘴巴放干净点!”一旁,一个留着分头的青年挡在了邓思阳身前,为自己的队友出头。

    分头青年的普通话同样很标准,事实上,他也不是南粤省的人。

    类似于大湾中学这种有实力的名校,为了成绩,都是会去四处挖人的。当然,也不乏有家长慕名而来,带着孩子不远万里前来求学。

    分头青年和邓思阳作为外省分的转学生,能够在校内第一梯队立足,其抱团抱的可是很紧的。

    “误会误会。”江晓连连说着,同样挡到了夏妍的身前,笑着劝道,“她刚才的意思是,你们可以自己找2324房间在哪,不要打扰我们这边聊天。”

    “哼,那就好好说话,不要满嘴往外喷粪。”分头青年厌恶的看了夏妍一眼。

    领队教师急忙开口制止分头青年,道:“龚宇歌!”

    江晓面色一沉,开口道:“既然你们都没瞎,那就别来打扰我们。”

    龚宇歌一听对方竟然没服软,回道:“问一下怎么了?碍着你了?”

    江晓突然笑了,道:“如果你眼角膜不用的话,可以捐给需要的人。”

    龚宇歌一手推向江晓:“你他妈说话呢?”

    江晓毫不示弱的推了回去:“对,冲着你脸说呢!”

    相比于两个女孩来说,男孩打起来似乎更合理一些。

    两人一旦动起手来,那气氛可谓是火爆异常!

    李唯一面色一变,急忙往前挤,作为团队的盾战,他当然知道自己的职责是什么。

    一众人纷纷亮起了各式各样的星技,五颜六色的能量瞬间充满了电梯走廊。

    龚宇歌是真的没想到,对方竟然不害怕自己团队的身份?不怕自己这边的元青花?对方真敢和己方叫嚣?难道对方真的不认识我们?

    双方团队的带队教师已经傻了,这要是打起来,两队很有可能被剥夺参赛资格!

    这群孩子到底还是年轻气盛,一个个的精力太旺盛了,一点火就燃了。

    江晓可不管那么多乱七八糟的,都把嘴给我闭上!

    一发沉默直接扔到了脚下,管你特么是星河还是星海,是龙给我盘着、是虎给我卧着!

    江晓不管对方想要施展什么星技,更不管对方想要干什么,趁着对方施展星技被憋回去、气息紊乱的一瞬间,江晓一记左手轻直拳点了出去,右手重炮瞬间跟上。

    呯!

    鼻梁骨很脆,声响更脆。

    龚宇歌身处沉默领域之中,惨叫的声音有些奇特。

    原本他还在镇压着体内乱窜的星力,极度难受,现在被这两拳打的是结结实实。

    说实话,要是真为了减少对方有生力量,江晓这一拳头瞄准的就是下颚了,为什么冲着对方脸去?

    为了见血,

    说的再直白一点,就是为了出气。

    龚宇歌被砸的连连后退,鼻梁骨碎裂,鲜血直流,带队老师和元青花急忙趁机将队员们护在身后,向后退去。

    同样的,海天青一手一个,拽着江晓和夏妍向后退着。

    本该纠缠在一起的群战瞬间被拉开,沉默领域中的众人依旧难受的很,体内的星力乱窜,呼吸紊乱,堪堪的说不出话来,难受极了。

    任谁都没想到,这么一点小事能引出这么大的乱摊子来。

    这群孩子到底还是觉醒者,每天每日都在训练,于怪物群中杀戮,于人类同伴竞争,对于他们来说,战斗真的是太稀松平常的事情了。

    “走,走!”对方带队教师嘴里蹦出了两个字,和元青花以及另外一名学生一起,急忙将龚宇歌和邓思阳拽走了。

    他们可是种子团队,他们可是要进复赛的!绝对不能因为违纪被踢出比赛。

    今天算是阴沟里翻船了,但为了以后更加辉煌的未来,龚宇歌这点委屈受也就受了,必须得忍。

    只有忍,才能拥有美好的明天!

    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

    而事实上,龚宇歌在被拽回去的路途中,肺都快气炸了。

    他目前的状态是:忍一时越想越气、退一步越来越气......

    叮咚!

    两方团队瞬间消失,电梯也在同一时间来到了23层,一群青年男女走了出来,敏锐的感觉到了有些不对劲儿。

    其中,一个身高起码两米的高大青年咳嗽了两声,随着沉默领域渐渐消散,高大青年饶有兴味的说道:“有瓜,来晚了,我们没吃上。”

    “我跟你讲哦,则个瓜哦,呲不呲的上,无所谓滴呀。”一个一米七左右的小平头走了出来,推了推黑框眼镜,“重要的似平平安安,健健康康。”

    高大青年一手捂住了自己的额头:“闻人阿姨,你能不能和我一样,像个正常的海苏青年?”

    “我怎么不正常了?”闻人木顿时不开心了,“你这个人哦,我跟你讲......”

    这边的海苏省代表队刚刚从电梯里走出来,而那边的北江省代表队已经进了2336号房。

    “你太冲动了!你真的是太冲动了,你这样和他们起冲突,我们很容易因为违纪而被退赛的。”海天青不再咪咪着眼睛微笑了,他的面色极为严肃,看着被推坐在床上的江晓。

    江晓却出乎意料的沉稳,面色如常,缓缓开口道:“没事,对方推我的时候,我就已经汇聚沉默了,我推回去的时候,沉默已经扔出来了,在禁止星技的情况下,我们是打不起来的。”

    海天青:???

    江晓继续开口道:“我一眼就看到元青花了,他们明显是大湾中学种子代表队,他们是不会跟我们纠缠的。人家毕竟穿着鞋呢,咱可是光着脚的,起码,他们自认为是穿着鞋呢。”

    海天青:“......”

    江晓开口道:“人嘛,重要的是开心,心情舒畅。我带着队友出来,不是让他们受委屈来的。”

    一众人纷纷看向了江晓,从来没有人注意到,江晓竟然以“领队”的身份自居,尽管一直以来,作为一名辅助爸爸,江晓都在用各种各样的行动去为队友提供庇护。

    夏妍转头看向了江晓,知道他的所作所为都是在为自己出头,一时间,竟然有点不知道说什么好。

    夏妍不太确定此时自己对江晓的情绪,感动、欣慰、感激等等等等,总之很复杂,但是她无比确定的是,当她看到那满脸鲜血的龚宇歌时,她的心情非常舒畅。

    江晓随口补充了一句:“我也是见不得狗仗人势的人。”

    江晓话音落下,却是被夏妍一手按在脑袋上,轻轻的揉了揉。

    这动作可不是“盘”了,而是有点赞赏的意味。

    江晓歪着脑袋躲开了夏妍的手掌,你要是盘我还好说,我就当是哈士奇折腾、拆家了。

    但你这赞赏就不对了吧?

    从来都是主人爱抚哈士奇,哪有反过来的道理?

    夏妍开口对江晓说道:“谢了,小皮,你果然还是靠谱的。”

    江晓耸了耸肩,眼眸微微一亮,道:“这一声谢,值四十九万八么?”

    夏妍用鄙夷的眼神看了一眼江晓,道:“值四块九毛八。”

    江晓:“哦。”

    夏妍:“你竟然敢‘哦’我?只有我家雪雪能回复我‘哦’和‘呵呵’!”

    2336房间中很是安稳,但2324房间里却是一片谩骂之声。

    邓思阳一手覆盖在龚宇歌的脸上,手中飘散着淡淡的白雾,为龚宇歌治愈伤势,一边嘴里咒骂道:“妈的,真晦气,今天还真是倒霉。”

    龚宇歌的声音非常滑稽,一阵阵的龇牙咧嘴:“北江的吧?那女的我认识,应该是韩江雪。”

    邓思阳冷声道:“30星槽有个屁用,最好别让我在古皇陵里面碰到他们。”

    龚宇歌同样咒骂道:“刚才是沉默之声吧?等我想个法治治那杂种。”

    邓思阳终于治愈了龚宇歌那流血不止的脸,开口嘲讽道:“一群渣子,他们初赛应该就会被淘汰,我们碰不到他们的。”

    龚宇歌想了想,这才心情好了点:“说的也是。”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