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轰炸伊始(完)

第二十七章 轰炸伊始(完)

    “说话不清不楚,到底出什么事了?”

    卫旦气得眉毛直抖。

    良久的沉默之后,那人开口:“总之,照我说的做就行了,这是命令,纸面的文件我一会打给你。”

    说完,那边挂掉了电话。

    “……”

    半天,卫旦从通讯室走了出来。

    “情况怎么样?”

    狂卓玛留守的老兵围了过来。

    “上头的命令,叫大伙把武器交出来,放到显眼的位置。”

    顿时一阵哗然。

    “照做。”

    卫旦的脸色冷得像冰。

    众人一脸不忿,可还是稀稀拉拉地转身离去,没过多久,大楼外面,已经是成堆的步枪,和弹药箱。

    阿法芙站在人群边缘,过往的人脸色沉闷,她心里也十分茫然,蓦地,卫旦从她身边走过,瞥了她一眼,意义难明。

    十分钟转瞬即逝。

    汽车轮胎摩擦沙土溅起的尘土也由远及近。

    卫旦抱着肩膀,她那支喜爱的红点狙击枪还抱在怀里。他嘴里叼着牙签,在一干目露凶光的壮汉里分外显眼。

    大批的装甲车,军用吉普逼近了。

    “来人了,来人了。”

    卫旦嘴里喊着。

    忽然,一只结实有力的巴掌伸出车窗,枪口对准人群,吐出耀眼的火光!

    彪悍的吉普车头,是黑色的五角星!

    ……

    昨日夜九点十二分,位于b区和i区交界的达孜一带,即b01生存区,拥有超过一万人的私人武装,当地最大的军火供应商雷恩兄弟的总部沦陷,董事长里昂·雷恩被当场击毙。

    十点钟整,以丹措汽车为首,所有公开侍奉“药师佛”的组织及所属辖区,遭遇大规模的空中轰炸,药师佛势力的地面武装在十分钟内被全面击溃,四天王飞行部队,连同领袖拉木觉带领残余势力向重辐射区域逃窜。

    夜间,自i15无人区进发,黑星战车第六军全体开入b区,先后击破包括狂卓玛在内,大小十二个具有一千名士兵以上规模,以议会,公司,族群等形式盘踞的地方武装力量。基本占据b区三分之二的可生存土地。并于次日凌晨发出通告:

    黑星战车作战委员会沉痛敬告亚细亚州b生存区全体同胞,事已至此,无可挽回,以血还血,以牙还牙。

    ……

    手抓糍粑,铜制的酥油茶筒,窗外花花绿绿的风马旗。

    速溶咖啡,鱼肉罐头,红酒,皮鞋。

    看着这一切,阿法芙一时有些恍惚。她曾经无数次祈祷,黑星战车的援军如同神兵天降,自己的丈夫如愿出现在自己面前,可当黑星战车的人真的出现,她才发现,情况似乎和自己想象的不太一样。

    不过世事奇妙,没想到这么快,就需要自己担起保护的职责了……

    大楼外面,原本用英文,汉字,和藏文铭刻,画着玫瑰和左轮枪的木牌子,此刻已经被子弹打成稀烂。

    黑色军装的士兵把守住所有进出口,面容冷肃,举止间透着一股凉气。

    歪掉的大楼里空旷的大厅,此刻一片肃杀。

    “黑星战车,c区第五军,军衔少将,我叫梁为。”

    男人坐在一张宽大的办公椅上,面前的长桌洁净,一尘不染,只有一副整齐的扑克牌。

    他一身笔挺的黑色军装,肩膀上是怒啸的汽车,以及黑色五角星的徽章。

    这个标志,此刻也挂在外面的铁丝网上,和十几名冻成霜色的尸首一起,在风中猎猎而动……

    “那么,你们谁能告诉我,卓玛小姐答应赠与我方的,大魔鬼湖的全部资料在哪?”

    一片寂静。

    狂卓玛的一干人,此刻都被枪口指着,双手抱头蹲在地上,脸上或多或少带着淤青。

    卫旦的手腕被铁丝缠住,箕坐在地上,头颅低垂,有血点滴落在地上。

    抱着孩子的阿法芙挡在她面前,并没有获救的喜悦之色。

    “唉,你们这么不配合我,让我也很为难。”

    自称梁为的男人洗着手里的扑克牌。抬头面向阿法芙。

    “阿法芙同志,你的脸色不太好看,有什么问题么?”

    阿法芙低着头一语不发,两只拳头捏得发白。

    她沙哑地呢喃了一句。

    梁为眉毛一挑:“同志,你刚才说了什么?我没听请,”

    阿法芙深吸一口气:“我刚才说,将军你的手段太粗暴了,他们和药师佛的狂信徒不是一回事,而且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反抗,你这样野蛮的行为和药师佛的人没有区别。”

    梁为目光沉了一会,忽然笑了起来:“我道歉,我是个军人,现在是在打仗,很多时候,反应是过激了一点。”

    他面向蹲在地上的狂卓玛一干人:“那现在,谁能告诉我,大魔鬼湖的资料在哪?”

    依旧沉默。

    “哈哈,阿法芙同志,你的法子不灵啊。”

    梁为露出四颗牙齿。

    “梁为将军,我希望你正视我的意见。”

    “我已经非常正视你的意见了,不然你背后那个女孩早没命在。”

    他抬了抬胳膊,那里的衣服有一个破洞,裸露皮肤。

    “调查大魔鬼湖是一级命令。阿法芙同志,无论如何,不要妨碍我的工作。”

    “没问题,不过你有的职责,我也有我的职责。”

    她一指卫旦:“这个人掌握大量有价值的研究资料,我要带她去我的房间。”

    “我没意见,请便。”

    年轻少将的话轻飘飘的。

    阿法芙回身去解卫旦手腕上的铁丝。

    “阿法芙。”梁为忽然叫住了她:“我跟乔星是好朋友,有什么需要,不要客气。”

    “我丈夫的确经常念叨您。”

    阿法芙回答。

    “哦?他说我什么?”

    梁为有些惊讶。

    “我丈夫总说,道不同,不相为谋。”

    说完,阿法芙有些吃力地扛起卫旦的肩膀,有士兵见状,低头过来帮忙搀扶。

    直到阿法芙带着卫旦离开,梁为才抬头看了看左右的士兵,笑道:“做学问的有脾气,我理解。”

    他手里的扑克牌哗哗作响,第三次提问:“谁能告诉我,大魔鬼湖的资料在哪?”

    走到楼梯上的阿法芙忽然听到背后传来枪响,她身子一僵,望了一眼满脸血污的卫旦,咬了咬嘴唇,声音有些发颤:“对不起。”

    卫旦睁了睁眼,又把眼皮迅速合拢:“你还真是菩萨心肠。”

    “我以为我能报答你们,但我好像高估自己了,我现在只希望李阎,他在大魔鬼湖不会出事……”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