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最后一首

第二十二章 最后一首

    排气管吐出废气,公交车已经远去。天上有车轮轧动的声音,大雨将至。

    李阎站在道旁,头顶的牌子上写着“胜利农场”的字样。

    一样望过去,是大片的林荫道,

    山脚错落着大片的云杉和奶白色的西洋雕像。

    远处有防火的瞭望塔。

    “你的对手传承为:迦陵频伽。”

    迦陵频伽,又名妙音鸟。

    《慧苑音义》云:“迦陵频伽此云妙音鸟,此鸟本出雪山,在壳中即能鸣,其音和雅,听者无厌。

    妙音鸟?

    他迈步往里走了没有两步,视线移动,身边刹那间人声沸腾!

    李阎五感全开,脚下左边转了半圈,右边转了半圈,把四面都收入眼下。

    空无一人。

    可是口哨,呐喊,叫好的声音却不断汹涌而来。

    李阎的脚步挪动,背靠一颗云松。

    一座宽敞的舞台就这么在李阎的眼皮子底下从地上长了出来,

    电线,音响,军鼓,贝斯,话筒一应俱全。两边搭着红帷布。黄嫚,台中央插着龙旗。

    口琴和木吉他飞舞在半空中,自己演奏起来。

    前奏李阎很熟悉,是九十年代风靡一时的《同桌的你》。

    这些诡异的乐器给人的感觉就像是,藏着梁野的随身听一样……

    “行走大人请注意,你踏入了东北旺万寿堂(今胜利农场商演露天舞台)的范围。“

    “范围内的器乐将使所有行走获得特殊状态。与器乐相关的阎浮传承,可以通过分析,获得调整状态的能力。”

    “当前附加状态为:所有行走伤口愈合速度增加百分之百。”

    妙音鸟?

    器乐附加状态?

    不会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吧?

    李阎捏紧手里的随身听,心中有不详的预感。

    轻微的脚步声音传过来,对面走来一人,戴着红星军帽,他面对李阎,手上翻出一把狗腿刀来。

    印记空间,“十都”。

    李阎放开顾虑,环龙长剑直指男人。

    确认过眼神。

    没有一句废话,两人同时冲向对方!

    狗腿刀和环龙撞在一起,两道身影惊鸿一般交错而过,李阎的手背,那人的胸口,同时崩裂出一道伤口。

    妙音鸟和姑获鸟一样是羽类传承,两人又都是“十都”的评价,身体素质大致相当,两人试手不亏不赚。

    “因为妙音鸟传承的缘故,你的愈合速度提升仅为50%,而对方的伤口愈合速度为200%”

    男人胸口的伤痕已经止血,李阎一口痰吐在地上。对面男人再次冲了过来。

    “梁野!”

    李阎喊了一句。

    +字键放到最大,梁野开了嗓:

    我没日没夜的追寻你

    你如此美丽

    到底是什么塑造了你的血肉之躯?

    猎人乐队,《那不是我》

    万寿堂的附加状态果然模糊成了一片“???”,台上的各种魔怪乐器都停了下来。

    可没等李阎松口气,阎浮的提示又让他心里一沉。

    “器乐更换!当前器乐附加状态为:所有行走防御力下降百分之百,因为妙音鸟的缘故,你的防御力下降百分之两百,对手防御力下降百分之五十。”

    李阎有心让梁野停下,可梁野不唱,万寿堂上的器乐就会开口。

    “梁野,换一首。”

    李阎让过划过耳际的刀锋,小腿把军帽男人蹬开,胸口也受了一脚。

    随身听的喇叭顿了顿,梁野再次开唱:

    这一程,行路迢迢,他把乡音,背挂在琴上。

    一言语,天地苍苍,扶着一首歌,路过一个村庄~

    暗杠,《走歌人》

    “器乐更换!当前器乐附加状态为:所有行走移动速度增加50%,因为妙音鸟的缘故……”

    “换!”

    梁野也急了,随身听里号角轰鸣:

    谁不想名利双全?谁愿穷困潦倒讨人嫌?

    所以既然不能名垂千千古,有人宁可遗臭万万年!

    耳光乐队,《艺术男儿当自强》。

    “器乐更换!……因为妙音鸟的缘故……”

    “换!”

    李阎大喝。

    随身听里只一把木吉他飘扬:

    我眼望着北方,弹琴把老歌唱

    没有人看见我,我心里多悲伤

    野孩子《眼望着北方》

    “器乐更换……因为妙音鸟……”

    “我日!”

    ……

    “啊切!”

    任尼打了个喷嚏,紧了紧身上的西装。又鼓弄起手上的游戏手柄来。

    眼看着天上要下起雨,他坐在台阶上,头上是乌青色的房檐。

    一道电光擦破云端。

    ……

    环龙旋舞激荡,剑势沉如钱塘江潮。

    李阎逼退红星军帽男人,两个纵越拉开距离,身上深深浅浅十几道伤口。

    “别白费力气了。”

    男人把帽子一摘。

    “虽然我不知道,你口袋里的怪东西是从哪里弄来的。但是遇到我算你倒霉。”

    他擦去狗腿刀上血迹,古铜色的脸盯着李阎。

    “在现实里,我是北京音乐学院的高校教授,主修通俗音乐史。”

    一只巴掌大小,白面五彩羽毛的鸟站到他的肩头。

    “民调,摇滚,爵士,灵魂乐,蓝调,嘻哈乐,索尔,管弦乐团,只要是你说得出的音乐类型,我几乎都有所研究,平常想发挥妙音鸟的全部威力,还需要戴耳机,但是今天。”

    男人握紧刀柄。身子矮伏。

    “这里是我的主场。”

    李阎把黑色龙旗插在地上,嘴里嚼动青枣。嘴里含糊不清。

    “梁野,歇吧,不费劲了,咱莽死他。”

    “先等会。“

    梁野费了好大劲头,才从随身听里挤了出来,男人随意一瞟。惊鸿一瞥里这个人的威胁程度是白色,也就不再理会。

    梁野三步并作两步走上露天舞台,一把抓起话筒,对着男人怪笑一声:“你说,什么歌儿你都懂一点是吧?”

    “一点可能还多。”

    同行相轻,何况还是野路子碰上学院派,两个人语气都冲。

    “那你试试这个。”

    “哦?”

    男人一仰脸,蓦地朝台上的梁野冲了过去。狗腿刀直指梁野的脖子,不打算给他开口的机会。

    懂归懂,傻呵呵站在那里看着对手动作,那就是蠢了。

    白金虎头吞刃往前一送,拦腰截住男人去路。

    男人腰上使劲,身子旋拧让过枪头,脚下一蹬台面,折身朝李阎冲了过来。

    此刻台上放的是老狼的《情人劫》,李阎的爆发力和神经反应速度都有少量提升,可男人的爆发力强了怕是有一倍还多,加上两人都擅长快攻,要不是李阎兵器占优,怕不是顷刻间就要被压制。

    梁野清了清嗓子,一撩手上吉他。

    男人说自己是音乐教授,耳朵确实毒。

    梁野一个前奏,他心中就有了计较。

    “摇滚乐对吧!布鲁斯?雷鬼?还是重金属?朋克?放克?”

    梁野不慌不忙,冷冷一笑:“二,人,转!”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