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远遁

第六章 远遁

    这是一架李阎叫不出名字的黑色战斗机,棱角分明,像千年不化的黑色坚冰。

    四阶兵种:黑佛陀

    类别:重型战斗机

    所属势力:丹措汽车

    武器配备:zl-30mm半自动单管机炮

     500千克集束炸弹

    备注:根据凛冬前,苏维埃政府,苏霍伊设计局的残余资料和现有技术结合,制造出的轰炸机器,原型为庞贝军火的四阶兵种“黑庞贝”。丹措汽车重金购入后,做了一些调试。改头换面,称为黑佛陀。

    不对!不是一架。

    李阎心里一沉。

    大雁群一般的黑色战斗机刺破淡黄色的风沙,映入李阎的眼帘。有前有后,超过六架!

    草!

    李阎扭转车头,道奇战斧发出剧烈的嘶吼,顷刻间化作银色的闪电,朝嶙峋的沙岩群里钻去!

    李阎不清楚自己的实力,在这个荒凉,疯狂,又充满战火的世界能算上几阶,但是他不认为自己能在这种情况下对付战斗机群。

    “多罗陀,这里是毗沙门,发现落单的流民,是否清洗。”

    战斗机厢里,头顶护目镜的,是个双颊消瘦的黑人。

    “迅速解决他,然后归队。”

    无线电里传来浑厚的男人声音。

    “明白。”

    代号是毗沙门的“黑佛陀”脱离战斗机群,从千米以上的高空俯冲,奔着李阎袭来,黑人机师把枪口对准了飞驰中的道奇战斧,毫不犹豫地扣动扳机。

    “坐稳了!”

    李阎虎着一张脸,道奇战斧在玫红的岩柱之间来回穿梭,“黑佛陀”的尾喷出的刺眼火舌宛如利剑,如影随形。

    沙尘淹没李阎的双眼,空气中满是刺鼻的火药味,音爆冲击耳膜。连串的火红子弹擦着摩托车的屁股,在沙石和风岩上留下黑色的窟窿。

    阿法芙胸前绑着襁褓,她尽力环抱住李阎的腰,两人中间夹着婴孩,头顶有巨大的黑影掠过。

    “可能是哪个倒霉的荒野猎人吧。”

    呲沙门里的飞行员看清李阎的脸,撇了撇嘴,把武器切换成集束炸弹,慢慢朝高空飞去。

    “他走了!”

    阿法芙惊喜地叫道。

    “走个屁!”

    李阎额头的青筋暴起,前所未有的巨大压力疯狂侵蚀着他的身心。黑色瞳孔当中,激荡的白色浪花涌过冰山。

    高空的飞行员摁下投放按钮,一连串的蓝色圆球从高空划出抛物线。落处,正是这片沙岩群。

    触目惊心的浪花从轮胎下面翻涌而出,与此同时,金黄色火焰和数以万计的弹片也将整片岩群彻底淹没!

    涌动的水和爆裂的火在道奇战斧身后碰撞!

    火焰和水汽蒸发出巨大的白色蘑菇云,而强烈的冲击力将道奇战斧整个顶飞了起来!

    呲沙门上的黑人飞行员漠然凝视着地表的金色火海,忽然,瞳孔当中的一个银色小点逐渐放大!

    也许是飞行员的错觉,那一刻,他在摩托车的上空大概十米左右,看见了一个,有道道白色羽翼包裹的少女,眼皮连同眉毛是嫣红色,九道绽放莲台环绕。

    隐飞!

    蓦地,那少女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个身穿黑色长风衣,眼里的暴虐几乎满溢而出的青年男人!

    隐飞强化效果:【开启隐飞时,可随时替换自己和“帝女姑获”投影的位置。范围在周身八米左右!】

    “兔~崽~子!”

    李阎死死咬牙。脊背扭动如大龙,上半身弓起,脚下,是迅速凝结的巨大冰块!

    砰!

    李阎再次往上飞跃,掷出手中的虎头大枪。吞刃击跃而上,带着森森寒气!

    “游神?!心灵传动者?!”

    机师心中震惊,他这辈子也没见过如此夸张疯狂的举动!

    可这不代表,作为四阶兵种飞行员的他就会发呆不动!

    “黑佛陀”的机身倾斜,单管机炮以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面对踏冰飞在空中,无处借力的李阎。

    “死!”

    狂风暴雨的子弹倾泻在李阎身上。

    冰碴子和血雾同时在空中喷涌出来。

    “黑佛陀”以一个诡异的s曲线掠过天空,吞刃划过挡风玻璃,险而又险,没有击中战斗机。

    “真遗憾啊,惊奇先生。”

    看着疯狂下坠的摩托车和“尸体”,呲沙门上的飞行员松了一口气。他捂住心口,有点喘不上气来。喉头发甜,眼前也是一阵发花,可闭眼再睁眼,眼帘里全是抹不干净的血色,而空中的摩托车和尸体,也消失不见了……

    “啊~”

    他浑身发冷,忍不住咳了一口血出来,红渍粘在了他的领口里。

    呲沙门在天空中胡乱摇晃起来,像是喝醉酒的壮汉。

    血蘸!

    ……

    阿法芙在中途就被甩下了摩托车,半空中急速坠落的她紧紧抱着婴儿,眼皮紧闭,嘴唇不住哆嗦,最后砰地一声,整个人撞进一片水龙卷当中。

    “呼~呼~”

    李阎单手杵着大枪,胸口和手臂上都有嵌着带血的弹片。整个人湿漉漉的,而衣服那些水渍,连带碎裂的冰块,被吸进沙土里的水,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朝他归拢。最终消失不见。

    阿法芙捂着胸口,连串的冲击让襁褓里的婴儿咿咿呀呀地叫起来,分不清是害怕还是兴奋。

    “你,是怎么做到的,我明明看到你被子弹射中。”

    李阎挤出身上的弹片,伤口很快停止流血。

    【隐飞强化效果:开启隐飞时,获得一道罡斗护身,对箭矢,子弹的抵御效果尤其突出!】

    “妈的。有点上头。”李阎摇晃着脑袋。他拉了一把阿法芙:“快走!”

    空中的道奇战斧被他收回了个人印记,隐飞的八米瞬移效果,以及附加的“罡斗护身”效果,则救了他一命。他自己也是一阵阵后怕,不说集束炸弹,即便是李阎在单管机炮的子弹铁流下多待上几秒,罡斗效力被破,他这条命也要交代!

    此外,李阎最后阴了那黑鬼一记血蘸,至于效果如何,他则不敢保证。

    ……

    “呲沙门,这里是多罗陀,怎么这么慢?”

    男人对着无线电斥责出声,可回应他的,却是久久的沉默。

    “呲沙门?”

    男人心里一沉。

    “嘿嘿~呵呵~”

    无线电里传来痴笑,紧接着,是夹杂着家乡俚语,没有意义的疯言疯语。

    “琉璃净土~”“妈妈,你往生至此了么?”“药师佛万岁!”“可热西的奶酒~”

    多罗陀机毫不犹豫带队折返,而他们最终看到的,是造价超过千万元的“黑佛陀”,径直撞向地面,化作火球的场景。

    “这是怎么回事?”男人喃喃自语。“他是疯了么?”

    血蘸强化效果:【血蘸将附带对三魂七魄中的“胎光”,“爽灵”,“伏矢”,“吞贼”,“非毒”,“除秽”,“臭肺”,“尸狗”,共二魂六魄的固定伤害!】

    而此时,李阎已经带着阿法芙母子,逃之夭夭。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