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天只一算(二)

第三十四章 天只一算(二)

    外围的倭寇根本阻挡不住以牛头旃檀为首的几尊强大野神,加上战场上还有先锋营王凉等人的骑兵队伍虎视眈眈,也抽不出太大力气阻碍他们。

    甲斐之魂(264)

    基础增幅:攻防增加86%(随减员下降)

    吮魂:略

    李阎部队(未命名)(482)

    基础增幅:攻防速增加50%(固定)

    明然:略

    没有多久,李阎率众和摆出鱼鳞阵势的赤备军短兵相接。

    牛头旃檀好似披上一层血泥的战争堡垒,赤备的战马冲撞过去,连人带马都被揉碎开来,血骨瓢泼。

    赤备军出名视死如归,看见这样的场景也一阵阵的头皮发麻。

    金岩蛙拼着蛙蹼受了两刀,用舌头洞穿一名赤备脑袋以后,明显感觉不对,舌头闪电似的连点,戳进赤备的脚裸,只废不杀。

    一向勇猛无匹的赤备军也没有见识过这样怪异凶恶的队伍,阵型溃散开来。

    但是看得出来,牛头旃檀和金岩蛙身上伤势在不断积累,一些诸如食甲狐狸之类的乡妖更是没几个回合就被赤备乱刃分尸。

    而除了几名强大野神周遭之外,赤备军的伤亡不算大。

    这些乡妖的悍不畏死换来的,是九翅苏都拱卫的李阎队伍几乎插入了小西军团心腹!

    小西行长身边的家臣旗本将领倾巢而出,拦在李阎身前。

    邓天雄,刁瞎眼被纷纷被缠上,蝎子的巨大阴影和黑色花瓣飘舞下,这些倭人将领都分外凶猛,除了李阎,其他人普遍处于下风。

    “铛~”

    加藤虎手持长矛迎上李阎,枪锋缠斗不过两合,双臂就一阵发麻,落下的雨水渗进嘴里,味道发苦。

    “不是对手啊。”

    李阎双眼发红,生铁钩镰枪挑过对方肩甲,接着仰手回扫,这一枪头如果撩在实处,加藤虎双眼不保!

    桓侯八枪本是马上枪术,除了枪术,马术也很重要,李阎毕竟生于当代,马术并不精通,在初入的时候,阎浮曾经为他加持了70%的马术专精,可和枪术不同,马术并非他经年累月苦练得来,所以马战时,李阎有明显的晦涩。

    而经过这些天的不断磨合,李阎的马战枪术,强了不止一筹。

    眼看枪头噬向加藤虎,一骑放弃眼前对手,替加藤虎拦下李阎的戳扫。

    那人头戴燕尾型兜,身穿白色羽织,手上宽大的马刀和钩镰枪架在一起。

    加藤豹。

    加藤虎心中惊惧稍减,身后一只蝎子尾巴冒了出来,蛰在一只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细嫩手掌上。

    空气中传来女孩的悲戚声音。

    “菜菜子。”

    王生惊叫着甩出长刀,被加藤虎偏头躲过,蝎子尾巴也随着消散。王生身前那倭寇眼看王生武器已失,大喝一声长刀刺向他的腰腹,王生扯紧马鞍扭过这一刀,在那人惊骇的眼光中,一弓背抽在他的脸颊。

    解决了这名倭寇,王生低伏着身子伸长手臂去勾一具倭寇尸体旁的长枪,一名赤备让过乡妖的撕咬,长刀劈向王生脑袋。

    一缕阴气森森的黑色长发缠住赤备的头发,倭寇身体一滞,但这刀还是砍了出去!

    “砰!”

    一枚子弹先后穿过他的盔甲和大腿,趁着赤备吃痛,一头妖虎直接扑倒了他。

    蒙蒙的白色雾气收进王生刀鞘,菜菜子再战不能。李阎单手架住加藤虎,加藤豹的兵器,手里的柯尔特手枪还冒着烟。

    腰上别着的柯尔特手枪,本来是李阎的杀手锏。体积小,威力大,抽枪就打,尤其是马战腾挪间隙很大,飞蝗石,没毛箭,哪里比得上手枪?

    这一枪李阎本来是留给小西行长的,可他瞥见王生遇险,几乎没有思考地举枪射击,失了一手先机不说,还在两名倭人大将面前占住左手,只剩右手招架。而调转枪口已经来不及了。

    可那又如何?

    李阎眼中冷如利剑,两名倭寇将领怒吼着发力去压他的兵器,李阎翻腕一甩,柯尔特砸向加藤虎的眼睛,右手一松,钩镰枪被压向左边,解放双手的李阎双手握住枪杆,在马上一个后仰,双臂发力,铁铸的枪身划了一个大圈,不仅逼退两人,还挑碎了加藤豹胸前的甲胄,接着一个打挺坐稳马背,长枪毫无间隙地刺向加藤豹。

    以一敌二,丝毫不退!

    加藤豹马刀迎上钩镰枪,一旁的加藤虎矛尖戳向李阎面门。

    不料枪尖沾到马刀的刀刃,却刺啦一转,钩镰枪血槽上洒出去的雨水杨了加藤豹一脸,而枪身平直甩过,砸在旁边的加藤虎的矛上。

    加藤虎接连受了李阎几次长枪挥撞,虎口吃痛之下微微颤抖,眼前这男人枪法凶狠之余,一阵又一阵的爆发力也让加藤虎胆战心惊。

    这时候,一件李阎也想象不到的事情发生了,胯下那匹双眼发红的战马,竟然逮住一个机会,一口板牙咬住了加藤豹战马的脖子上!

    青鬃战马的牙齿上沾满滚烫的马血,它双目血红,竟然硬生生从加藤虎坐骑的脖子上咬下一块肉来!

    加藤豹马上一个不稳,李阎长枪已然杀至!

    乌云中又是一道闪电劈过,加藤豹右手捂住喉咙,粉色气泡在嘴里翻涌,脸色迅速灰败。

    加藤虎悲嘶一声,身后的黑色蝎子突兀地显露出来,长矛高举过头顶劈落。

    李阎旋拧枪身,抬手便刺,一声奇异地吼声丝毫不惧,迎上了蝎象。

    大名鬼神之力对上混沌纹身!

    二者胜负不好说,可加藤虎长矛抵在李阎缨冠三寸余的时候,李阎长枪已经穿透了加藤虎的胸膛。

    “小西受死!”

    李阎抽出枪刃,双眼圆睁,满脸的血点更添几分狰狞。

    小西行长哀叹一声,加藤兄弟已经是他身边最后的王牌,竟然不是眼前这明人的一合之敌。他握紧手中武士刀,此刻他前面是朝鲜义军,两侧是明军的骑兵。雨夜下那枪术迅猛如雷的明军将领悍然杀来,自己已经无处可退。

    “赤备军,杀上去!”

    小西呼喊一声,心中已存死志。

    一阵惊惶的嘈杂声音从朝鲜义军的方向传来,雨夜乱战当中,所有人仅凭偶尔的电光看清战场,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李阎此刻杀意已决,尖刀似的的队伍距离小西不足二十米!

    嘈杂声音先是扩大,然后一点一点湮灭,像是一股钢铁洪流涌入混乱战场。

    一道粗狂如水缸的蓝紫色闪电亮起,整个战场刹那间亮如白昼。

    王凉惊鸿一瞥,只感觉所有的血液都往头上涌去,脑子都几乎炸开!

    黑压压的人马,山林般耸立的刀剑,以及……战国大名的旗帜。

    风雨声骤急。

    立葵纹,本多忠胜!

    地榆雀纹,柳生宗严!

    二头立波纹,斋藤道三!

    藤巴纹,黑田长征!

    最后是祗园守纹。

    西国无双,立花宗茂!

    ……

    大同江冰流湍急,江上漂流的晶莹冰块之间相互碰撞,叮咚作响,一只消瘦却有力的手臂扬出江面,水花四溅。

    黑田和尚越出水面,一道鲜红色的狰狞疤痕贯穿他的脸庞直到耳后,破烂的僧袍上是化不开的血迹。

    他嘴里咬着一尾活鱼,双臂扒住岸上的泥土,贪婪地吮吸着鱼血和鱼汁,小腿上抓着一截断臂,惨白色的手指几乎陷进和尚的肉里,即使被砍断,也依旧不肯放手。

    断臂上裹着青色虎头兽吞护臂。

    好一会儿,黑田吐出干瘪的鲜鱼,不受控制地放声长笑起来,笑声穿透长野,头上的乌云汇聚得越发浓厚……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