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尾奏:药师佛之死(三)

第六十四章 尾奏:药师佛之死(三)

    金黄色的火焰和滚滚浓烟向走廊外倾泻。李阎的脚步从蔓延开的黑烟中走了出来,暴露在监控当中。

    “他在这儿!”

    双眼死死盯着屏幕的女兵冲大喊,她十指在键盘上纷飞敲打,甬道各个死角吐出黑洞洞的枪口,向大咧咧走来的李阎疯狂射击。

    枪声响彻整个楼层,黄澄澄的弹壳爆米花一样冒个不停。可除了在墙上和天花板上留下难看的弹孔之外,一无所获。

    蓦地,屏幕充斥着开锋的剑刃,连上面的冰冷花纹也能数出来,然后砰地炸碎,屏幕上只剩下沙沙作响的雪花。

    难听的电波声接连响起,监控镜头只要出现李阎的影子,下一秒就会立刻失去信号,几分钟的时间里,整个墙面近百块战术屏幕,已经有一半多都变成了雪花。

    女兵有些茫然地摘下耳机,用眼神请示乔星。

    乔星抱着肩膀,拿起一块联络器,清了清嗓子冲对面说道:“基地楼里,清洗计划的一名二级目标脱离控制,正试图向作战部方向移动,请务必拦截。”

    联络器沙沙作响,有一名庄严的男人声音传来:“明白。”

    将四周的监控镜头破坏干净的李阎在原地站了一会儿,转身没走几步,拐角冲出来一群全副武装的黑星士兵,对方看到他的一瞬间,毫不迟疑地举起枪口。

    “砰!”

    ……

    凌乱的脚步声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杂乱的电波信号,惊呼,沉闷地割声,弹壳落地的声音夹杂。

    “c座发现目标。”

    “他想冲出这座楼。”

    “一小队拦截,支援马上就到,一小队?”

    “哒哒哒哒哒!”

    通讯频道的交流最终以一阵急促狂暴的枪声告终。

    滚烫的雪花洒满墙皮,冰冷的灯光下,李阎丢开射空了子弹的微型冲锋枪。脚下黑红色的鲜血争先恐后地蔓延,他伸手摘下眼前苍白面孔死尸脸上的耳机,眼里布满血丝:“一小队拦不住了。”

    说罢,他扔下耳机,冲到走廊拐角,肩膀撞碎一人多高的西式对开窗户,整个人纵身而下,如同一只黑色燕隼掠过天空。

    他的视线越过无数块暗红色的砖墙和黑色的山体,筋骨分明的五根手指砰地一声攥住一座铁窗,因为用力过猛,整个铁窗的构架被捏得变形开裂,之后身体摆荡,双脚一勾窗沿,身体穿过窗户,轻轻落地。

    然而没等李阎站直身子,一阵强烈刺眼的白色光线一瞬间填满李阎的视线,即便闭上眼皮,那无孔不入的强光依旧让李阎的脑仁发出疼痛的尖啸。

    失去视野的李阎小腿骤然发力,整个人横移一步,力道自腿根传递到手腕,青凤剑借势向上猛撩,可依旧挡不住胸口传来的一阵沁透骨髓的刺痛。

    ……

    当大批的黑星精锐从待命的各处赶到联络频道当中,最后一次发现李阎踪迹的c座走廊时,所有人都被眼前的场景弄得不知所措。

    粘腻的血点从天花板上一点点滴落,散落的残肢断臂躺在血泊之中,联络耳机也浸泡在血水当中。

    足足十余名,普遍身体素质在二阶全面强化水平,配备先进作战设备的黑星战士,就在通讯中短短几秒的时间里,居然就被一个人杀了个干净,甚至连一声惨呼声都没来得及发出。

    “都别追了,人命不是这么填的。”

    公共通讯频道里,有个陌生的声音插了进来。

    “你是谁?”

    这些战士的队长捏住腮前的麦克风。

    “乔上校请我们来的,我叫魔穗,特别行动部队的。叫你们的人掩护我们,提供信息支援就可……。”

    说到一半,魔穗的声音停顿了一下,才接着说:“就这样。”

    说完,他就退出了通讯频道。

    名叫魔穗的男人挂断通讯之后,冲身边几个静静待命的队员说道:“宵夜的人逮住他了,在动力楼,速战速决,别闹出太大动静。”

    直属于最高委员会指挥的行动队员,大多数都强化过“心灵传动者”的能力,携带的武器装备堪比一座中型军火库,炸平整栋大楼都是轻而易举,不过那是深入敌后的战争打击才用得着的,这种消灭单个目标的私活儿,还弄得场面火爆不可收拾,这样的表现就太业余了。

    四名行动队员的动作不可谓不快,“游神”的敏捷迅猛被他们发挥得淋漓尽致。丹措汽车的建筑群落是三三两两建造在险峻的山峰上面。彼此走动需要通过崎岖的山梯,从这里到山腰的动力楼,擅长攀岩的成年男人至少需要两个小时,而十二名行动队员只花了五分钟左右,前后几乎没有多大间隔,就同时赶到了宵夜报告的动力楼一楼。

    四周比他们想象的要安静太多,空气当中粘稠的血腥味让人如此不安。

    越过墙壁,首先映入魔穗眼帘的,就是一名垂着头颅,背靠称重柱坐在地上的队员。

    他全身上下没有太多伤口,可头上的护盔不翼而飞,太阳穴溃烂成红肿的血洞,身经百战的魔穗只扫了一眼,就能想象他在近身缠斗的过程中,被沉重的钝器击中脑袋,当场毙命的场面。

    “宵夜~”

    他吼了一声,有洪亮的回声荡开来,却久久不见有人回应。

    其余两名队员的尸体也先后被找到,死因都是利刃造成致命伤害,一击毙命。对方甚至从容地利用死去队员身上的装备,在尸体底下布置了一个压力感控式的炸弹,只是被金属感应器捕捉到,很快拆除掉,没有造成伤亡。

    蓦地,魔穗一个滑步冲到动力楼的门口,手里的突击步枪怒吼出声,威力不俗的大号步枪弹争前恐后地射向铁窗,把甩动的门板轰出十几个大洞,也轰烂了一具被人抛过来的队员尸体。

    弹洞的间隙,剑刃往下不住滴淌血滴的李阎一闪而逝。

    以夜桜为首,四名队员一声不吭地冲出窗户追了过去。

    大厅里,有人扶正被抛进楼里那具尸体的脸,那张额头上带着血孔的脸庞,正是在三个月刚刚强化成功成为四阶兵种,代号“宵夜”的黑星战士。

    在特别行动组当中,拥有独特代号的人,都至少独立参与过二十次以上的大型战争行动,黑星战车在这些人身上投入的资金,不亚于一架新式轰炸机。而在实际的战争活动中,更是多次展露出超过战斗机的战斗价值。

    而今天,这架年轻矫健的轰炸机憋屈地死在他乡黑暗阴冷的大厅当中,甚至连一枚炮弹也没有发射。

    乔星之所以一口气请了十二名行动组队员来,就是企图一下子把李阎摁死,不给他任何反应的时间,更不会给他拉人垫背的机会。

    然而这个想法显然一开始就破灭了,一名四阶能力者的死亡,这不是简简单单一句人情就可以抹掉的,就算是乔姓也不行。

    “他怎么办到的?”

    魔穗脸色难看地冲魅瑚问道。

    魅瑚是个瓜子脸的年轻女人,她正从尸体的后脑拔出闪着电光的金属探针。

    “三名死者,有两名的脑额叶受到冲击,还有一名战士的大脑皮层和杏仁核发生肿大畸变,这是他们在作战过程被轻易杀死的主要原因,这名外来者应该具备类似精神力冲击的能力。”

    魔穗的脸色缓和了一些,恐惧往往来源于未知,知道宵夜的死因,他才安定下来,精神力冲击的能力虽然罕见,但黑星战车并非没有防备预案。

    “精神力冲击?那夜桜追上去真是再正确不过的决定。”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