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雷的回声

第六十九章 雷的回声

    泥浆色的辐射尘直冲天际。

    坐在战车顶上面的火力手死咬着牙根,皮手套拧动重机枪,金色弹链在血腥味的空气中张扬摆动。

    “兔崽子!来啊!”

    火红子弹飚飞进龙卷似的辐射尘里,三阶的“嗜火者”机枪手大声叫骂,布满血丝的眼睛里说不出是恐惧还是愤怒。

    他话音刚落,灰尘当中噗地一声,李阎电光火石间只身从高空射出辐射尘埃!

    上百颗子弹狂风骤雨般倾泻过来,半悬空的李阎赤手空拳,双脚蹬在山梯上,如同一颗炮弹砸落下方屋顶,紧跟着单手拔地而起,折冲蹬跃间避过瞄准镜,再起身时距离战车顶的机枪手已经不足三十米!

    笨重的战车炮这时候才调过头来,哪里还有捕捉的到李阎半点影子?

    埋头的机枪手听到战车顶上发出钢铁碰撞的哀鸣,即刻吼了一声,从笨重枪身下面抽出一把六十公分长的刺刀,凭直觉朝前刺去,只是眼前一花,带着腥味的拳头充斥眼眶!

    李阎的拳骨陷进机枪手的脸里足有半公分,以至于拔出右手的时候带起粘连的黑血。

    至于战车里的驾驶员,则被一发“血蘸”带走。

    嘭~

    李阎一歪头,背后的一角山尖被子弹炸平。

    几架无人机俯冲过来,李阎猛冲跃下战车,两个纵跃就消失在被烟雾和火焰笼罩的楼群之间。

    原地,除了零星的尸体。只剩下茫然的无人机来回打转,和足足七辆外表完好的战车矗立在原地。

    ……

    “能避开的情况下,就不发动位移能力。他真的能察觉我的子弹方向,这不是简单的动态视力能解释的,真是个怪物。”

    宋左叹息一声,他手旁的联络器响个不停,他点了接受。

    “宋老先生?”

    魔穗的声音传来。

    “目标的左手臂是你打断的?”

    “运气好,难有第二次了。”

    “你已经帮了大忙,我们已经到达战场,会即刻对目标发动袭击,届时,希望宋老先生能配合我们。”

    “我会的。”

    宋左的语气没有任何波动。

    “除开基础射击能力和大范围火力打击能力,这个男人的能力,简直是战场尖兵的神。”

    魅瑚忍不住赞叹。

    “开阔地势下,哪怕是三阶兵种的动态视力也跟不上他的速度,怪物一样的直觉让巡航类射击武器的预判全是白费。加上精神冲击,震荡类防御护甲。水平不能达到一定限度,再多的士兵也围不住他,就像古代小说里的武将一样。”

    “常山赵子龙?人总归是有极限的……”

    魅瑚语气冷淡。

    ……

    光秃秃的山上被炸出一个又一个大坑,庄严的庙楼燃起熊熊烈火。

    提着黑色战刀的脸肿步入残骸遍地的血色战场。

    四周是险峰和零星的植物,高矮荒楼错落。四处可见没烧干净的野火。

    “脸肿,你就位没有?”

    “我总得先拿了装备吧。”

    他脖子上戴着一个充斥蓝光的晶体项圈。

    “对方的精神冲击强度极为罕见,四阶以下的士兵一旦进入攻击范围,瞬间就会丧失作战能力。夜桜的“幻视者”能力几乎没有施展的余地就被杀死,你在行动队里的近身刀战水平排名第一,这次想牵制对方,要靠你了。”

    “我看过牺牲者头盔里的作战录像了,问题不大。那点剑术,华而不实。”

    脸肿,特别行动队四阶兵种:战车裁决。

    他和李阎是同一类型的能力者,都是贴身厮杀的怪物。

    说话间,脸肿忽然止步。

    李阎就站在一架吊桥边上,嘴里还咀嚼着什么。

    “呸~”

    李阎吐出一截翠绿的萝卜头,舌尖舔着牙缝:“好像多了一个人。”

    脸肿听了,皮笑肉不笑地回应:“你断了一只手,口气倒是不小。”

    “谁跟你说我断了一只手?”

    李阎说罢,青凤剑抬手向脸肿劈去。

    宵夜和夜桜的先后死亡,脸肿虽然没有亲身经历,却绝不会在这个关头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奔腾在血管里的血液在瞬间沸腾起来,黑色战刀撕扯空气带起尖啸,和李阎撞在一起。

    砰!

    刺耳的撞击声中,脸肿双手胀痛,可李阎却被直接劈的倒飞出去,滚进一片葱葱郁郁的金星蕨里。

    脸肿动若阴雷,战刀劈进草丛,一抹雪亮的剑尖自葱郁草叶中刺出,脸肿的眼睛直面上两点猩红光芒。

    刀剑相撞!

    人影从草丛翻身跃起,他全身遍布猩红条纹,一身斑驳黑甲,脸被狰狞的前立星兜遮住,一手持锋利长剑,一手持黑色短戟,朝脸肿扑了过去,两人杀作一团。

    “变身?手臂接好了?!外来者的能力么?!”

    回想起李阎之前的话,脸肿立马作此联想。

    外来者的能力光怪陆离,脸肿并没怀疑太多。

    脸肿发现李阎的瞬间,行动队员就通过战术护目镜得到消息,连同自走火力蜘蛛,无人机在内的多种自动武器装备,从四面八方包抄过来。

    轰!

    一枚低速榴弹在黑骑鬼背后炸响,火焰激耀,黑骑鬼哀吼一声。

    子弹冲击动能伤不到他,可无论五婆仔邪术,还是魇甲之身,火焰都是他的克星。

    “有效!”

    赶赴战场的魔穗暗自握拳。

    占据高处,端着一把新式狙击枪的魅瑚却颦眉说道:“不太对劲,我怎么感觉他的动作反而不如之前凌厉了?”

    一只乌黑小点在她脑后盘旋,魅瑚察觉了却没在意,只当做普通的荒野蚊虫。

    六名行动队员纷纷射击,榴弹每次击中都会引发剧烈的爆炸,黑骑鬼如同无力草芥飞到吊桥上,连青凤剑也脱手而去。

    行动队员抬起枪口,不料陷入绝境的黑骑鬼反身一戟劈断桥绳,另一只手抓住桥板,几十米长的吊桥轰然垮塌,黑骑鬼的身子摆荡落入悬崖。

    风声激荡,视野在峭壁迅速切换的黑骑鬼眼中红芒突兀闪动,还没来得松口气,可一截战刀却自他的腰眼捅了进去,自前胸插了出来!

    脸肿的脸从黑骑鬼背后突兀出现,两个人都跌落悬崖,黑骑鬼抓着桥板,而脸肿一百五十公斤的重量全压在刺穿黑骑鬼的那把战刀上!

    魔穗站在峭壁边缘,手里是一把通体黑色的粗重枪械,瞄准镜里是一百多米以外黑骑鬼的头颅。

    嘟嘟嘟~

    联络信号响了起来,魔穗眯了眯眼,选择接通。

    “我是宋左,那个盔甲人是目标的同伙,不是目标本人。”

    魔穗脑袋轰的一下,从天灵盖一直凉到尾巴骨,他甚至没有质疑宋老头,只是惊怒质问:“为什么不早说?!”

    “之前跟黑星战车做过口头报告,你当时在场,你们行动队的频道和公共频道不一致,你们也没有给我频道密码,我进不来。是赶到这之后发觉不对劲,实际上,我是刚才才确认,你们把我的话当了耳边风。顺带一提,现在你的联络方式,是十五分钟你拨给我的,号码加密,我反拨回去才联系到你。不然,这个号码我也打不进来。”

    正说着,队员们的目镜上,魅瑚的生命信号突兀暗了下来。

    魔穗目眦欲裂,他拧动血管凸显的脖子回头,于此同时,一声粗暴至极的枪声再次响彻山野!

    所有的士兵都惊愕地回头张望,大概五六秒钟,半截尸身从四百米外的荒楼天台上坠落,从修长的腿形和挺翘的臀部来看,尸体生前是个身形八十分以上的性感女人。

    ……

    李阎抹干净脸上的污血,四处张望了一阵,还是一无所获。

    他杀死魅瑚的几个呼吸里,一枚致命的爆裂狙击弹如同鬼魅一般射了进来,试图将两人同时炸成碎片,不过没有成功,只炸碎了魅瑚的上半身。

    他一开始找的就是宋左,在那个老头子的窥探下正面交锋黑星战车的主力,还是太危险了。

    没想到误打误撞找到了另一名狙击手,李阎自然没有放过的道理。

    可笑地是,开战至今,黑星战车一众四阶精英对李阎造成的伤害和压迫力,居然还赶不上宋左一个三阶地狱尖兵的零头。

    魅瑚称赞李阎是战场尖兵中的神,其实比起他,一辈子在杀戮和炮火的地狱当中度过的宋左,也许才更配得上这个称呼。

    李阎深呼吸一口气,走到天台边缘,他明明一身伤疲,他身上的压迫感却比一开始要更加浓烈。

    风声嚣烈,李阎盯着着远方那一抹死白色。

    无论那里发生了什么,出现果实脱落的痕迹,也代表已经结束了。

    自己这边,也得尽早脱身。

    “一个队长,一个用刀的,还剩三个。”

    他再次把目光放到了战场上,那些行动队的队员。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