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全都拿走

第十九章 全都拿走

    你发现了同行者!

    你获得了如下信息

    姓名:张明远

    状态:无

    专精:古武术69%/100%

    技能:惊鸿一瞥

    传承:???

    同行者:对阎浮行走的代称的一种,指可能发生利益冲突,但目标一致的其他行走。杀死同行者不会获得任何奖励。

    李阎这次阎浮事件的目标还剩下两个,一个是打到九龙城寨的第七擂台,一个是唤醒古小说钩沉里的姑获鸟残魂。前者,李阎已经连胜十场,再赢两场的难度不大。而后者就麻烦得多了。

    其实换个角度想,阎浮事件的要求是唤醒姑获鸟的残魂,却没有要求一定要一个人完成。同行者这个称呼已经说明了很多问题,原则上李阎和张明远完全可以联手去寻找有关姑获鸟残篇的消息。

    可阎浮事件的内容里写明了,入手的残篇越多,奖励越高,而残篇,最多只有五张而已。

    那么谁拿多?谁拿少?

    福义大厦的白炽灯昼夜不灭,但冷清的角落肯定不少。李阎坐在一边的台阶上,翻看着惊鸿一瞥带给自己的信息,如是想着。

    “来了。”

    李阎忽然开口。

    张明远闻言脚步一滞,然后在李阎身后三米左右站定。

    “其实我在拳台上听见有个叫李阎的人的时候,就应该想到是你。”

    张明远的声音很清澈。

    “河间瘦虎。”

    李阎咧了咧嘴,他总觉得从别人嘴里听到这种话有些羞耻。

    北方的武术圈子不大,张明远认识李阎,李阎也对这少年的出身有些猜测。

    他转过身子,把握着自己的语气:“我这个人不喜欢打嘴炮,今天破个例,大家来到这儿,各有各的缘由,我不问你的来历,你也别问我的,把你手里那张残篇交给我,姑获鸟我来找,你趁着这段时间多赚点数,等着走就行了。如何?”

    张明远摇了摇头,徐徐地说:“我刚刚见了何昌鸿,说想跟你打一场,他跟撑你的那女人不大对付,一口答应了。”

    李阎闻言,有些惊讶地挑了挑眉毛,没说话。

    阎浮事件里写得明白,一旦输掉拳赛,将无视事件进度,立刻回归,对于阎浮事件中发生的一切,再也无法干涉。

    “我这个人……比较直接。”

    张明远思索着说:“我不太想跟别人合作,信不过。咱俩拳台打一场,输的,一无所有,赢的,全都带走。”

    李阎轻轻地笑出了声,拍拍屁股站了起来,朝着电梯走去。

    “你到底答应不答应?”

    张明远追问了一句。九龙城寨这样鱼龙混杂的环境当中,两人之间的博弈可以变得极为复杂。张明远有自知之明,他只有十九岁,虽然自幼习武,但是阅历太浅,没信心跟李阎这种成名已久的老江湖熬神,反倒是拳台上见的干净。所以他有点怵头李阎不接招。

    “明天拳台上见。”

    李阎进电梯之前甩了一句。

    随着电梯门缓缓合拢,李阎的双眉骤然拧紧。

    “不是他。”

    李阎回到茱蒂的包厢门前,手指碰到把手的时候,门自己开了,一行人从门里出来,为首的是个脸色乖张的年轻人。

    何昌鸿上下打量了一下李阎,怪笑了一声:“阎王是吧,我倒要看看明天是谁见阎王。”

    李阎一愣,那帮人已经走开了。他往屋里走去,正看见不动声色抿着红酒的茱蒂和一旁沉吟不语的红鬼。

    “阿阎,你需要乜样的兵器,我这就让红鬼帮你准备。”

    “兵器?”

    李阎大概明白了刚走的那人就是张明远嘴里的何昌鸿。这时候茱蒂开口问他要什么兵器,李阎立刻回想起了张明远手中那杆裹着生铁的大烟杆。

    八卦掌中,奇门兵器颇多,可正如太岁余束所言,河间李氏是散家,对八卦门里的兵器,李阎只有一两种娴熟,可李氏之中,自然有家传的兵械打法。

    “红鬼哥,帮我准备一把长剑,至少在一米以上,一米三最好。”

    “冇问题。”红鬼瓮声瓮气地回答道。

    ……

    “阿阎。”

    傍晚,红鬼忽然叫住了李阎。丢给他一只香烟,趁着李阎点火的时候开口问道。

    “我前一阵子让你去检查身体,你去了冇?”

    “红鬼哥,不是这么啰嗦吧,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心里有数的。”

    李阎叼着烟回应。无论红鬼是不是真心实意,他对自己确实很照顾。

    “你见过太岁啦?”

    “见了。”李阎点点头。

    “太岁看你打拳的时候,就说你气虚力躁,或有恶疾缠身,你有事不想跟我说,我不在意,可你才来城寨十几天,我不想这么快给你收尸,实在不行,休息一阵子吧,茱蒂那里我去说。”

    李阎看着红鬼的眼睛,好一会儿才移开视线。

    “红鬼哥,你这样的性格,不适合在城寨里面揾饭吃的。”

    “太岁也这么说。”

    红鬼有些自嘲地笑出了声,把头转向李阎:“我认真的,太岁说再这样打下去,身体撑不住。”

    “红鬼哥,明天太岁会不会看我打拳?”

    也许会,也许不会,看她安排,怎么了?”

    “你务必让她,看我打完这一场。”

    “……好”

    当李阎回到苏庙街的公寓里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多钟了,李阎捂着鼻子地打开自家房门,他还是不太习惯公寓后面那家地下鱼蛋加工厂的味道,不知道是不是李阎的错觉,他总觉得这味道越来越重了。

    没有多久,忽然有人敲门,李阎打开房门,女孩那张纯洁又有点害羞的稚嫩面容。

    “阿秀,这么晚了乜事?”

    “阎哥,我妈听说你一个人住,特意给你做了叉烧,谢谢你照顾我。”

    阿秀手里提着餐盒送到李阎面前。

    “替我谢谢你妈妈。”

    李阎也没有客气,有时候他回来得晚,又没吃饱,阿秀的母亲总会给他送些做熟的东西过来,味道还不错。

    “对了阿秀,我看你家最近晚上不开灯啊,总是点蜡烛。灯泡短路啦?”

    九龙城寨私接电路严重,接触不良更是家常便饭。

    “是,电路故障很久了。”

    阿秀低下头,有点不敢看李阎的样子。

    “这样好了,我去你家看看,看看能不能修好,正好我还没有见过伯母。”

    阿秀忽然抬起头来,回绝得异常干脆:“不,不用了。”

    “哦,那好。”

    李阎有些迷糊地眨了眨眼睛。

    “那,我先走了。”

    阿秀蹦蹦跳跳地离开了,比起李阎刚刚见她的时候要活泼很多。

    李阎回到屋里打开餐盒,米饭还冒着热气,筷子夹破荷包蛋流出金红色的糖心,碗的边上有即几颗嫩绿色的青菜,上面覆盖着一大块叉烧肉。让人食指大动。

    李阎手肘倚着桌子,端详着桌上的叉烧饭,恍惚间,觉得城寨的日子过得蛮有滋味。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