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溃败落实

第二十九章 溃败落实

    两道金色车灯利箭一般打来,也让李阎就此回神。

    银色装甲车的顶棚是两杆马克沁机枪,上面染着斑斑的血迹。不知道是谁的。一只苏都鸟貌似不经意,自装甲车车窗掠过,李阎随即张口:“车上好像没人。”

    “总不能就眼睁睁等它过来。”

    宋左给自己的野牦牛RS107的枪口上加了一个枪挂式的榴弹发射器。

    他打开自己的弹药箱,食指在黄红白三排弹药中来回游走,最终抽了一枚通体白色的榴弹出来。

    宋左的弹药包里有三种子弹,黄色的是普通的钢制步枪弹,经过机床加工,能在击中目标的时候分裂成数块小型弹片,造成喷射状的杀伤效果。火红色的子弹填有特制燃料,杀伤范围超过两米,最高温度达到一千度,火焰具有高粘着度。碰上体积庞大的目标,他多是使用这样的子弹。

    至于白色的,宋左在之前从来没用过。这是一种别名“死亡照相机”的特种子弹,庞贝军火独家提供,价格昂贵,破坏力是三种子弹之最,卫旦口中“单发足够轰穿战斗机和重型坦克的装甲”,指的便是这种子弹。

    缺点是,子弹出膛时,会发生剧烈的化学反应,导致强光,暴露枪手的位置。战场上照相机一亮,敌人会死,自己,也会死。

    “闭眼。”

    他对李阎说道。

    李阎干脆背过了身。宋左一抬粗犷的枪身,照相机出膛特有的白光,一下子淹没了李阎和宋左,以及两人背后的红色轿车。

    子弹带着肉眼可见的白色气旋射了出去,一路上卷动无数黑色沙尘颗粒,狠狠轰在了车头上,铁皮装甲没有任何抵抗余地就被直接洞穿,装甲车前后通透,只一瞬间,错综的管道依稀可见,紧跟着是剧烈的爆炸。

    球状的橘红火焰当中,冒出新的的球状火焰,像是连串的火葫芦,最终猛地向内塌陷,浓密的黑烟起伏,再也看不见装甲车的影子。

    然而,子弹出膛的刹那,宋左就感觉一股凉气从脚底板一直冒到天灵盖,浑身的血烧沸了一样往脸上涌!

    “上面?!”

    半空当中跃出一抹刀光,对准宋左的头颅突兀劈落!

    握住刀柄的,是一只青紫色,肉筋纠错的丑陋手背,然后是沾血的胶质紧身衣,铜色拉链往上。是一张腐烂的女人脸蛋,眼里全是浑浊的白色晶体,看得人头皮发麻。

    三阶特殊兵种:幽灵,能力是光线折射,即常规意义上的隐型兵种。

    这一刀蓄谋已久,出于某种难以言表的直觉判断,它的目标不是一边闭上双眼,无所事事的李阎,而是相对更警觉一些的宋左老头。

    宋左只来得及抬了个头,眼看刀刃就要劈在自己天灵盖上,边上紧闭双眼的李阎却冷不丁迈了一步,俯身抬手,一把寒光潋滟的长剑不偏不倚地扫在刀柄上,发出清脆的铛响。

    女活尸整个身子为之一顿,强光之中李阎没有睁眼,仅凭感觉欺身冲到女活尸面前,当头劈落汉剑,和这名来历不明的潜伏活尸短兵相接。

    火焰光影当中,刀剑交击的嗡鸣,鞋底擦过沙土的嗤响,以及五指扯住活尸衣领,胶皮绷紧的声音,都被剧烈的音浪淹没。

    当宋左勉强能睁开眼睛的时候,远处的装甲车已经笼罩在火浪当中,自己也没有死,李阎额尖冒汗,那把军刀被他踩在脚下,连同那名偷袭的幽灵活尸一起,环龙剑插进它的眼窝,脑后是一滩腥臭的红色血液。

    这光景,李阎才一点一点睁开眼睛。

    他拔出环龙,退两步远离血泊,眺望黑烟火焰当中焦黑色的车壳,这才笃定点头:“车上的确没人。”

    “应该是驱动者的缘故,这也饿是一种三阶特殊兵种,可以远程操控机动车辆和一部分电子机械。”

    宋左回应,紧跟着又补充了一句:“如果我没记错,狂卓玛的派出的核心小队里,就有一名女幽灵兵,还有一个男孩模样的驱动者。”

    李阎低头,翻捡着已经死去的女活尸,却没有找到任何能够证明她身份的物件,但是这身胶质皮衣引人注目,也和其他活尸身上破破烂烂的卡其色军装完全不同。

    “她可能是狂卓玛b6无人区营地的负责人,我记得有这么一号,叫JOJO。”

    宋左语气阴沉,他没想到,这些活尸居然有这种能耐。

    “就是说,我们可能先解决一整队的狂卓玛远征小队,然后才有可能见到,是什么样的活尸,把这些人变成这副鬼模样?”

    李阎话音未落,已经有脚步声音响起,一道魁梧的身影自日出的红辉下走出,手腕上环绕着一匝匝的银色钢索,胸口被洞穿,甚至能透过伤口,看到后面装甲车上蒸腾依旧的火焰。

    是尹熊。

    李阎手中,环龙剑尖垂落,他一扯嘴角:“我还以为你有多大能耐,结果死得这么干脆。”

    化作活尸的尹熊对李阎的调侃充耳不闻,僵硬发青的脸上,两道白气从鼻尖喷出,手里的钢索挥动如同恶蟒向扑来,宋左装弹抬枪射击,钢索被拦腰打成两截,其中一大段被轰成渣滓,不料那断开的钢索却依旧具有强烈的韧性和活力,真如同一条活蟒蛇似的,摆荡了一个大圈子,一分为二,断开的那条折身冲向宋左。尹熊手里那条则奔着李阎冲去。

    ……

    “这两个人的确有点能耐,幽灵女兵除开隐形,近战能力也在普通的游神兵之上,却让那个拿剑的男人两下子就干掉了,让我看看他的名字,李阎……”

    她手里是一张花名册,这原本是豪的夹在笔记本中的内容。

    “还有那个老头子,手里的枪简直是超距火箭筒,这两个荒野猎人的实力,比起一般的三阶特殊兵种还要强。嗯,对,完美契合我的能力。”

    说话的是个瓷娃娃一样精致的小女孩,玫红色的卷发,白色的连衣裙,她坐在一栋烂尾楼的天台边上,小腿在半空晃荡,居高临下俯视战局,葱指来回拨动。

    原本是狂卓玛远征小队的一员,名字是吉偶的鸭舌帽男孩站在她身后,他的脑袋上有一颗枪眼,明显已经毙命,却抬着头,用涣散的眼神紧紧盯着李阎和宋左。

    女孩还在和什么交流着:“放心,我会把东西带回去,那个老头子的弹药不多了,剩下一个在凛冬坚持冷兵器作战的白痴,不会出什么意外。”

    很难从女孩言语中强烈的情感波动感觉出,她是一名常年生活在致死辐射中的活尸,也很难从她身上察觉出病变的气味或者器官组织,她的皮肤,甚至比一般的人还要光滑和细嫩。

    “就这样,剩下的那个黑甲士兵我会留心,他们想故技重施,也察觉不到我的。”

    女孩结束了对话,冲身后的吉偶打了个响指。

    吉偶瞳孔收缩,宋左和李阎周围,本来遍布着失去动力的废弃汽车,此刻却被一种难以言表的能力操纵,老化的轮胎疯狂打滑,争先恐后朝两个人撞了过去。

    ……

    尹熊的钢索咬住环龙剑身,李阎一抬胳膊,和尹熊相互角力,四周诡异冲撞过来的废弃车辆,他看也不看,反而冲着宋左问道:如果你是那些活尸,手里有十名三阶特殊兵种变成的活尸,你会用填油战术,叫他们一个个上么?”

    宋左从腰间抽出两把手枪左右开弓,子弹接连射击在这些废弃车辆的轮胎钢圈上,趁间隙一个翻身躲开飞索,回答道:“不会,除非没办法同时出动十个,现在来看,一次最多派两个。而且这还说明……”

    他拽起野牦牛,拉动枪栓,弹壳落地,然后猛地转身,枪口冲向茫茫楼林当中。

    “有操纵者就在附近!”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