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8 反正我死过

398 反正我死过

    每一届为国出征的学员,全国范围内只有寥寥30人。

    对于团战赛,国家会选拔3~5支队伍。

    对于单人赛,国家会选拔8~10名选手。

    而且国家有明确规定,一名星武者学生,只允许参加其中一项选拔,不允许团体赛和单人赛都参加。

    一方面是国家希望学生集中注意力,专心备战。另一方面,团体赛和单人赛在赛制上很可能时间重合。

    既然有30个名额,那为什么这位戴沦副主席和宋春熙部长争夺如此激烈?同校学生,难道不应该团结一致,从其他学校中抢夺名额么?

    事实上,普世的观念里,单人赛相比于团队赛而言,是低一档次的。

    在真正的全球大赛上,团体赛的冠军,永远要比单打独斗的冠军更具分量,这是不争的事实。

    所以,同为人中龙凤的戴沦与宋春熙,竞争的都是团体赛中的斗战位置。

    至此,10名单人参赛名额刨除在外,两人要进入20人大名单。

    而在这团队赛的20人名额中,只有2支团队是主力队伍,能够代表国家出战,其他的1~3支队伍统统都是替补,是兜底的。

    替补队员的上场时间几乎等于没有。

    在强力的医疗辅助团队的照顾下,主力队员受伤无法上场的情况是微乎其微的。而在比赛开打之后,你被敌人打残了,被抬出场外,在这种情况下,团队是不允许再上队员补充位置的。

    除非有队员真的在入围赛、淘汰赛等阶段被敌方杀死了,否则的话,哪怕是你重伤、甚至是缺胳膊断腿,随队医疗星武者都能给你接上......

    所以,戴沦和宋春熙争抢的仅仅是两个主力团队的区区8个名额。

    而8个名额之中,分出去法系、盾战和辅助......

    两人很可能是在与全国所有优秀敏战大学生,争抢仅仅2个名额!

    而这是一个法系称王的年代,某些法系甚至都可能会挤掉斗战的位置......

    就像全国大赛的浙东省图山一中一样,他们没有敏战,只有两个雷电法王。

    在这样的情况下,戴沦和宋春熙的竞争怎么可能不激烈?

    同校?

    不捅你一刀就不错了......

    ......

    瓦罐汤店面前的进餐区域,气氛有些凝重、场面也很安静。

    江晓对着芈嫣扬了扬头,示意了一下这位女生,开口问道:“戴沦是斗战没跑了,毕竟跟宋春熙争的是一个位置,你呢?你是辅助么?”

    芈嫣目光阴沉,看着江晓,寒声道:“不是。”

    江晓转头看向了的戴沦,道:“可惜了,她要是辅助的话,我今年也准备参选试试,看看能不能再顶掉一个。”

    赵琪都傻了,这孩子这么刚的吗!?

    她错愕半晌,这才想起来江晓那一身的光环。

    但是...哪怕有着一身光环,这么与对方交恶真的好么?

    江晓继续道:“对了,你们队伍应该有辅助吧?他跟你俩关系好不好?跟你俩的风格像不像?要是差不多的话,我下半年就去报名参赛了。”

    芈嫣:“你!”

    戴沦一手按在了芈嫣的肩膀上,他微微眯起了眼睛,却并没有发作,而是转头看向了韩江雪,道:“我说的很清楚了,考虑好了之后,可以来找我。”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远远的传了过来:

    “戴副主席,巧。”

    戴沦和芈嫣转头望去,却看到了宋春熙和一名高大男生。

    戴沦笑着迎了上去:“巧。”

    四人在远处非常友好的聊天,演技都不错。

    “那个...虽然我知道轮不到我说话,但是,江小...呃,皮神,你刚才是不是有点冲动了?”赵琪小心翼翼的开口询问道,甚至中途还改了口,以示善意。

    夏妍却是哼了一声,道:“一点都不冲动,就该这么怼他们!在这威胁谁呢!?”

    事实证明,夏妍脾气爆,路见不平就是一声吼。但是在她吼完之后,江晓会继续跟上。

    典型的例子就是当初在兵器库历练时,那些不要脸的社会历练者偷窃、抢夺众人星珠,夏妍怼了两句、气得直跺脚,随后跟上的是江晓主力“输出”。

    江晓嘿嘿一笑,满不在乎的说道:“没事。”

    赵琪欲言又止,却是没说什么。

    江晓笑着摇了摇头,也没说什么。

    韩江雪选择进入宋春熙的队伍,决心争取参赛名额已经是既定事实,她不是一个犹豫不决的人,既然定下了目标,她就会去努力的争取。

    在这样的前提之下,众人与这位学生会副主席就有着直接利益冲突,矛盾根本无法调和。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

    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这是真理。

    你真以为低头服软,对方就能放你一马?

    看戴沦过去的所作所为,哪个法系不是被逼迫远离宋春熙?就连宋春熙本人都被迫要去大一找新生参赛,戴沦的决心还用得着质疑?

    你态度再好,在这里都屁用没有。你就算对着他叫爸爸,只要你想参赛,他必然会在背后给你使绊子、耍手段、玩心机。

    而且江晓也不是向别人叫爸爸的人啊。

    人家都走到脸上来威胁了,话里有话、绵里藏针的,听着就恶心,那江晓还能憋着忍着?

    从韩江雪跟江晓说了她的决定之后,江晓就预料到了会有这一天,而且江晓也极为清楚,这场战斗才刚刚开始。

    自从江晓来到这个世界,便与韩江雪相互照顾、相互搀扶着前行,他知道该怎样对待韩江雪。

    他的态度也未曾改变过,就像是当初跳级进入高三,鼎力相助韩江雪考高一样。

    现在同样如此,

    你想要正规竞争,能者居之,这是应该的。我们技不如人,愿赌服输。本就该由更优秀的星武者去替国出征、为国争光。

    但你想玩手段、使绊子,私下里拆人队伍,断韩江雪前程,那绝对不行!

    正式开战呗?

    我反正是死过,不知道你死没死过。

    韩江雪看着江晓,轻声道:“连累你了,那副主席......”

    江晓却是乐了,道:“狗屁的副主席,狗屁学生会,他们在自己圈子里自娱自乐就得了。出来耍?就地怼死!一个个的官职不大,官威不小。”

    身后,走来的宋春熙和高大男生脚步纷纷一停,两人的脸色都有点尴尬。

    江晓笑呵呵的吐槽道:“还真把自己当官了,学生们进学生会的初衷应该是去锻炼能力的,结果这练出来的都是什么能力?一个个练的全是溜须拍马、拉帮结派。”

    韩江雪抬眼看到了站在江晓身后的宋春熙,也看到了她稍显尴尬的表情,开口道:“别说了。”

    江晓:“威逼利诱一套一套的,没听那戴沦刚才说什么吗?他的意思是他是学生会副主席,人脉广,有他当领路人,能让你在学生会里平步青云,没有他当领路人,你......”

    韩江雪:“停。”

    江晓撇了撇嘴:“晦气。”

    话音刚落,江晓只感觉身旁突然坐下了一道身影。

    由于这食堂是长条凳,所以那道身影向江晓这边靠了靠,贴的很紧。

    只见宋春熙一手拾起了瓦罐汤里的瓷勺,舀了一勺乌鸡汤,递到了江晓的嘴边:“来,皮神,消消气,消消火。”

    江晓:“呃......”

    “烫么?我帮你吹吹。”宋春熙将勺子送到唇边,轻轻的吹了吹,又送到了江晓的嘴边。

    江晓猛地一拍桌子,开口道:“看到没有?这才是在学生会里应该锻炼的品质!”

    赵琪:???

    江晓一口喝掉了一勺汤,继续说道:“我刚才全图炮,不小心剐蹭到人家了吧?

    你们再看看春熙小姐姐是什么反应?以德服人!

    这心胸,多大?

    这胸怀,多宽广?”

    一道温和的男性嗓音传来:“我怀疑你在开车,但是并没有什么证据。”

    江晓转头望去:“哪位?”

    高大男生有着一头清爽的短发,开口道:“宋春熙的队友,学生会辅部部长,何旭。”

    江晓愣了一下,道:“辅部部长?”

    何旭坐在了餐桌边缘,笑容阳光,露出了一口洁白整齐的牙齿:“怎么?不信?”

    江晓转头看向了身旁的宋春熙,却是得到了宋春熙的点头肯定。

    江晓挠了挠头,道:“我还以为你跟我在这碰瓷儿呢。”

    何旭:???

    江晓看了看宋春熙,又看了看何旭,不解的问道:“一个敏战部部长,一个辅部部长,没有法系跟你们组队?按理来说你们应该不缺人啊?”

    何旭笑了笑,道:“我们的队伍是在大三被拆散的,这时期是个很尴尬的时期。再加上我眼光高,一般的法系又看不上,全校也就能找出那么几个。

    而你宋学姐又是个心软的人,对于那些我们去邀请、对方推托且不愿意组队的学员,她从不强求。”

    宋春熙却是笑了,晶莹的嘴唇微微扬起:“也曾走投无路、也曾绝望过,直到后来在全国大赛上看到了韩江雪和赢玺。”

    江晓眨了眨眼睛,道:“那怎么选韩江雪了?没去选赢玺?”

    宋春熙看向了何旭,对着江晓的方向摆了摆头,示意何旭解释。

    何旭看着宋春熙大大方方的模样,不由得笑着摇了摇头,道:“开学的时候,我入驻的是赢玺的寝室。”

    江晓:“......”

    丫竟然兵分两路?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