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起航

第四十四章 起航

    “伤很重,一时半会醒不过来。”

    丹娘摇了摇头。床榻上,黑仔的脸色安宁。

    坐在桌子上的薛霸拿香油擦着额头,小声嘀咕:“反正不是章何就是朱贲,弄他们就对了。”

    “养着吧,收拾收拾,咱们下午去泉州。”

    李阎转头看着潮义:“潮义哥,帮里的事靠你照看了。”

    “你放心,啊,对了。”

    潮义开口:“那个姓林的大官,有点不太对劲。”

    “怎么讲?”

    “你说别亏待他,他就说要散步。我一想也没所谓,就答应了。”

    “可后来我发现,他们俩有事没事总往咱们的船厂和库房跑,而且这两天,他故意找咱们的人搭话,包括石坨子,安老鬼,钟瘸,旗仔他们,别说,他们和这林元抚还挺聊的来。”

    “哼哼,这老头官虽然大,但是装疯卖傻,是个折得下身段的人,你觉得如何?”

    潮义想了想:“他高高在上老大人的一张嘴,能敲得了红旗兄弟的墙角,我是不信的。”

    “总之,你多留心。”

    李阎笑了笑,也认同潮义的看法:“郭婆那帮人关哪了?”

    ……

    阴暗潮湿的水牢边上,侄侬睁开了双眼。

    拐角有人影晃动,还传来一阵阵清脆的咀嚼声音。

    李阎把萝卜缨子扔到水里,抬头去看铁栅栏后面,坐在墙角的黑纱女人。

    “你,你给我们粮食,我们帮你杀人。”

    侄侬咽了一口唾沫,说话的时候下巴不住往后缩。

    “唔。爽快。”

    侄侬刚刚跟随郭婆的时候,也是尽露妖冶风采,一手凭空摘人心肺的诡异手段,也让她无往而不利。心中萌生出一种南洋群盗也不过如此的感觉。

    可惜一路太过顺风顺水的人,往往经不住太大打击。

    被李阎一番折打摧残,废掉双手之后,侄侬直接丧失了斗志。

    李阎手里提着食盒,一碟一碟的糕点顺着底部缝隙给侄侬递了进去,嘴里问道

    “你给郭婆做事,他给你多少好处?”

    “他答应每年给我们岛上送足够的粮食,支撑到开海。”

    “没了?”

    侄侬摇摇头。

    李阎上下打量了侄侬几眼:“你们广夷岛一共多少人?有五婆仔血脉的,又有多少?”

    “村子里有三千多人,祖裔,有六十二人。”

    “你的那双手,最远能在多少步内施法。”

    侄侬低眉顺眼的:“三十步。”

    “哦。你跟我说三十步,那就是五十步咯。”

    李阎诈她一诈,不料侄侬反应激烈,她惊慌抬头:“真的只有三十步。我没有说谎。”

    愣了一小会儿,李阎点点头。

    “你们八个人的血脉浓度,在六十来个祖裔里,算多高?”

    “除了兰叟和她身边几位姑姑,应该就是我们了。”

    李阎点了点头,还算满意,三十步的范围摘人心肺,中者必死,侄侬的能力其实并不算弱。李阎在心里盘算了一阵,幸亏当初是自己去对付侄侬,让查小刀去对付其他人。

    侄侬施法需要两秒不到,且必须用手。三十步的距离对李阎来说足够杀她,可查小刀的崩爆米速度就不一定够得上。

    同时,自己没有查小刀毛类传承的毒抗和恢复能力,中了红蝎子的毒,也得手忙脚乱。

    “你们村子里的事,你能做主么?”

    “要,要问兰叟。”

    她怕李阎不满意,又跟了一句:“兰叟是个开明的人。不碍事的。”

    “兰叟是谁?”

    “我的姐姐。”

    “多大啊?”

    李阎鬼使神差问了一句。

    “六十九岁。”

    “哦~”李阎语气听不出情绪:“活了这么久,应该很有两把刷子的吧。”

    侄侬轻声说:“祖裔的能力是天生的,和年纪没有关系。”

    侄侬说着,低头看身前的几碟糕点,用裹成粽子的两只手腕,笨拙地去夹,哆哆嗦嗦的,一不小心糕点就掉在了地上。她咬着下唇,看上去十分凄惨。

    李阎看在眼里,开口说道:“我可以找人治好你的手,但是你必须时刻在我十步之内,不能离开。”

    “没,没问题。”

    侄侬听完,激动地点点头。

    ……

    短刀和枪头撞在一起,当啷作响。

    甲板上,查小刀连连后退,双刀架在胸前,身上的红色百衲衣被戳破几处。

    赵小乙枪杆淋漓抖动,逼得查小刀险象环生。

    “官府想动手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无论咱们放不放林元抚,官府方面都一定会动手,他们从浙闽调集人手和粮食,怎么也要半个月。十天之内,我们一定回来,你放出信去,把兄弟们都撤回来,码头上多派人手巡逻。啃下这块硬骨头,我们红旗帮才有好日子过。”

    上船之前,李阎冲着潮义嘱咐。

    “潮义哥,我走了。”

    “一路小心。”

    潮义瞥了一眼船上和查小刀缠斗的赵小乙。低声问:“你真想拉他入伙?”

    “这么俊的枪法,我可看的眼馋。”

    “赵小乙这人我听说过,悍勇是没得说,他没有亲戚朋友,十岁就跟了郭婆。对黑旗帮感情很深,说实话,很难拉拢。”

    李阎挑了挑眉毛。

    “想拉拢他,不一定非让他叛出黑旗。”

    李阎嘴角一勾:“我可是要让秀儿,做五旗联盟的盟主的。”

    说着,他在潮义耳边耳语了两句……

    “开船!”

    鸭灵号扬起风帆,这次李阎不是去打仗,带的人手不多,两条闸船,一百来人,二十几门炮。

    当然,这样的配置,在南洋已经可以足够豪华。

    查小刀一收双刀,抹了抹脸上的汗。身上带着或深或浅的伤痕,不过很快就痊愈了。

    “够了,不打了。”

    赵小乙面无表情收了枪,他瞥见李阎上船,开口问道:

    “你答应我只要我这一趟出力,你就放了我们黑旗弟兄,是不是真的。”

    “我说话算数。”

    李阎点头,

    “包括我老大郭婆?”

    “当然。”

    李阎应付着,转头去看另一边。

    侄侬的手被丹娘治好没多久,此刻伸着手臂,对着太阳喜不自胜地观赏着什么。

    她手腕上带着一串价值不菲的红玛瑙手串。正烨烨生辉。

    那几名五婆仔的子孙,被李阎放了,此刻围坐在桌上喝酒,对抛弃黑旗转投他人,显然也没什么心理负担。

    比起郭婆,李阎显然要大方很多。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