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螳螂,蝉,黄雀

第二十一章 螳螂,蝉,黄雀

    阮安明两脚摆荡在空中,海风灌进他宽大的衣裤当中,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像是滞在半空中。

    这男人的力气全压在了手上的黑褐色竹枪上,往薛霸的眼睛里扎进去。

    至少有七八只呼啸而来的箭矢,箭头扎在阮安明的后背上,被一只从他袖口里透出来的青尾鸾鸟衔了去,然后连箭带鸟一起消失不见。七八杆箭射过来,阮安明背后七八只青鸾交替盘旋。竟然一杆不差,全都衔了下来。

    太平文疏·飞鸾

    手提竹枪的男人露出白森森的牙齿,眼前全是这半大男孩黑白分明的双眼,眼中的酷戾之色正浓,却被突如其来的白金色吞刃晃花了眼睛。

    砰~

    竹枪从头开始,处处断裂,碎片崩飞,那吞刃势不可挡,从竹枪头往下撩,刃面硬生生撩到了阮安明的小腹上,把这个男人直接抽飞了出去!

    正是李阎。

    他一开始单手抓枪从船上跳下。抖出虎头大枪挡在薛霸的脸上,扭腰上撩枪杆,才有了刚才这一幕。

    船上的人瞠目结舌地看着阮安明倒飞在海面上,身子像一颗石子,在水上连打了四五个水漂,才风车似的沉入海面。一时间鸦雀无声,连喝骂和瞄弓都忘了。

    李阎的力气用尽,眼角瞥见那个叫敏的男人的脸透出水,想也不想一脚踩了下去,整个人扑通一声也沉入海里。

    水中的鲨鱼闻腥而动,整个海面除了四处飘荡的尸体和血水,什么都看不见。

    “阮头儿!”

    “天保哥!”

    两边的海盗冲着水面不断呼喊。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雷三眼珠一转,也冲着海面“天保大哥”“天保大哥”喊个不停,要是旁边有手绢,没准还要哭上两句。

    而这个时候,查小刀还有船上几十个高里鬼,却消失不见了。

    水上一片寂静,忽然,浪花涌动,李阎把薛霸顶了起来,一把抓住泉郎斗船阀的木板。背着薛霸爬上了船阀。

    有红旗的海盗见状,把小船划了过来,李阎把脖子上还挂着柴刀的薛霸放在小船上,又塞了两颗元谋大枣在他嘴里。

    薛霸

    状态:伤势严重,虚脱(神经性中毒后遗症,毒素已被黑纹龙旗净化)

    薛霸最后能有把敏一起拉下船的力气,现在还能吊住一口气,还要得益于黑纹龙旗的功效。不然的话,李阎背上来这一通颠簸,就能要了薛霸的性命。

    九星黑旗船上忽然传来一阵悲嘶,一具浮尸飘出水面,正是那个叫敏的男人。他身上有几处剑伤,但是不致命,可却被鲨鱼咬了个破破烂烂,连全尸也没有了。

    “真神了天保哥,这鲨鱼怎么不咬你啊?“

    有海盗满脸的惊讶。

    李阎往水里瞧了一眼,黑暗的水下,两条黑背鳍鲨撕咬着黑骑鬼的甲胄,咯咯作响。咕噜噜的气泡上涌,黑骑鬼眼眶里的红芒经久不灭,在水下,分外渗人。

    等鲨鱼下不去嘴,浮上来的时候再用六纹金钱收起它好了。

    李阎笑了笑:“你忘了?我可是天保~”

    他话说到一半,脖子一冷,抽环龙汉剑回身格挡。从水中暴起一团黑光,刀口划向李阎的肚皮,被环龙剑挡住。

    那刀是薛霸手里的刀,人却是被李阎抽飞出去,打了水漂的阮安明。

    刀口纷飞好似漫天雪片,环龙剑光矫健若若龙,火星四起,兵器的脆响乱作一团,李阎骤然遇袭,后脚跟退了一步稳住身子,只一个呼吸的功夫,就抖起剑光,反压了回去!

    铛铛铛铛铛!伧啷~

    刀剑架住,阮安明离船筏尾巴还有两步左右。

    他脸上青筋炸起,泛着阵阵黑气。浑身上下肌肉鼓起,比开始高了两个头,小臂都快有李阎的大腿粗细。

    太平文疏·大明王

    阮安明呼吸粗重。李阎也额角见汗,可他看着对面满身黑气的阮安明,脚把载着薛霸的小船蹬开,语气依旧轻蔑。

    “不知死的鬼……”

    章何旗下,精兵都练习太平文疏之法,虽说太平文疏有四万八千道,但那是神仙的能耐,章何的妖贼海盗当中,有人能练成一道,就是能管几十人的小头目,能练成两道,就是中坚。

    阮安明是章何的亲信,在安南海盗当中,排的上前五,也只练成了三道而已,至于章何本人,太平文疏之法是他传下去的,传闻、这妖贼会用太平文疏八千余道,不过,这显然是吹牛,和天保仔老天护佑是一个道理。

    按照十夫人的说法。这章何会用的太平文疏,不可能超过十五道。可即便如此,也足够让这个三十出头的渔民儿子摇身一变,成了为祸一方的大海盗,掌握安南权柄的三宣都督。

    姓名:阮安明

    妖贼海盗第四把交椅,安南副都护

    状态:轻伤,大明王

    专精:海战85%,刀术70%

    技能:太平文疏·青鸾(抵抗远程射击)

    太平文疏·大明王(全方位素质提升,折寿)

    太平文疏·饮风浴火咒(操控风火之能)

    威胁度:深红色

    “怎么?红旗天保仔,这么快就下场了?”

    “陪你玩玩。”

    李阎心头暗想,你以为还有几场可打?

    说着,李阎逼退阮安明,剑尖一指雷三。

    “我说雷三,按理说下场得你派人,不过我都站到这儿了,也罢,网里的东西,我额外要一成,合理不?”

    雷三肉疼了半天,李阎再三催促,他才支支吾吾的开口:“天,天保大哥出手,拿一成我是占便宜了。我给,我给。”

    他嘴里这么说着,心中却破口大骂:“吃拖鞋饭的小白脸!连自己干娘都要的王八蛋!再要一成?我全给你好不好?”

    他赔笑着,脑袋往旁边一瞥。

    “准备的怎么样了?”

    “还有两盏茶左右,头儿你放心,宝船王打了包票,这是洋人的玩意,整个南洋的海盗,把官府都算上,没人追的上咱!”

    “好!一会东西弄好了,朝着那只泉郎斗的船筏,轰他娘的两炮!把这两个王八蛋,都给我打沉海!“

    雷三脸上肥肉哆嗦,狗皮膏药分外显眼。

    他吩咐着,却没注意,自己船下头,有人从水下悄悄游过来。

    水中本有凶恶鲨鱼,可高里鬼具妈祖之力,不仅天生是凿船水战的油子,更是不会被所有海类敌视,此刻三边的气氛正热,李阎还讨价还价,雷三满心思毒计。

    二十余名高里鬼,却光着膀子潜入海底,朝铁网笼罩的,那片金灿灿的海水游去了

    红旗帮有四艘闸船,两艘广船,此刻趁着所有人不注意,边缘的闸船却悄悄退出去,剩下几艘船,也准备了风帆,大桨。

    义豕朱贲一方的船上,一个看守的海盗软软倒下,查小刀叼着烟,身后是十多号红旗高里鬼。

    “李,咳咳,天保哥让你们准备的东西,都带上了?”

    “都带上了,万无一失。”

    “好,往船上走!”

    ……

    蒙蒙大雾,东印度公司的巨船乘风破浪。

    “还没有,劳伦斯爵士的消息。”

    一名白色军装的士兵低下头。

    “华盛顿!这都是你干的好事,是你坚持不绕路,是你坚持闯进这片,干他娘的海域的。”

    老马丁双目喷火。

    “呦呦呦,这可真是奇怪。马丁先生。”带着礼帽,西服的华盛顿眺望海面,手杖敲着地面。蔚蓝色的双眼有无数花纹流转。

    “我是商人,你是浪迹天涯的雇佣兵,现在劳伦斯失踪,我应该歇斯底里地质问你才对吧?”

    他摆摆手:“放轻松点,马丁先生,我在下议院的时候,就看那个蠢货不顺眼了,他的长相就像我小时候在伐木场帮工时候的工厂主,一个头发花白的酒糟鼻子,他因为我偷吃了两便士的面包把我吊起来用马鞭抽,那个劳伦斯,和那个酒糟鼻子简直一模一样!”

    “我唯一能对他保持忍耐的原因,不是因为他是贵族,而是因为他的女儿真的很漂亮,你知道么?亚麻色的头发,灰色的的瞳孔,像是一头迷路的小鹿,啊他对我说,日安华盛顿先生,你知道么马丁,她就这么掀起她的小裙子,日,安。哦~”

    华盛顿的手杖有节奏的敲着。

    “你他妈已经疯了,华盛顿,那些留着辫子的中国人祖先的鸦片让你失去了神智,你个狗娘养的,劳伦斯失踪了,你知道我们会有什么下场么?”

    “我只知道,我只要一个合适的借口。比如,他死在马拉塔人的暴乱之下,船上都是我们的人,天衣无缝。如果我带回了满船的黄金,瓷器,还有青春永驻的秘药,女王殿下将亲自为我授勋,至于劳伦斯,也许我还能迎娶贵族的女儿,你猜是哪个贵族?”

    “你他妈!”

    “马丁,你以为我和你开玩笑?,我从不开玩笑,看看我们发现了什么?现在,我们有充足的理由让人相信,劳伦斯的失踪,和我们无关。”

    马丁骂骂咧咧地走到甲板上。

    大雾当中,成片的船只轮廓错列,有红帆,天马帆,九星黑帆,犬牙交错的停在海面上。

    “瞧瞧,也许我们可问问他们劳伦斯爵士去哪了?用我们的炮弹和十字弓。哈哈,对了你说为什么劳伦斯的女儿眼睛是灰色,劳伦斯却是蔚蓝色的呢?很有意思不是么?”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