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8 八强!

518 八强!

    今日双更,晚八点还有一更。

    ...

    体育场周边的许多市民,都注意到了天空中的异样。

    原本还是蓝天白云,阳光和煦,突然间,天空便是一片灰蒙蒙的了。

    “变天还真是快啊。”

    “快些走吧。”体育场周边街道上的人们行色匆匆,但奇景却让部分人群停下了脚步。

    灰蒙蒙的天的确下雨了,但那淅沥沥的小雨却好像只淋在了体育场中,与体育场之外的世界毫无关系。

    远远的,人们甚至能看到那界限分明的雨幕。

    如果这还不算奇景的话,那么在这片阴霾的天空中,唯独体育场上方乌云密布,从小雨也变成了滂沱大雨。

    人们惊愕的发现,这狂风骤雨、电闪雷鸣,真的仅限于体育场之中,身在外面的他们,与这一切都毫无关系。

    “哦,我想起来了,世界杯国家队选拔赛,好像在这人民体育场里举行?”

    “难道是操纵天气的星技?”

    “我的天,这是什么样级别的星武者啊,真的有人可以掌控风雨吗?”

    人们纷纷驻足观瞧,没多久,这界限分明的瓢泼大雨便上了微博,如同坐火箭一样,蹭蹭的向热搜榜上窜去。

    而在这体育场中,

    刑岩大声嘶吼着,声音凄厉、充满了极端的愤怒:“江!小!皮!”

    江晓看着疯狂冲刺的刑岩,仿佛看着一头被困的野兽,四处乱撞,毫无章法。

    野兽的体力与耐心,最终会在这样鲁莽的行为中消耗殆尽。

    江晓也在默默的等待着那一刻,星武者们当然体力极佳,但是江晓的伤泪也不是闹着玩的,大雨淋在刑岩的身上,疯狂的燃烧着他的生命力。

    每个人对低落情绪的处理方式不同,低落的情绪也会引起人们脑海中那一段段悲伤往事,人们对这种记忆的处理方式也不相同。

    刑岩,作为纯爷们、真汉子,给出的反应却是包含了哭泣,但也不仅限于哭泣,而是愤怒与追杀。

    一道闪电划破黑空,随后、阵阵雷声轰然作响。

    在人们的视线里,刑岩又悲又怒,在接近江晓的前一刻,那靠着铁笼边缘的江晓再次闪烁离开。

    大雨遮挡了刑岩的眼帘,他抹了一把脸,手中混合着泪水和雨水,一手执斧,身上的第16颗星槽骤然亮起,在这漆黑的天空下,显得如此突兀。

    斧刃风暴,似乎是他最后的给出的致命一击。

    沉默之声,却彻底敲碎了他的所有内心幻想。

    “咳咳...咳咳...呜呜......”刑岩的身子被沉默之声砸的东倒西歪。

    他紧咬牙关,迈开大步,身子稍显踉跄,而在这狂风骤雨之中,又是一发沉默,将他砸的头重脚轻,踉跄倒地。

    刑岩还有战斗力,也有星力。

    但他的身子却是再也没有爬起来。

    相对于肉体来说,先被摧毁的,是他的心灵。

    伤泪燃烧的不仅仅是他的生命力,更让他的情绪一落再落,坠入了无尽的深渊。

    他已经打不了比赛了,他一手死死的攥着湿漉漉的草皮。

    铃~铃~铃~

    而在绿茵场的另一侧,江晓背倚着铁笼,面色极为难看,一手按在胸膛上,不断给自己释放着铂金沉稳铃。

    咚!

    刑岩一拳头重重砸在地面,甚至将这绿茵场砸出了一个小坑。

    “对不起......”两米高的钢铁壮汉,哭得像个孩子。

    他再也只撑不住,情绪在这一瞬间崩溃的彻彻底底,再无喊叫声,剩下的只有抽泣的声音。

    他趴在地上,将脸深深的埋在草皮之中,再无反抗、再无奋起。

    任由大雨继续燃烧着他的生命,而对于此时的刑岩来说,这一切都不再重要。

    胜负、名次、手法亦或者是替补,甚至是他的生命,一切的一切都不再重要。

    “对不起,呵...对不起......”刑岩的哭泣声很小,身子不断的颤抖着,不知道在向谁道歉。

    那一双蒲扇般的大手死死的抓着自己的脑袋,因为过度用力,那指节都微微泛白,甚至人们会害怕他会不会在不经意间捏碎自己的头颅。

    而这碍人视线的滂沱大雨,终于小了下来。

    淅沥小雨、毛毛细雨...直至再无半点雨滴。

    “57号!胜!”场外传来了裁判的声音,雨幕的界限分明,并未伤害到任何工作人员与参赛选手。

    所以裁判的声音清亮,似乎不掺杂任何情感。但是那些参赛选手和领队教师,却是静静的看着绿茵场上这令人揪心的一幕。

    除了裁判的话语,体育场内鸦雀无声,一片寂静。

    阴霾的天空下,是两个姿态各异的男人,一个趴在地上轻声抽泣,一个坐靠在铁笼边缘、面色阴沉。

    这种大范围无差别的进攻,就连江晓自己也无法幸免。

    从这一个角度上来讲,江晓和谢焱的情况相同。

    区别在于,想要伤害对方,谢焱首先要伤害自己。

    而江晓作为泪雨的最中心点,想要伤害别人,会连累到他自己。

    “哎......”江晓背靠着铁笼,深深的叹了气。

    下一次,是否应该带一把雨伞?

    但是在这狂风骤雨中,不可避免的,大雨会被狂风席卷,从各个方向袭来,那么雨衣会有效果么?雨衣不就是和现在穿着的衣服一样么?

    外在的表现形式,也就是以雨水,会被雨衣拦下,但其中的星力与半生效果,会渗透进入目标的身体之中。

    铃~铃~铃~

    这一次,江晓的钟铃没再按在自己的胸膛上,而是越过了半场,挂在了刑岩的身子上,然后折返回来,在场上的两人之间来回穿梭。

    慢慢的,刑岩颤抖的身体停了下来,似有似无的抽泣声音悄然消失。

    赛方表现出了他们的人性化管理,足足一分钟时间,没有人要求两人退场,而下一场比赛的学员们,同样没有催促,他们甚至都不想要踏入那绿茵场地中,更不想要踩上那湿漉漉的草皮。

    蓦的,刑岩爬起了身子,没有理会散落一旁的巨斧,身子稍显踉跄,双手直接撕开了铁笼,向外走去。

    “81号!请坐回观众席!”裁判开口提醒道。

    刑岩对这一切置若罔闻,跌跌撞撞的向外走去,他的头脑似乎依旧有些混乱,又或者根本不知道想要去往那里,他只是需要一些独处的时间,不想要见到任何人。

    铃~铃~铃~

    江晓迈步走了过来,清脆悦耳的钟铃声在两人之间来回穿梭着。

    江晓不知道该怎么安慰那个正在铁笼之外,迷茫四顾的男人。

    江晓伤害了他,无论是身体还是内心,都伤害的彻底,甚至让对方的精神彻底崩溃,这是不争的事实。

    但这是比赛,有胜有负,这个世界就是这样运转的。

    茫然四顾、犹如无头苍蝇的刑岩,在钟铃的声响中渐渐平稳了下来。

    当然...也许只是表面上平稳。

    上前企图引领刑岩回到座位的工作人员,被刑岩那一只强壮的胳膊支开,他终于找到了方向,就是工作人员的反方向。

    刑岩大步离开,偌大的体育场内,有很多小通道,他走向了其中的一个。

    “81号选手!禁止退场!请严守纪律!否则按退赛处理!记住!你还有败者组的比赛!”裁判的声音透过麦克风,清晰的传入了所有人的耳中。

    刑岩的动作微微一停,三秒钟之后,却是再次迈开了脚步。

    但如此规则,对一个不再在乎胜负、甚至不再在乎生死的人来说,并无任何约束效果。

    “刑岩。”江晓大声喊道。

    也许在所有人的心中,最不该说话的就是这个人。

    刑岩脚步一停,慢慢的转过头,一双眼睛瞪得犹如铜铃,很大,但也很无神,很空洞。

    江晓弯下腰,捡起了地上掉落了巨斧,从刑岩撕开的铁笼中走了出去,向刑岩示意了一下:“斧子。”

    出乎意料的是,刑岩说话了。

    “钺。”刑岩开口说道。

    江晓点了点头,手中一转,将斧钺插在地底。

    刑岩缓缓的迈开脚步,向江晓走了过来。

    方星云和赵文龙,直接从观众席上站了起来,而工作人员的心也提了起来,参赛学员们静静的看着事态的发展。

    一头巨型野兽,一步步的走向了那个小不点......

    “所以,两年后再见?”江晓看着刑岩,看口说道,随着他大步流星、越来越近,江晓的脑袋也微微仰起。

    刑岩一把抽出了斧钺,低头默默的看着江晓:“我今年大四了。”

    “奥。”江晓点了点头,“那就...后会有期吧。”

    说着,江晓转身离去。

    铃~铃~铃~

    跳跃的医疗光波在两人之间来回穿梭。

    铃声渐渐消散,只剩下了那了淡淡漂浮的医疗光线,缓缓的隐去。

    身后,刑岩掂了掂手中的斧钺,却是迈步跟了上来:“江小皮,你最好别出事。”

    “切。”江晓哼了一声,“要不你走吧,反正替补也没什么上场机会。”

    刑岩:“现在说这话还太早。”

    在工作人员的注视下,两人一前一后,走回了观众席。

    “通过国家队第二阶段选拔,奖励技能点:100。”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