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6 山和大海

366 山和大海

    自从江晓为韩江雪献上了小曲儿之后,他的生活就过的非常有滋有味。两人打破了尴尬,又恢复了往日温馨的相处模式。

    高三的假期真的很闲,江晓和韩江雪拿着高中毕业证,在学校开了相关证明,然后去警局登记备案,几天之后,就拿到了星武者证件。

    这是一个黑色皮质的小本本,打开证件,里面有江晓的照片,姓名,出生日期,高中毕业院校等。

    姐弟俩算是官方认可的星武者了,以后再过安检被拦下来,也可以挺直腰板做人了。

    有了这个小证件,两人也可以用特殊的包裹携带武器了,只不过国家在这方面查的特别严。

    一些星武者喜欢开私家车出行,哪怕是距离再远,也比被地铁、机场安检人员拦下来要方便的多。

    那种检查、登记、填表格简直繁琐的要命。

    作为即将入学的大学生,星协也并没有给两人强制性的任务,一直也是韩江雪交会费,江晓并未参与。

    所以这段时间,江晓的身心都很放松,除了一早一晚雷打不动的训练时间之外,其他的时间,江晓都可以自由支配。

    他也尝试着发展一下个人爱好,比如说拽着韩江雪去学游泳,两人的运动天赋是毋庸置疑的,三天两天就学会了。

    江晓早晚训练,上午在家给他爱、大镖客,下午泡在游泳馆中,看着北江小姐姐们的那一双双大长腿......

    总之他的小日子过的很舒坦,可惜好景不长,时间很快便来到了八月末。

    眼看着9月1号就要开学,姐弟俩马上就要启程去帝都。

    就在这时,夏长腿...呃,夏妍回来了。

    她不仅回来了,她还带来了她父亲的家宴邀请。

    江晓是什么人?

    哪是别人说请就请的?所以他一口回绝了邀请。

    结果他差点被夏妍盘成了秃头......

    夏妍当然知道这个家谁说的算,所以她对着韩江雪软磨硬泡了好一阵,可算是让韩江雪答应了下来。

    事实上,韩江雪心里也一直惦记着这件事。

    毕竟自家弟弟在全世界的瞩目下,用出了夏家刀法第十式......

    那名称这很明显是胡编乱造的,虽然有奇效,让团队赢得了比赛,但是对夏家造成了负面影响。

    韩江雪心里想着,这次去,也刚好给夏山海道个歉。

    韩江雪将意思传达给了江晓,江晓沉吟半晌,也认可了小江雪的想法。

    只是不知道夏山海接不接受呀?

    哎呀,不管了,横竖都是一刀!

    再说了,只拼刀的话,夏山海那刀法能行么?不是我江晓瞧不起他......真要是把我逼急了,把刀法莽上黄金段位,我到要让他见识见识,他们家的夏家刀法第十式到底长啥样!

    我不管!

    我已经疯啦!

    我已经膨胀啦!

    ......

    2016年8月26日,晚18时,江滨市一家普通的民宅中。

    “快进来,小雪。”夏母贺泽芸一脸慈爱的笑容,打开房门之后,连连招呼韩江雪进屋。

    当看到后方的江晓之后,不知道为什么,贺泽芸的笑容更甚了。

    江晓被这笑容搞得心里慌慌的,他小心翼翼的进了屋,得到了同样的赞赏。

    贺泽芸:“小皮又长高了不少,越来越精神了。”

    “切,就他?”夏妍当然知道江晓的水平,如果她是夏三岁的话,那么江晓就是江三岁。

    不过有一点夏母倒是说对了,江晓真的长高了。

    每天大量的运动训练,甚至是生死一线间的摸爬滚打,让江晓的身体得到了极大程度的开发。

    虽然在外出任务的时候,偶尔吃的食物营养跟不上,但是星珠却是很大程度的弥补了这些。

    身为一名星武者,江晓的身体可是被星珠补的足足的。

    夏妍眼看着江晓的身高就要追上她,她的心里很是无奈。

    她在高三开学的时候,身高长了两厘米,来到了181cm,仅从星武者的角度来讲,作为一名敏战,身高体长就是一种天赋。

    原本她还很高兴,结果入了高三之后,她的身高就定格了,再也不长个了,倒是这个臭小子,身高呼呼的往上窜,后来者居上,现在怕是接近一米八了,和韩江雪差不多了。

    夏妍上上下下的打量着江晓,撇着嘴说道:“你把你鞋给我交了!”

    交你妹哦?

    我穿的是人字拖啊!比你家拖鞋底儿都薄。

    哦呦?

    我终于长大了哦!?

    以后就能按着夏士奇的脑袋使劲儿蹂躏了,想想就刺激!

    闯过了夏妍这道关卡,江晓看到了端坐在茶几上的家主夏山海。

    啧啧,夏叔叔依旧是这么有范儿,上次来他家,他就在喝茶看报,这次还是这样。

    这杯茶怕是续了大半年了吧?

    这张报纸都快背下来了吧?

    江晓忍了又忍,还是没敢问。

    他和韩江雪规规矩矩的向夏山海问好,得到了夏山海那欣慰与赞赏的笑容:

    “你们姐弟二人真的特别优秀,所作所为远远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期。你们的父母如果看到的话,一定会很欣慰的。”

    当头炮,这是夏山海礼貌的开场。

    屏风马,神华内敛的江晓准备以柔克刚。

    江晓笑道:“夏叔叔说笑了,这是团队的努力,夏妍也是功不可没。她和我们共同创造了历史,带着北江省团队一同站在全国之巅。”

    夏山海满意的点了点头,赞叹道:“好好好,不骄不躁,你真的长大了,配得上这一切荣誉。”

    别管配不配的上,反正奖杯、奖牌都在我家呢,名次也记录史册了。

    众人聊了一会,在贺泽芸的招呼下,家宴终于是开始了。

    夏山海并没有责怪江晓,甚至一直没有提夏家刀法那一茬,仿佛忘了似的。

    韩江雪倒是主动提及,并有道歉之意,但却让夏山海叫停了,他挥挥手,表示从未把这事放在心中。

    这就对了嘛!

    江湖不是打打杀杀!

    江湖是人情世故!

    江晓一连跟夏山海喝了好几杯...嗯,桃汁......

    这可能真的就是一个单纯的送别晚宴,按照夏山海的意思,他和夏母都不会陪夏妍去帝都(因为夏妍强烈要求)。

    姐弟俩又和夏妍在一个学校上学,希望韩江雪多多关照夏妍。

    在夏山海的字里行间中,江晓也听出来了一丝恳求的意味。

    夏山海希望韩江雪能继续带着夏妍,将她收入团队之中。

    可怜天下父母心。

    也许夏妍并没有把组队当回事,她甚至可能觉得小组继续在一起,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但是,知道这个社会运转方式的夏山海,却不会把任何事当成是应该的。

    那可是帝都星武大学!

    一年又一年,大批大批顶尖的好苗子都会聚在了那里,如果纯凭硬实力的话,夏妍可能会排到后面去。

    韩江雪是什么样的人物!?放在哪里都会被争得头破血流的超级学员!

    甚至不用同学们私下里争抢,教师就可能会主动安排团队......

    这个时候,韩江雪的想法就非常重要了。

    夏山海的担忧不无道理,但在韩江雪的角度来说,她不可能抛弃夏妍,一方面是两人之间的关系,另一方面,也是夏妍的实力和天赋都在标准线以上,是可以扶得上墙的。

    可怜的夏妍,明明有28个星槽,又是自己真刀真枪拼出来的成绩,现在却还被父亲低估,甚至被旁人认为会被队友嫌弃。

    这种问题,同样出现在江晓的身上。

    哪怕是他得了全国总冠军,甚至力压双星河得到了FMVP,但是他依旧不被人重视。

    自始至终,江晓都没有得到应有的尊重。

    绝大多数人在听闻江晓的姓名之后,会说上一句:“哦,那个高中生辅助啊,挺厉害的。不过星槽太少,资质太低,已经没什么成长空间了。”

    似乎,江晓得了冠军,考上帝都星武大学,就已经是最巅峰了。

    江晓并没有理会网络上人们对他的定性,甚至有一些人为了找存在感,能想尽各种理由去贬低江晓。

    仿佛将总冠军贬的一无是处,这些人就能踩上江晓的头顶,获得极大的满足。

    而当他们在现实中遭遇不测的时候,面对任何一个再低水平的医疗星武者,估计都能跪着磕头叫祖宗,哭着喊着求帮助。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夏家夫妇好好叮嘱了孩子们一番,算是从思想上,彻底为三人关上了高中生涯,进而开启了大学生涯。

    夏妍听得多了,也觉得不耐烦,和父母说了几句之后,夫妇俩倒也不再继续这一话题。

    夏山海倒是关心起了江晓的假期动态。

    想来,他应该是从夏妍那里,知道了江晓成为了守夜学徒。

    夏山海看着江晓,关心的问道:“还适应逐光团的节奏么?”

    江晓点头道:“还可以,师傅很照顾我。”

    夏山海放心的说道:“那就好。”

    随即,夏山海似乎想到了什么,关切的问道:“听说你去了西北战线,经历了很多凶险的异次元空间吧?”

    江晓将桃汁一仰而尽,想起了西北战线的军旅雪山域生活,也想起了雪原之中的惨死经历,

    终是笑着点头道:“我跨过了山河大海,也穿过了人山人海。”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