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9 冠军!冠军!

599 冠军!冠军!

    “华夏胜利?”

    “华夏胜利!我听到了!华夏胜利!”

    观众席中,那一片深红色的海洋瞬间沸腾开来。

    “哇!赢了!赢了!”夏妍脸上充满了狂喜之色,转身去寻找韩江雪。

    却是发现韩江雪已经被武耀再次抛向了空中!

    “哈哈哈哈哈!乌拉!”武耀双手接住了坠落下来的韩江雪,再次扔向了高空。

    韩江雪却是已经顾不得许多了,尽管身子被上下抛动,她一双眼眸始终紧紧盯着场上的江晓。

    宋春熙一手捂着嘴,看着那仰头望天的江小皮,与这孩子的相遇,仿佛还是在昨天。真的无法想象,这样一个皮里皮气的小家伙,竟然走到这一步,取得了常人无法企及的至高荣誉。

    “冠军!冠军诶!小皮!呀!小皮!”吴晓静大声的叫喊着,直接被余烬趁机抱住,激动的庆祝着......

    一旁,赵文龙和后明明并肩而立,两人的姿势一模一样,双手交叉环胸,目光透过这欢呼雀跃的人群,看向了场地上那静静伫立的学弟。

    一个多月以前,后明明希望赵文龙给小毒奶留些面子,别在校内资格赛的场地中,让江晓无奈离去。

    一个多月以后,后明明与赵文龙,静静的伫立在场边,看着小毒奶步步为营,步步成神。

    这种滋味很奇妙,如果是未尝一败的后明明,也许还没有此事这样的心态,但此时此刻,后明明依旧把江晓当成对手,却也当成了追赶的目标。

    “赢了!赢了!真的赢了!”马柯忘我的呼喊着,“你们听到了这里的欢呼声对吗?你们看到了华夏健儿再次伫立在了世界之巅,对吗!?”

    “双黄蛋!史无前例!团队与个人赛双冠!”叶寻央激动的欢呼着,“2017年,这是足以再入世界史册的一年!华夏团队展现出了让人瞠目结舌的实力,赢得了团队与个人赛的双冠军!”

    马柯拍打着桌子,高声喊着,对江晓的比赛对手如数家珍:“一轮天竺队长!二轮日不落队长!三轮枫叶队长!四轮皇家海葬王!五轮米国乔治星!六轮华夏谢焱!七轮东道主金平昌!八轮霓虹队长!九轮欧洲之盾!”

    叶寻央:“对于江小皮来说,这是一趟怎样的世界杯之旅!?没人妄想过辅助能站在世界的最巅峰!”

    马柯:“九场比赛!他带着自己的北斗九星图,斩碎了九颗璀璨的星辰!”

    叶寻央突然笑着说道:“世界杯给江小皮的九位对手都赋予了传奇般的称号!既然江小皮手执巨刃、碎裂九星,那么从此刻起,江小皮是否该被官方认证为...九星毒奶?”

    ......

    天空中的乌云散去,蓝天白云、碧空如洗,阳光照耀着这片坑坑洼洼的绿茵场地。

    尼尔·穆勒已经被抬出了场外,不知他是否还有性命参加颁奖典礼。

    江晓伫立在场地中央,环视四周,看着那群为他欢呼大吼的人群,哪怕是在伤泪与钟铃的综合效果之下,江晓的情绪也在不断的回升着、迅速回暖。

    替补席上的教练团队已经抱成一团,欢呼雀跃。

    唯有方星云,一步步的走向了赛场,迈过那早已经坍塌、破碎不堪的铁笼,走向了场地中央的江晓。

    12年前,她没能站在那最高的位置。

    12年后,她的学生,完成了她的夙愿。

    事实上,方星云心中有些惭愧,她并不认为在过去的一年时光中,她真正的教导过江晓什么。

    她给出了那一封至关重要的推荐信,她看到的更多是江晓的精神意志、是他那一颗拳拳之心。

    接下来的一切,便已经完全超出了她的预料,她就这样看着江晓一步步的向山峰攀爬,拽下了一个又一个自以为高高在上的对手,最终轰碎了那最强防御的欧洲之盾,爬到了世界的最高峰。

    从俯视,到仰视。从爱惜,到仰慕。这是一名帝都星武教师、一名曾经的世界杯殿军,在这一个月以来的心路历程。

    江晓看到了迈步接近的方星云,他转过身,脸上终于露出了真实的笑容,摊开了手臂。

    方星云直接扑进了江晓的怀里,巨大的力道让江晓向后退了足足两步。

    江晓:“谢谢你,方老师。”

    方星云:“不,孩子,你教会我更多,是我要谢谢你。”

    视线里,江晓看到了正前方极远处,那一抹宝蓝色的身影。

    江晓忍不住咧嘴一笑,对着那身影眨了一下左眼。

    海天青举起右手,亮出了大拇指,一步步向球员通道内退去,在江晓的恳请之下,两人的阴谋诡计,已经得到了国家队的许可。

    有实力的人,的确能受到更大的关注与关怀,江晓的面子的确很大,大到国家队能够单独给他另外要了一间更衣室,大到海天青可以用花瓣铺满那个房间。

    方星云站直身子,退后一步,一手轻轻的抹着江晓额头的雨水:“你不知道我现在有多么高兴。”

    江晓看着方星云那双温柔的眼睛,开口道:“你高兴的太早了。”

    方星云面色一怔:???

    江晓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丝笑容,转头看向了迅速平整场地,搭建领奖台的工作人员,开口道:“就要参加颁奖典礼了,我去清洗一番。”

    方星云点了点头,却是嗔怪道:“不要总说些胡话。”

    江晓一边和方星云走向场外,一边说道:“我是认真的。”

    方星云当即担忧的询问道:“会发生什么事么?你听到了什么?”

    江晓连连摇头:“不,我的意思是,一会儿你会更加高兴的。”

    方星云想了想,这才舒了口气,却是会错了意,点头道:“能看到你一会儿捧起星武世界杯,我当然会更高兴。”

    江晓没再解释,怀揣着100点胜利场次的技能点,以及那1000夺得世界杯冠军的技能点,迅速走回了更衣室。

    江晓和海天青当然不会犯低级错误,江晓的更衣室依旧未变,海天青是在另外的一个更衣室布置的。

    江晓在卫浴间里仔仔细细的清洗了一番,在国家队随队人员的催促下,他迅速沐浴完毕,换好了崭新的国家队服,跟着工作人员走了出去。

    自从他在球员通道里走出来的那一刻起,本就喧嚣热闹的赛场,气氛更加热烈了。

    绿茵场地在星武者的工作之下,已经恢复了平整、甚至连草皮都是一片翠绿,这里仿佛没有发生过任何战斗,周围那些稀碎的铁笼早已拆去。

    在阳光的照射下,部分地块的草皮还湿漉漉的,水珠映出了晶莹的光芒。

    江晓看到了那伫立在中场南侧,靠近观众席的领奖台,并没有一般竞技中获得1、2、3名的高低台阶,那里就是一个大平台。

    被工作人员邀请上去的,除了江晓之外,还有国家队个人赛的团队工作人员,在华夏总领队的强烈要求下,其余个人赛的参赛队员,纷纷从南侧观众席上跃下来,加入了华夏方阵之中。

    除了华夏的方阵,在这块场地上,没有任何意志共和国和霓虹国的选手和工作人员。

    在那巨大的颁奖台上,一个金灿灿的奖杯。

    在这光鲜亮丽的奖杯背后,蕴含的不仅仅是血与泪、更是残酷的事实,仿佛第二与第三都不配拥有任何姓名。

    江晓发现自己错了,他原本还在想着尼尔·穆勒是否有能爬起来领奖,但现实的一幕是:星武世界,胜者为王。

    方星云作为江晓的领队教师,行走在近30名的华夏国家队工作人员之中,不大不小的方阵浩浩荡荡,相比于其余几名个人赛的参赛学员来说,这些中年人的情绪似乎更加激动,热泪盈眶,对着四面八方的观众席不断挥手。

    在现场主持人的指引下,一众人踏上了领奖台,几名西装革履的男子站在台上,肤色不一,是本届星武世界杯的主办方人员。他们礼貌的鼓掌,看着这支团队走了上来。

    华夏团队的工作人员们,自动的站在了后排,让这群参赛选手们站的稍稍靠前一些,江晓却是被推到了最前方。

    而江晓的眼神,也定格在了那小桌上的金色奖杯之上。

    这座奖杯和足球大力神杯有些相似,同样的色泽和材质,形状都有些相同,但是下方印刻的运动员,却是只有一名。这样以来,无论是在外观上还是在寓意上,都有了很大的差别。

    那金色的奖杯上被刻出了金色的模糊人影,他双手高高托举地球,相比于那托举地球的模糊人影来说,地球部分雕刻的却是异常精美,在那高低起伏的立体地形上,甚至能精准到气球上的每一个大洲区域。

    西装革履的主持人站在一旁,拿着麦克风,低头看着手中的纸张:“2017年,星武世界杯个人赛,冠军·华夏·四号!”

    主持人拉着长音,用那怪异的强调念着中文:“江!小!皮!”

    “哦吼!”

    “哇哦!!!”身后众人的欢呼声,融入了全场数万人的声浪之中。

    “拿奖呀。”

    “快去。”身后几个队友将江晓推搡上前。

    江晓一手拿起了那金灿灿的奖杯,这重量却是出乎了江晓的预料,它远比想象中的更加沉重。

    “呯!”“呯!”

    正在愣神间,领奖台两侧的礼炮轰然作响,吓了江晓一跳。

    漫天金色的彩纸与彩带冲了出来,挥洒而下。

    江晓微微张大了嘴,仰头看着那漫天飘扬的彩纸,倾洒而下,他忍不住摊开了双手,透过那铺天盖地的金色纸雨,望向了正前方,那南侧的观众席。

    在那里,夏妍带着宋春熙的团队,带着观众席上的所有人,激动的欢呼着,跳跃着,摇摆着手中的小旗。

    江晓也找到了那熟悉的倩影。

    韩江雪十指交叉,双手成拳,抵在鼻尖上,这样的姿势,却是与之前比赛时她的姿势如出一辙。

    但是这一次,她双眸中泪光闪烁,默默的看着江晓。没再摇头,而是不断的轻轻点头。

    江晓的目光稍显迷离,脑海中浮现出了一段段回忆,雪原、兵器库、火山、黑岩山、炎判所、火源山脉、厄夜山、雪山域、暗殿、康克金德......刀、箭、匕首、拳脚......

    一个个枯燥的黑夜,一次次压抑紧绷的神经。

    雪原中一次又一次的绝望与死亡,厄夜山下千次万次机械式的抽刀收刀。

    人们总是把诱饵想象成别人,实际上,诱饵是江晓本人,是最纯粹的江晓本人。双倍的成长速度,代价却是双倍的压抑与辛苦,双倍的苦痛与折磨。

    哪怕是现在,在这最幸福的时刻,还有一个江晓,依旧在那暗无天日的祸影之墟中,与金侣对练,磨练技艺,不曾有半分懈怠。

    人跟树是一样的,越是向往高处的阳光,它的根就越要伸向黑暗的地底。

    领讲台上,江晓咧开了嘴,露出了无比真挚的笑容,他仰起头,再次看向了那漫天飘洒的金色彩屑。

    他右手握着世界杯自然垂下,左手捂住了自己的面庞,心中翻涌的情绪再也忍受不住,滚烫的泪水自眼中滑落,流淌在他那依旧笑容不减的嘴角上。

    如果,

    你们真的知道我经历了什么......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