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6 银侣与戏精

496 银侣与戏精

    事实证明,江晓想多了,别说火把插几层了,就连第一层都没插满,也就空间大门入口处插了一些......其他的地方,可见度很低。

    嗖!

    一支燃烧的箭矢划破黑暗,赤红色的火焰并未一闪即逝,在那火矢行进的方向上,却是留下了一道残留的火焰线条。

    幽幽的火焰线条久久不散,给众人带来了一丝光明。

    事实证明,爬塔不仅需要实力,还需要运气。

    塔内的每一层面积都非常的大,除了那中心石柱算是地标性建筑之外,其他的地方都是千篇一律的石墙,仿佛像是一个巨大的迷宫。

    想要第一时间找到通往上层的台阶?太难。

    想要竞速爬塔?

    你还是先别迷路吧......

    一众四人组已经在塔内一层行走了15分钟了,他们甚至看到了两组历练小队,但却没有看到任何鬼脸僧侣的影子。

    而现在,他们已经迈入了黑暗之中,显然已经进入了鬼脸僧侣的伏击范围,遂众人时刻戒备着,寻找着周围可能存在的鬼脸僧侣。

    赵文龙一马当先,作为近战王者,他算是能抗在前面的了。

    当然,赵文龙刚才也邀请江晓一同和他走在前面,但是却被护孩子的方星云拒绝了。

    他只是一个辅助啊!他还是一个孩子啊!你让他陪着你走前面干什么?

    赵文龙很无语。

    辅助什么辅助?拎刀追着星河斗战满场跑的近战辅助?

    而江晓贼开心。

    方老师么么哒~回去之后我可要好好祝福你几发......

    后明明居中,她是一个特殊的敏战,弓箭专精,可以够发挥出远程法系的输出效果,如果三人组真的算是组成一个团队的话,那么后明明就是当之无愧的核心输出。

    江晓跟在后明明的身后,贼有安全感,因为他身后是星海大神方星云。

    看看这站位!这配置!

    这才是辅助应该享有的队内地位呀!

    四个生拼硬凑组合在一起的人,竟然还真给了江晓一种团队的感觉。

    叮!

    燃烧的箭矢钉进了极远处的墙壁之中,依旧在燃烧着,为众人提供光亮。

    顺着火矢行进的轨迹,这一条久久不散的火焰线条,微微照亮了周围的环境。

    毫无疑问,众人是误入迷宫深处了,前方是一条死路。

    在这阴暗的死胡同里,连一只鬼脸僧侣都没有。

    越是想见,越碰不到?

    又或者是这古塔一层会被当地的守护军团定期清理?

    无奈之下,众人掉头往回走,江晓开口建议道:“别四处乱撞了,也别碰运气了,一直贴着右侧,见路口就右转吧。”

    与江晓擦肩而过,再次担任起前军的赵文龙点了点头,道:“很古老的方法。”

    屁嘞!

    虽然耗时,但绝对有效,不会迷路,且最终一定会找到上层阶梯的。

    由于这回去的路是刚刚走过的,所以众人脚步加快,不想要浪费时间。

    “走右边了。”来到死胡同的出口,赵文龙向右一拐,身影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

    下一秒,一声闷响传来,赵文龙倒飞了出去。

    由于江晓还在死胡同里,所以在他的视线里,只是看到赵文龙右拐,身影消失,而后“嗖”的一声倒飞了回去,身影消失在了左侧。

    转角遇到爱?

    什么样的生物能把赵文龙怼回去?哪怕是对方偷袭,那速度也是极快吧?

    一定是黄金段位的鬼脸僧侣!

    那么到底是金侣还是衣侣?

    霎时间,一道身影又从江晓的视线中闪过,那带着暗银色丝线的星力斗笠让江晓愣了一下。

    竟然不是黄金段位的生物?而是白银段位的银侣?

    哈哈!翻车了吧!

    赵文龙呀赵文龙,你也有今天!

    江晓急忙往前跑,意图支持自己的队友。

    然而后明明的反应却让江晓愣了一下,豌豆姐姐脚下根本没动,而手中的黑羽箭已经是射出了一串了。

    那散发着幽幽光芒的黑羽箭直直的射了出去,在胡同口处掉头左转,消失在江晓的视野之中。

    奶腿的,这个弓箭大师不按常理出牌啊?

    她本就拥有感知类的星技,射出的黑羽箭又可以转弯,似乎还有自动追踪效果,所以她根本不需要移动。

    她不用动,但是江晓不行啊,江晓的钟铃从来都是支线行走,虽然能够折返,但也不能画弧形转弯呀。

    无奈之下,前冲的江晓只能抽出了背后的巨刃,胡同口左转,提刀赶来,却只感觉背脊发凉,汗毛直立,阵阵阴风从背后袭来。

    转角遇到爱?

    不,我是在这一角患过伤风......

    江晓甚至连身子都没完全转过来,反手一刀已经横批出去了。

    巨刃之上覆盖着浓郁的青芒,却是擦着来着的鞋底挥了过去。

    而后敌人的攻势让江晓应接不暇。

    快,太快了!

    这是大鹏展翅还是饿虎扑食?

    只见江晓的巨刃横砍,敌人轻盈一跃,虚幻的衣物随气浪阵阵飞舞,那带着暗银色线条的斗笠之下,是一个黝黑的鬼脸,脸上还带着极其诡异的笑容。

    江晓甚至来不及抬起脑袋,只来得及抬起眼眸,视线中,一只大黑脚丫子无限放大......

    呯!江晓被这一脚踹飞了出去。

    鼻子一酸,差点哭出来......

    江晓仰躺在地,向后倒滑了数米,堪堪停了下来,却发现赵文龙就躺在自己身边,胸膛上还有一只黝黑的大脚,显然,他正在被人踩着。

    两人扭头看向彼此,似乎读懂了对方的眼神。

    赵文龙:你也来啦?

    江晓:......

    下一刻,赵文龙身影轻易闪烁,不知何时,一道淡淡的影子已经出现在了他的敌人背后。

    而江晓也迅速向外侧翻转,因为他的敌人又是一脚踩了下来。

    江晓连滚带爬的站起身子,尚在踉跄之中,背后的银侣身子猛地一歪,一串三支黑羽箭从它的身侧射了过来,继而射向江晓。

    江晓手中巨刃一横,挡在了自己脸前,但那三支黑羽箭却是急速掉头,再次射向了那鬼脸僧侣。

    暗银色线条的斗笠之下,鬼脸僧侣发出了诡异的笑容,甚是惊悚,只见它身上虚幻的蓑衣突然亮起了暗银色的光芒!

    它那黝黑的手爪抓住了暗银色蓑衣一角,拽着蓑衣护在眼前,三支黑羽箭精准的射向它那黝黑的鬼脸,却都被蓑衣挡住了。

    呯呯呯!

    爆裂开来的黑羽箭散发出了浓郁的黑雾,鬼脸银侣被黑羽箭的冲击力打的向后倒退三步,继而身影融入了黑雾之中。

    “阿打~”江晓的右前方,赵文龙的战团里,他已经取得了胜利。

    只见那手缠拳带的赵文龙,嘴里发出了怪异的叫声,手中的星芒星星点点,向外迸溅着,瞬间轰穿了敌人的心脏。

    真的是轰穿了,赵文龙的拳头都从对方的背后穿出来了!

    噗......

    鬼脸银侣一口黑血喷了出来,撒了赵文龙一脸!

    而江晓面前远处的黑雾已经散去,但是...那刚刚攻击他的鬼脸银侣也已经消失了踪影。

    伏击!有技巧!有智商!不恋战!

    这仅仅是一只白银段位的生物啊!

    我滴妈耶~

    那这里的黄金段位生物会是什么样的强度?

    古塔之巅的上层维度里又都会是怎样的异次元生物?

    “那边。”后明明的声音突然传来,抬手一支黑羽箭已经搭在弓弦之上,但是后明明却没有松手。

    后明明眉头微皱,手中的黑羽箭渐渐幻化,变成了赤红色的火矢,也并未进攻目标,而是直直射了出去。

    火矢拉出了赤红色的线条,在走廊正中央穿过,留下了一条火焰线条。

    而在左侧的第三个入口处,一个鬼脸僧侣斜斜的靠着墙壁,留给了众人一个侧身。

    它黝黑的右手抬起,两根带着锋利指甲的手指捏着斗笠帽檐,像极了以为古代的武学高人,捏着斗笠的手指轻轻向下按了按。

    它没走,就那样默默的背靠着墙壁,身披着的宽大蓑衣并未恢复虚幻形态,上方已经爬满了道道暗银色的线条,一副寂寞如雪的模样,等待着敌人到来。

    “阿打~打~”赵文龙满脸黑血,一拳头轰碎了鬼脸银侣的头颅,喘着粗气,颤抖的身子久久不停。

    但哪怕是这样的一幕出现,长廊里第三入口处的鬼脸银侣依旧没有离开。

    后明明若有所思的转过头,看向了江晓,道:“你的。”

    江晓愣了一下,还有些不适应这里高智商的鬼脸生物。

    后明明继续道:“你的。”

    江晓手中巨刃甩了个花,脸上充满了战意,丫刚才偷袭我,真以为我是软柿子呐?

    “小皮!”方星云急忙开口喊道。

    江晓摆了摆手,大步流星的走了过去:“是时候表演真正的技术了!”

    “嘿嘿...嘿嘿嘿嘿......”极远处的长廊第三入口处,鬼脸银侣发出了诡异的笑声,声音尖利,无比惊悚,令人毛骨悚然。

    只见那银侣背部用力,借着墙壁的反弹力,站直了身子,一根手指竖起,尖锐锋利的指甲顶了顶斗笠的帽檐。

    江晓也终于看清了它那张鬼脸,那几乎咧到腮帮的大嘴上方,没有鼻子,只有两个泛着暗银色光芒的眼眸。

    没有瞳孔、有的只是一片暗银色。

    这特么到底是什么生物?

    江晓一脸的嫌弃,人不人鬼不鬼的,晚上看了会不会做噩梦啊?

    看到江晓的反应,鬼脸银侣的笑容却是越来越大了。

    那简直已经不是嘴了,就像是一个深深的伤口,让人非常担心,如果它的笑容再大一些的话,会不会头颅直接断裂开来......

    嗖嗖嗖!

    一连六支火矢在江晓头顶飞过,斜飞向上,刺进了六米之高的棚顶,宛如灯火,将长廊这一部位照耀的无比明亮。

    后明明随手一甩,手中漆黑的弓箭消失无踪,她双手环胸,一双眼眸紧盯着战场,道:“鬼脸僧侣都喜欢埋伏、偷袭,很少有这种主动单挑的情况。”

    江晓横刀立马,道:“所以?”

    赵文龙一边拿出了自己银侣星珠,一边开口道:“它应该是看上你的刀了。”

    江晓不解的说道:“偷袭不也能拿到我的刀么?”

    赵文龙继续开口道:“或者说,它想领教你的刀艺。”

    江晓愣了一下。

    呦呵!?

    求学来的?

    “好!”江晓大吼一声,吓了对面鬼脸银侣一跳,那咧到腮帮上的大嘴也合上了,一双银眸呆呆的注视着江晓。

    江晓抬刀指向鬼脸银侣,道:“就冲你这份冒死求学的心!我输了,刀给你!我赢了,也放你走!”

    方星云看着不远处的戏精,幽幽的说道:“小皮,它只是一种妖魔鬼怪,你不要给它加太多的内心戏。”

    江晓:“......”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