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且采山木棉(上)

第三十四章 且采山木棉(上)

    他这一喊,本来就被红旗海盗压制的一干人等彻底没了斗志,叮里当啷的兵器扔了一地。

    赵小乙昂着脸,眼球里全是血丝。

    “红旗天保仔,果然厉害。”

    李阎把虎头大枪移开多半寸,冲着红旗帮的人吩咐:“都捆起来,吊在桅杆上。”

    说罢。他一挥手:“停船,入港。”

    赵小乙垂下头,没再反抗。

    正在这时,一只红帆小船从诸多纷乱的船只穿了过来,四旗的人本来应该阻拦,但是此刻一个个也都哑了火。

    “天保哥!天保哥!”

    划了百多米,撑船那人仰着脸朝鸭灵号上喊道。

    李阎闻听,走到船边。认清楚那人是红旗帮的一位堂口头领,这才开口问:“旗仔,谁让四旗的炮船入的港?”

    李阎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并不算冲,旗仔却莫名觉得后脖颈一阵阵发凉。

    “是,是潮义哥。”

    李阎舌头一舔上牙膛子,微微颔首。

    “他们人现在在哪儿?”

    “在灵堂。”

    李阎看了一眼码头上各处飘飞的白幡。

    “十……十娘她,什么时间死的?”

    旗仔头颅垂下,神色悲哀:“昨天入夜。”

    说着,他还偷眼瞥了一眼船上,站在人群后面的丹娘。

    没法不注意,一帮子凶汉里头,站着一个亭亭玉立的女人,自然吸引眼球。

    这里要说明一下。

    天母过海之后,六纹金钱不知道怎么的,没有办法继续作为丹娘和黑骑鬼的栖身之地。丹娘和黑骑鬼只能留在船上。

    她被不少海盗认为是妈祖派下凡间,救苦救难的使者,李阎半推半就跟丹娘装作原本不认识,那骑鬼是丹娘的仆人,一通说辞勉强能糊弄过去。

    但是老古,虎叔这些红旗帮的中层,就显得心有疑虑,当初老古是眼睁睁地看着丹娘从李阎脖子上的铜钱里窜出来的,这人不言不语,眼睛可毒,早看出这来历不明的女人和自家天保哥的关系不简单。

    可眼下红旗帮是非正多,又有李阎压着,他也识趣,没多说什么。

    值得一提的是,丹娘在天母过海期间,救了不少海盗的性命,在船上施展法术,为不少被海怪袭击的人祛毒疗伤,一下人获得了不少船员的拥戴,简直把丹娘当做仙女供起来,比如……薛霸。

    “旗仔,我不在这几天,出了什么事,跟我说说。”

    旗仔点点头,向李阎说明了眼下的情况。

    天保仔出海,帮里的人都以为是十夫人的指示。而十夫人她的身体状况,红墙帮的诸位头领之间多有流传,底下人知道不多。

    本来红旗帮准备秘不发丧,等李阎回来再做打算,这也是十夫人生前叮嘱的,不料四旗帮带着大批船队突然到访,似乎早就知道十夫人重伤垂死的消息,其中更有徐龙司这位潮义的旧家主。

    天保仔走之后,潮义便是大屿山临时的大头领,可他面对徐龙司,实在硬气不起来,这才造成现在的局面。

    听到这,李阎不免有些失神。

    这位手段滔天的女海盗,难不成真就这么死了?

    四旗帮的人这次来,名义上为十夫人吊丧,实际上,无非就是趁火打劫。

    一者,订盟时有约,五旗以红旗为尊。到现在大屿山上,还保留着余下四旗的祖上的四色将旗,作为红旗是五旗之主的象征。

    二者,红旗帮手里,有五旗联盟除本帮外,所有外围人员,包括金盆洗手的人员花名册,这些人祖上都是郑氏政权的遗民,如今遍布沿海,商渔农工士无所不包,是五旗联盟生生不息的根基。

    郭婆的目的,无非就是趁红旗帮群龙无首,逼着红旗堂口的头领们把名册和将旗交出来,另行磋商盟主人选。

    另外,徐龙司要求带走郑秀儿,以及所有高里鬼。

    李阎笑眯眯地没说话,好半天才指了指桅杆上的人头。

    “这是虎门总兵,水师提督卓虎兴的脑袋,旗仔,把它挂在哨塔上,祭奠十娘。其他人跟我走。”

    丹娘远远看了一眼,转身要进船,不料李阎叫住了她。

    “丹娘,有事想麻烦你,你也来吧。”

    丹娘默不作声地点点头,李阎的耳边却有他的声音响起来。

    “这种情况下我去,不太好吧。”

    旁人神色无常,显然这话别人都听不到。

    对于丹娘的本领,李阎也有过领教,属于那种明清志异中的山精水怪,穿墙分水,点石成金,虚实变化,妙术无穷。

    至于丹娘的实力,在摄山初见到她的时候,她的水准达到了一个惊鸿一瞥无法识别的地步,这个表现是和貘,太岁,冯夷等人一样的,李阎无从判断。

    可后来尴尬重逢,丹娘除了力气比常人大,一身法力已经荡然无存。

    等李阎从燕都一战里回来,丹娘从那些本质和她接近的午夜鬼怪身上得了不少好处,实力有所恢复。甚至还能帮梁野恢复了肉身。

    至于丹娘是如何修炼的,如今到了什么地步,出于种种考虑,李阎从来没有问过。

    “没什么。”

    李阎嘴唇动了动。

    鸭灵号靠岸,四旗的人一直纠结要不要过来打个招呼,不打吧,没面子,打招呼,黑旗的人现在还在桅杆上吊着呢,这见面多尴尬。

    不过李阎没有搭理他们的意思,而是直接往里走。

    岸边得有数百红旗帮迎接李阎,一个个招呼李阎,脸色振奋。看来也被四旗的人气的不行。

    李阎扫了一眼,才发现红旗帮几个大头领,还有一半骨干左右的骨干不在。

    “潮义,安老鬼,石陀子他们呢?“

    “天保哥,你可回来了,他们都在灵堂。不知道干什么去了。那徐潮义也是个胳膊肘朝外拐的,来了红旗帮二十多年,一见老主子,骨头都软了!真他娘的。”

    有个头领愤愤不平。

    旗仔面上为潮义这个暂时的大头领开脱几句,可看他脸色,也对潮义心存不满。

    查小刀凑过来,脸往李阎这边一偏:“先是放四旗的炮船进港,你回来,他又拉着一帮头领不迎接,这潮义不是要造反吧?”

    李阎摇了摇头:“潮义是十夫人的近卫,资格虽然老,但是摆不平安老鬼这帮人。”

    “你就知道?”

    李阎没回答,而是问道:“四旗的帮主带了多少人进来?”

    “加起来,也就十多人的近卫吧。”

    李阎冷哼一声:“还算他没软到家……”

    说着,李阎心中一动。

    徐龙司是潮义旧主,四旗的帮主只带了十多个人去灵堂,安老鬼是红旗帮的刑堂头领,手下都是刀枪行家,石陀子的人枪法奇准,是红旗帮的火枪队。加上高里鬼,潮义带走的,都是搏杀的好手……

    一个想法在李阎的脑袋里一闪而逝。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