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无头尸

第十五章 无头尸

    说话这人大概二十多岁,面皮白净,却透着浓浓英气。

    “末将李阎,参见将军。”

    李阎把眼中的凶光一敛,语气平稳。

    这沈鹤言便是冲围那一夜骑青色大宛马,手持铁槊的骑将,五品的朝廷武官,也就是说,此人身具龙虎之气,那日李阎所看见的黑熊便是了(明朝五品将职胸前绣熊罴)。

    “你等弟兄从倭人处缴获的东西,我已经呈递给提督大人了。”

    “有劳将军。”

    “兄弟,咱们明人不说暗话,此次平倭,我以都司之职领先锋右营骑兵一千三百人,你们这次归营听调,就不要回祖将军那了,跟着我干,如何?”

    “一切全凭上峰吩咐。”

    李阎拱了拱手,说着他抬起了头:“未请教将军名讳?”

    “我姓沈,沈鹤言。”

    那年轻人把那个穿着喇叭裤的男人拉了过来。

    “这是我右军扛纛先锋宋懿。你二人枪术系出同门,说不定还是老乡呢。”

    男人脸色生硬,李阎主动地拱了拱手。

    “我是河间人,不知道兄台是?”

    好一会儿,男人才勉强回答:“霸县。”

    沈鹤言挠了挠脖子,打了个哈哈才说:“老宋就这个鬼脾气,你别见怪。”

    “宋先锋一看就是方正刚直之人,跟这样的人打交道,最省心力。我怎么会见怪呢。”

    李阎笑眯眯地,脸上不带一丝烟火气。

    “将军……”

    一名门下小校三步并成两步,走到沈鹤言的身边耳语了两句。

    “真有此事?”沈鹤言眉毛一挑,冷笑一声:“那就别怪我不留活口。”

    说着,他急急忙忙地冲着李阎说:“兄弟,等我处理了些许琐事,咱们再聊。”

    李阎目送两人远去,心中还在考虑武官和龙虎气的事情。

    按照探索记录当中所写的,龙虎气并非大明独有,只是叫法不同,比如小早川的大名血脉鬼神之力,其实也是龙虎气的一种,

    杀死拥有龙虎气的人,在购买权限当中也会出现龙虎气的选项,但是数量极为稀少,又非常凶险,所以后来的阎浮行走,选择了另一条路,册封。

    明朝科举制度完善,阎浮行走想考取功名得到皇帝册封,那是痴人说梦,当然,就算不读书,被皇帝宠信,在明朝获得极高权位的人也非常多,像是刘瑾啊、冯保啊,魏忠贤啊……

    咳咳……

    军功!

    毫无疑问,绝大多数阎浮行走,都是通过这条路来攥取龙虎气。

    不过,李阎想得更多,除了这三条路,想要获得朝廷册封,还有捷径可走,比如天师道……

    想着这些,李阎倒觉得肚子有些饿了,于是迈步走出了大营。

    说起来,李阎虽然对历史上的壬辰战争没什么印象,但想到在国内的舆论环境下,这场战争很少被人提及,那应该就是打赢了。

    ……

    明军大营驻扎在肃州城内,距离平壤不足百里。

    宁远伯,山西总兵兼备倭提督将军李如松居于案右,天师道高功法师,神霄紫府保国法通弘烈真人易羽居于案左,案首空悬。

    营中包括朝鲜大臣柳成龙,朝鲜将领李溢,明军将领李如梅,李如柏等一干人。

    宋通译居于末位,心中忐忑。

    “经略大人他?”柳成龙开口问道。

    “宋经略称病,不必等他。”

    说话的正是易羽,他脸上浑不在意地笑着,随手拿起案上的梨子咬了一大口,汁水四溅。

    李如松的神色有些尴尬,但还是咳嗽一声。

    “开始吧~”

    众人商谈的,正是攻取平壤的相关事宜,众人你一言我一语,什么地势,兵阵,粮草,火器……聊得火热。

    易羽像是个泥塑木雕,一句话也插不上,李如松等人似乎也没有询问他的意见的意思。

    这位天师道的高功法师自顾自地把玩着手上的扳指,神色玩味。

    “师哥师哥~”小道童扯了扯易羽的衣角,“城中有………”

    “嘘”

    易羽把食指放到嘴边。

    “阿朏(fei),饿了就吃东西,闲话别说,闲事别问。”

    “哦~”

    安抚了师弟,易羽把梨核一扔,暗自瞥了瞥嘴。

    “三清爷爷在上,没点幺蛾子,你们这帮丘八哪儿晓得我天师道的手段……”

    ……

    早晨下了一阵小雨,风片雨丝落了很久,军靴踩在路上能拔起一片黄泥。

    肃州城门口,街上尽是流离失所的朝鲜百姓,他们在寒风中缩成一团,眼神麻木,

    李阎找了个担食摊子坐下,比划着要了一碗猪杂汤,递过去几个铜板,那满裙油污的老板吓得连忙摆手,李阎把铜板放到砧板边上,端起海碗往毡布下仅有的一张小木桌旁边走去。

    “老丈,挤一挤。”

    木桌边上这位食客一抬脸,倒是让李阎吃了一惊。

    方面紫髯,双眉斜飞如鬓,身上的蓑衣和裤脚沾着雪水和泥土,腰间挎着一把长剑,身子虽然有些佝偻,却有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

    这人身子往旁边一挪,冲着李阎笑了笑。

    风把挂在白桦木栏杆上的草帽吹得左右乱晃。李阎缩着身子和老人坐在一起,他三两口就把汤喝了个干净,味道不甚好,胜在能暖身子。

    水潭里涟漪阵阵,那紫髯老人看着细败落冷清的街面,雨点落在难民们的脸上,顺着眼角缓缓滑落。却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喟然而叹:“宣室求贤访逐臣,贾生才调更无伦。可怜夜半虚前席,不问苍生问鬼神。“

    “老丈也是随军的明人?”李阎随口问了一句。

    “李提督帐下的赞画(参谋),不入品。”

    老人端详了李阎两眼:“咱大明的军队一股脑儿的进了肃州城,缺屋少帐,占了这里老百姓的房子,封了这里的粮仓,这也是没法子的事,毕竟,我们来这里是要打仗的,士兵得养足力,只是该算给人家的,一点也不该少,你这后生鹰视狼顾,良心倒还不差。”

    李阎扯了扯嘴角,权当他是夸自己,只是没有继续聊下去的欲望了。

    老人伸了个懒腰,抓起草帽就要离开,身子忽然一顿。

    “嗯?”

    李阎猛地站了起来。他眼角瞧得分明,一具无头黑尸从街角一闪而过!

    “关城门!”

    街角杂乱的马蹄声音穿了过来,骑在马上那位明军目眦欲裂,头上的网巾被撕裂,披散开的头发上带着血迹,身上的盔甲坑坑洼洼的,十分狼狈。身后十七八骑马踏黄泥,奔雷似地朝城门冲来。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