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余束的踪迹

第四十二章 余束的踪迹

    两人到了相对僻静点的地方,李阎这才半开玩笑地说道:“你问我为什么不去检查基因状况?哈哈,我是怕你们黑星的研究部门看了我的素质报告以后惊为天人,不肯放我走啊。”

    他这话当然不是无的放矢,阎浮行走的基因状况,和那些所谓的三阶,四阶战士必然大相径庭。

    来到凛冬之后,李阎只尝试注射过一只基础的“双枪爱国者”,但因为这针药剂阶位太低,只能给李阎提供一个拓展技能的效果,加上李阎尝试过后,发觉这能力并不适合自己,干脆放弃,把药效排异流失掉了。所以相当于,李阎从没使用过任何一支基因药剂。

    当然,从前人的探索笔记来看,接受检查也并非不可。有一条记录明确表示,仪器很难检测出阎浮行走的异常来。

    可即便如此,李阎还是不想给自己惹麻烦。

    “你先看看这个。”

    阿法芙听了李阎的话,认真摇了摇头,从口袋拿出一张黑色的电子板来,点了几下递给李阎。

    “你自己看。”

    李阎随意瞟了几眼,上面是一些图片和几道色彩斑斓的dna模型,看到这些资料主人的照片和名字的时候,李阎的眼睛不自觉眯了眯。

    索赤,汉名宋左,凛冬之日前的生民。55岁,持有包括雷恩兄弟在内,一共七家公司在内的猎人持照,常年游曳在b6到b24无人区做悬赏任务,长住于老乔堡垒势力范围内的一家无持照医馆,接受医馆里化名“杜立德”的赤脚医生的各种药物试验,用以支付高额的手术费用。

    其大部分赏金用来购买武器弹药,以及一种出产自庞贝军火,用以净化血液的的廉价治疗药物。

    使用塑性探针检测血液得知,索赤的药剂服用痕迹如下:三阶地狱尖兵1次,三阶游神3次,二阶漫游者12次(已经失效),一阶双枪爱国者54次(已经失效)。

    后面是一些动图模型,包括不断崩裂分解的双环染色体,以及大片黄褐色,形状不规则的异变细胞。

    最终诊断结果:烈度染色体紊乱,烈度基因抑制,染色体在简单复制过程中的发生错误的可能为高达4%,此人已经基本失去承受基因强化的耐受力,即便再注入一管一阶的“双枪爱国者”,也极有可能发生基因崩溃现象,即便不再注射任何强化药剂,也已经极大危害健康,建议立即进行基因修补手术。

    电子版上,宋左两颗槽牙夹着一颗杏黄色的花生米,蓦然回首,脖子上的绷带四散飘飞,枪口低垂。

    “后面还有。”

    阿法芙说着,翻了一页。

    对于黑星战车对自己和宋左暗地有过调查这件事,李阎早就有心里准备,并不放在心上,他反而问道:“反复注射药剂,是因为什么?”

    “衰老,疾病,强辐射,都会削弱药剂注射后的效果,当然,你也可以反过来理解,药剂抵御了衰老,疾病和辐射,但是会因此失效。”

    阿法芙的手指又是一划,屏幕为之一变。这次是李阎,照片是他锁在审讯室时,李阎坐在一张椅子上,拷在一起的两只手垂在大腿上,锐利的眼睛上挑打量着屏幕,如果李阎没记错,这是自己见到梁为时候的动作,就是不知道是怎么被拍摄下来的。

    李阎,年龄未知,出生地未知,经历未知,

    血液中基因药剂服用痕迹无法检测,证明其服用过至少为四阶的基因药剂。

    插图是蓝色的蜂巢形状细胞。

    诊断结果:原生基因结构稳定,依然具有强劲的基因能力可以挖掘,可承受95%以上的基因药剂强化。

    备注:目标的血液细胞活性峰值是已知记录的16·8倍,原因未知,建议进一步检查。

    “这份资料是前线发来的,梁为和乔星都看过,检测的血液样本来源,是你之前和梁为下属的冲突。”

    李阎点了点头表示了解。

    阿法芙把电子板收了起来,这才说道:“我明白,你是怕被黑星战车盯上,被抽血研究什么的,其实你大可不必担心,眼下的凛冬,各种生物的基因异变已经复杂到了不可知的境地,每天都有物种灭亡,每天都会有物种诞生,加上几大强权彼此的研究方向不同造成的认知差异,还有荒野上野草一样的流民不顾及后果地滥用低劣品质的基因药剂来谋求生存,身上产生的各种出人意料的变化。这些杂七杂八的问题加起来,已经够现有的基因人员研究个十年八年了。”

    紧跟着,阿法芙神色认真了些:“可我必须给打个预防针,这种基因自然净化下的优胜劣汰,死亡率极高,如果没有专业的人员检查,突然暴死也不是没有可能。”

    “李阎,我不知道你曾经为谁工作,隶属于哪个公司,我也不想追问。但你现在找不到他们,他们也未必能解决你的问题。”

    顿了顿,她又说道:“何况。你失忆了不是么……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你可以留在这儿,一切重新开始。”

    阿法芙的态度很诚恳,两只黑亮的眼睛盯着李阎,看得出,她是真的希望李阎答应自己。

    李阎没怎么犹豫,只停顿了一下,给认真的阿法芙一点面子,便坦然地说:“阿法芙,无论如何,还是谢谢你,不过还是算了。”

    阿法芙叹了口气:“你指的是做进一步的基因检查,还是加入黑星?”

    “两个都是。”

    李阎语气坚定。

    “……好吧,我不继续劝,你叫我来是要干什么?”

    阿法芙无奈地说。

    “还是水株公园。”

    李阎说道。

    从阿法芙给李阎的文件看,“水株公园”的性质,类似于诺贝尔奖,不过性质上更私人化,类型于朋友聚会的形式,人不会太多,对外也不会公布,每次举办,必然是人类在基因能力上取得了重大的进展

    十多年前的凛冬时代,是四阶能力的井喷期,基本上,每次开发出新的四阶基因能力,水株公园的集会就会召开一次,最频繁的时候,一年召开过十七次水株公园的沙龙,地点不定,每次主持聚会的,则是大本钟研究院的人。不过这些年,基因药剂的研究陷入了瓶颈期,各大强权都卯足力气,准备突破五阶基因,一无所获,而新的四阶能力,也有五六年没有问世,这个聚会,也就再没举办过。所以知道的人就更少了。

    阿法芙还在文件中特别指出,大魔鬼湖的最近的行动,也许会牵扯出一些基因研发进展,也许这就是下一次水株公园举办的契机。

    李阎这次找到阿法芙,是想向她打听一下大本钟研究院的位置在哪,或者b区境内,有没有参加过水株公园聚会的高级研究员的消息。

    说明自己的意思,阿法芙貌似早有准备,回答道:“大本钟只在三大强权的总部设立研究所,其中黑星的总部距离这里有四千多公里,是三个研究所当中最近的,我不建议你跋山涉水地赶过去。b区的科研人才稀少,几乎没有出过能参加水株公园的研究人员,那时候我还在学院念书,知道的也不多。不过,我倒是知道一所私人庄园,曾经作为水株公园的举办地点,你可以去看看。”

    阿法芙拿出一张照片来:“你拿着持照去买一张黑星的电子战术板,我把地图录给你,你去找照片上的人,她是庄园的主人,”

    李阎看了照片,强自压下心中的惊讶,若无其事地问:“这人谁啊?”

    “是云海制药曾经的股东,对遗传学也很有研究,现在应该有快五十岁了,照片是她年轻时候拍的,很漂亮吧。我也只是听说,没见过真人,她叫余束。”

    “漂亮么?”李阎端详着照片上,穿着白大褂,两手揣兜的长马尾女人:“也就一般吧。”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