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章何的锅

第六十章 章何的锅

    “诸位到此,旧怨勿论。蔡某人邀请各位来,即是救难,也是发财。还望各位暂且抛下旧怨,同心协力。一齐应对红毛。”

    蔡牵拱手,朝场上场下的南洋群盗说道。

    “蛇无头不行,有个领头才好做事。倒不是说,当了盟主,就能颐气指使,事到临头,还得大伙商量,可总要有一个,让大伙服气的人,来拍定主意。“

    话音刚落,有人插嘴。

    “蔡老板,蛇无头不行的道理,我懂,可有句话,我不得不问。”

    说话的是白底帮帮主,距离场上的人很近。

    “弟兄们都没走,自然是想掺和一手。也眼馋红毛子的赏金。几位大头领,谁当盟主,也轮不道我们这些小鱼小虾,可有一个人,坐在这桌子上头,我不太服气啊。”

    “愿闻其详。”

    蔡牵一躬身。

    几位大海盗都稳如泰山,他们的名声,或是祖代积累,或是亲手打拼,都远远超过一般的海盗势力,有底气面对任何人的责问。

    唯独秀儿,听到这话心头乱撞,手心的汗,出了一层又一层。

    李阎敲了敲郑秀儿的椅背。冲她笑了笑,毫不在意似的。

    郑秀儿握紧了冲拳头,点了点头。

    “我不服气的,正是蔡老板你!”

    白底帮帮主这个发难,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蔡老板富可敌国,手下的伙计,也个个是高深莫测,可问题是,你不是海盗!拿行里的话讲,你不是这料码!”

    这话一说,场上又乱了,可也有不少人暗自点头,的确是这么个理儿。

    其实蔡牵手底下真那么干净?当然是扯淡,能在这片海上讨出名堂的,个个都是心狠手黑的主,前朝的时候,他蔡氏先人侍奉火鼎公婆的时候,拿土族和客商作活祭,抢了货物,把人扒光了用大鼎烫死,手段之恶劣,比起任何海盗都要残忍。

    可蔡牵心存高志,他执掌天舶司以来,手下直接劫掠客商的活基本看不到了,蔡牵又有官身,所以白底帮帮主这话才有这么一问。

    “要说,蔡老板你是官府和南洋海盗的中间人,介绍我们帮官府打跑红毛子,那没问题,可说你想当我们的盟主,甭怪你家财多少,我白底帮第一个不服!”

    蔡牵听得仔细,脸上也没什么表情,白底帮帮主这话说完,顿时有人聒噪起来。

    “对,蔡牵不是我们这码!”

    “你没资格争盟主!”

    叫嚣之余,有不少冷静的海盗,把目光放到在妖贼的身上。

    昨夜白底帮帮主登上了妖贼的船,这事不少人都知道,此刻白底帮朝蔡牵发难,不用多说,八成是妖贼的指示。

    再看妖贼章何,眼观鼻,鼻观口,泥塑似的。

    “谁说蔡牵没资格争盟主!?”

    这声音苍劲,沙哑,却透出去好远,一时间没人说话。

    一个扶着拐杖的老头子被蔡家的胡姬搀扶着走了出来。须发皆白,眼窝深陷,眸子清亮,不时咳嗽两声。

    “徐爷?”

    白底帮帮主没忍住惊呼。

    场上的人站起来大半,尤其是不少资历较老的海盗头子。脸色都惊讶又恭敬。

    “真是徐爷!”

    这位老人家,诨号关刀徐,资历之老,可以说骇人听闻。

    一百多年前,官府攻占宝岛,东宁国灭亡,郑氏将领流亡珠江口一带,前后策划过几次起事,后来事败,势力逐渐凋零,直到有人认清差距,开始转为海上经营,开始打的也是反清复明的口号,其实干的还是海盗的勾当。

    所以百多年来,哪个刀口舔血的,杀人害命的海盗,都乐意扯一句宝岛郑氏的旗子。这固然在一定程度上,坏了国姓爷的名声,可那些转为海上经营的海盗。也的确扭转颓势,开拓了一番基业。

    不错,正是五旗联盟。

    这位关刀徐,是五旗联盟第一代的领军人物之一,金盆洗手已经三十年。算起来,今年得有九十岁了。

    “干爹。”

    蔡牵毕恭毕敬。

    关刀徐嗯了一声,转身面向群盗。

    “蔡牵,是我的徐某人的义子,你说他不算海盗?你是哪一支?嗯?”

    要说海盗也论资排辈,讲一个正统与否的话,出身宝岛的五旗联盟,是最根正苗红,也最受人推崇的海盗势力。不少老海盗心里念念不忘地,还是东宁国宝岛郑氏一族,说白了,贴近这一支,那就是反清的义军,不算这一支,可就是真是下三滥了。

    这也是为什么,李阎把郑秀儿推到台前的原因。

    白底帮帮主哑口无言,讷讷了一会儿便坐下了。

    红旗帮的人面无表情,十夫人生前,老早把红旗帮里观念陈旧的老人清理了一个遍,高里鬼又是十夫人死忠,对这帮子遗老没什么感情。

    蔡牵搀着关刀徐,好一会才把他送了回去。

    这么一闹,再有人质疑蔡牵的资格,也不好开口了。

    不少人去瞄妖贼章何的脸色。

    这次出于妖贼授意的试探,算是被蔡牵正面怼了回去,乍看上去,被打脸打得啪啪响的是白底帮主,可其实,就是章何。

    “那么,没别的问题了,我就跟大伙商量商量,这盟主的位置,怎么论才公平……”

    蔡牵正说话,朱贲拿袖子遮着脸,朝台下某个位置瞪了一眼。

    台下有个人,攥着拳头犹豫了半天,眼看蔡牵要往下说了,朱贲又使了眼色,一咬牙站了起来。

    “蔡老板且慢!”

    蔡牵三番两次被人打断,脸上却一点怒气都没有。

    “这位兄弟看着眼生,有话不妨直说。”

    “那个女娃娃,她凭什么争盟主!”那人手指戳着郑秀儿的方向。

    立马有五旗的弟兄不乐意了,刚要骂街,只听得那人接着大喊:“十夫人跟天保仔勾搭成奸,你们都说这是郑一拐龙头死后的事!我看可不见得!没准,这女娃娃就是天保仔的种!根本不是郑氏后人!”

    郑秀儿脸色惨白一片,嘴唇也不住哆嗦。

    这话一出,整个场子彻底炸了,不少人目露凶光,但也有的人沉吟不语。更多的人。把目光注意到了……

    妖贼章何的身上!

    白底帮帮主昨天晚上去了妖贼的船,毫无疑问,攻击蔡牵就是妖贼的指使。

    那这次质疑郑秀儿的,是谁?

    还得是妖贼章何啊!

    在外人看来,朱贲和红旗关系不错,蔡牵和红旗也是合作关系,林阿金得快一百年没跟五旗的人打交道。

    只有妖贼,和红旗这两年都快打出脑浆子了。

    这时候有人往郑秀儿身上泼脏水,背后主使准是章何啊!

    那人喋喋不休,郑秀儿咬紧下唇,眼眶里有眼泪打转,一道匕首恰如流光,准而毒辣地戳向那人的嘴里。

    李阎露出满口森森白牙,正是他出的手。

    若是心思阴沉,爱惜名声,为免被指心虚,应当保持冷静,找出主使再报复,可李阎向来不信这套,去他妈的人言,剁你一个小喽啰,还需要瞻前顾后?

    可出乎李阎意料之外的是,他匕首刚刚出手,那人的脑袋像是烂西瓜似的,凭空炸开,黄白脑浆溅了旁人一脸。

    太平文疏·王灵齑

    章何阴沉着脸,放下手指,满场寂静的海盗,都楞楞地瞧着他,

    “我最近啊,给人家背黑锅……背怕了。”

    章何慢条斯理,唠家常似的。

    “你蔡老板自己演出双簧,我睁只眼,闭只眼。白底帮敢算计我,我秋后算账,可是这个……”

    他指了指地上的无头尸体。

    “这算个什么东西?造谣生事,想让五旗凭白再记恨我一笔?不掂掂自己的斤两。”

    章何目露凶光:“我章某人做事,从来不屑玩这种腌臜伎俩,有什么招数,当面锣,对面鼓,想玩阴的我接着,受死的时候,别装傻……”

    朱贲干笑一声:“章都护,你说就说,你瞪我干啥?”

    妖贼连连冷笑,不再看他,转过头,闭目养神。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