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禁婆

第六十三章 禁婆

    “老八输的有点冤,这人气血旺盛,普通兵器伤不了他的骨头内脏,老八最怕这样的人。”

    “要不是不能故意害命,给老八配一把淬剧毒的匕首,叫这兔崽子还唱曲!”

    蔡氏伙计低声交流。

    “二十万两。”蔡老板开口:“我蔡氏手里,有百米的葡萄牙七帆大船,这东西,市面上没价,我就按照同等规模的广船估价,算上船上的设施,有十万两左右,具体价格,让我手下人去算,我先拿两条出来,可以吧?”

    红旗帮最大的船,就是八十米的广船,大概有十条。何况官府早年造的广船,和葡萄牙的新型七帆大船是没法比的,蔡牵这么算,是吃了不少亏的。

    李阎也张嘴:“我们红旗帮没金盆洗手,还能上船的。是五万六千四十二人,十万两是吧,你们说的工钱,先扣着,扣完叫我。”

    蔡氏的伙计把算盘打得震天响。一片热闹。

    “哈哈哈哈~红旗帮果然藏龙卧虎,唔,我手下也有人按捺不住,在场的谁有兴趣,不妨比试一番。”

    朱贲眼看阎老大坐了回去,蔡牵也没有再说话的意思,当即开口。

    “朱老大有这个心思,凤尾帮奉陪。”

    那凤尾帮主一转眼珠,和朱贲对视一眼,露出心照不宣的笑容。

    “呵呵,巧了,我也想和老朱的人比试比试。”

    打断二人眉来眼去的是林阿金、

    “怎么?赵英山(凤尾帮帮主),既然咱俩都有这个心思,不如,咱们两边先斗上一斗?”

    凤尾帮主神色一凝,朱贲也脸色阴沉。

    “额……不敢,不敢。”

    林阿金看向朱贲:“老朱,那看来得咱俩了。”

    朱贲扯了扯嘴角:“姓林的,咱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人家要是跟我打,你凭什么插手啊,就是想打,也得有个先来后到吧?”

    “朱兄弟,咱都认识那么多年了,谁跟谁不共戴天,谁是谁的马前卒子,咱都知根知底。蔡老板定了规矩,不怕你钻空子,毕竟是要出钱的,可你好歹也是一方的巨枭,脸总是要的吧,假打这一套,收起来,咱拿本事说话。”

    “好~”朱贲拉了一个长音:“咱凭本事。”

    说着,他朝自己的人使了个眼色。

    “咳咳……”

    林阿金咳嗽两声,也挥了挥手帕。一个神色精悍的中年人走了出去。

    红旗帮里,有高里鬼的好手阴阳怪气:“呦呵~熟人啊。”

    李阎用惊鸿一瞥扫了扫。

    白茹玉

    状态:泉郎种(宝船林氏,五百泉郎种之一)

    专精:海战84%

    威胁程度:红色

    高里鬼,泉郎种,是整片南洋唯二的肉身洗炼之术。传说两者本是一种,是三宝太监下西洋之时,从一次天母过海中得来的。本名为“泉郎海鬼”,是妈祖的护卫。

    后来时过境迁,“泉郎海鬼”的炼制之术被拆分成两套,一套“高里鬼”在五旗联盟,一套“泉郎种”在宝船林氏。

    时至今天,泉郎种和高里鬼,彼此还是有争胜的意味。所以眼见到林氏泉郎种,红旗帮的人才出言揶揄。

    白茹玉瞥了红旗那人一眼:“不服,你来。”

    “呀呵,兔崽子我等你完事!”

    红旗帮和宝船林氏两边的人顿时叫骂起来。

    李阎干咳两声:“见笑,见笑。”

    林阿金温和点头,也没当回事。

    朱贲那边还没看见人,就听见叮里当啷的锁链声音。半天,才走出来一个披头散发,皮肤干枯的老叟,手脚都锁着链子,双眼突出,眼里多白少黑。

    红旗帮这边,坐在一帮糙老爷们当中的侄侬从朱贲手下这老婆子迈步开始,就一直盯着她。

    白茹玉盯紧这老叟:“要我等你把链子解开么?”

    老婆仔牙色黑黄:“不必……”

    “诶~诶~”

    查小刀惊鸿一瞥。发觉这老婆子更不简单。

    龙子婆

    法典:禁婆咒(上限:九曜)

    威胁度:十都

    (行走学习完整法术典籍,将付出放弃阎浮传承的代价)

    (杀死完整法典修行者,无法将其法典录入购买权限。)

    (完整法典只能从果实当中获得,将完整法典献祭给阎浮,可解锁其中全部技能,但是占据技能栏。)

    查小刀一杵侄侬这个出身五婆仔血脉的妖女:“什么叫禁婆?”

    “刀仔哥好眼力啊。”一身黑纱的侄侬咯咯笑道:“和你们家厌后一个行当,修的巫蛊鬼神之术。凡人欲近鬼神,必遭反噬。这人精血干枯,比起死前还能保持年轻美貌的十夫人,自然差得远。不过……”

    他瞥了一眼白茹玉:“区区武夫,凭借残缺的洗炼肉身之术,恐怕不是这个老婆子的对手。”

    赵小乙肩膀靠着黑杆长枪,不爱听这话:“我一个武夫,也没洗过肉身,照样跟天保仔对了百十多招。你这么傲,当初怎么一上手就让人折了腕子?”

    侄侬嘁了一声,唇齿轻动:“南洋诸多法门妙器,九成是从天母过海中来,”

    “前些日子天母过海,天保龙头和查刀仔是得了哪一门奇遇,我不清楚。可绝不是那些泉郎种,高里鬼可以媲美,倒是某些人……天保龙头随便跟你玩玩,还当了真来吹嘘。”

    “哼。”

    赵小乙冷笑两声,也懒得和这女人斗嘴。

    “茹玉!”

    “老白。”

    林阿金的人一声惊呼,连忙有人把昏死过去的白茹玉拖了回来。

    龙子婆面无表情,她看了朱贲一眼,转身往回走。

    可两人斗几句嘴的功夫,场上已经分了胜负。

    这老婆子的确不简单,能凭空捏出六尺的泥人,五色麻衣,鼓肚子,**,长发。指甲牙齿有剧毒,白茹玉剁翻了七八个,身上添了几道伤口,可没等再挥几刀,就头重脚轻,脸色青紫地栽倒了。

    “哼哼,姓林的。还有话说么?”

    “才刚开始,别着急。”

    章何清了清嗓子:“占惠,你来。”

    妖贼那边,有一个人站了出来。走上锁链甲板。

    这人二十多。一身黑色绸缎长袍,袖子很宽,看面相是个越南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