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烈马飞雷;妖箭种罗

第五章 烈马飞雷;妖箭种罗

    “这龙虎旗牌,每一道都是由数十万刻的龙虎之气铸造而成,本是破除一切外道的重器,有牵引天机的妙用。但是如今天道蒙尘,一百零八道龙虎旗牌镇压邪祸足足一甲子岁月还多,早有部分邪祟之气淤积其中,难以排解。一旦离位,两京十三省的邪祟,只怕立即都要冒头了。”

    道士说着,将旗牌递给李阎,指着玉质旗牌上面的红色说道。

    李阎接过来剑匣,冲道士之言不时点头示意。

    那道人犹豫了一会儿,又开口说道:“李镇抚上路,若还需要人手,我天师道在广宁,也能抽调一些道童随行,就算帮不上忙,铺床叠被,洗衣烧水也还得用。若是碰上些匪夷所思之事,或许还能帮上忙。”

    “道长说笑了,我是去护送国器,又不是游山玩水,仆童什么的,还是算了。”

    李阎婉言谢绝。

    道人也不坚持,从袖子里拿出一块令牌:“这令牌出自我龙虎缇骑北镇司,沿途调用几个捕役乡军,还是没多大问题。这一路上,还请镇抚多多小心。”

    李阎把令牌夹在腰带上:“有劳道长。”

    送走了这名道士,李如梅才开口:“你什么时候上路?”

    李阎想了想:“我想,明日清早再动身。”

    “我本该送你,只是转念一想,大张旗鼓反而不美。也就作罢了,这样,今晚你就住在我府上,明天一早,我差人送你离开。”

    李如梅颔首。

    李阎露出不好意思的神色:“大人,卑职有几名袍泽弟兄,这些年在广宁卫当差,一直没再见过,卑职想……”

    “哦,也对。”

    李如梅一拍脑袋:“我倒忘了,你去吧。另外,我送你两样东西,你一并带走。”

    说着,他站了起来,冲李阎招手:“随我来。”

    李阎依言,被李如梅领着,一路到了马厩。

    “你来看。”

    李阎顺着李如梅的眼光看去,那是一匹体态庄严的高头大马,通体黢黑,四蹄雪白,最引人注目的是它亮入火炬的眼睛,仿佛通了人性似的一般。

    更让人惊讶地是,这马的食槽里,是猪肺羊肝这样的血食,而非草料豆料。看上去触目惊心。

    “这马和你还有一段渊源,当初在壬辰,出了桩怪事,有匹战马不肯吃草料,只吃生肉,还昼夜咳血,日渐衰弱。马夫以为这马得了疯病,请兵卒宰了它,没料想那疯马大闹马场,还踢死了几个兵,最终被乱箭射死。”

    “那疯马便是当初你枪杀本多时骑的那匹。这马,就是它的骨血,相马的说,这马相是“乌云踏雪”。西楚霸王的乌骓便是如此,你带来那匹马,就养在我这儿,骑着它去龙虎山吧。”

    【飞雷】:具备乌云踏雪之相和奇异血脉的名马,有灵性,好斗。

    李阎点头,想起了自己喂食了伪造穷奇血的那匹战马。

    他走了过去,去拽飞雷身上的缰绳,那飞雷马自幼饮血食,性格自然暴躁,轻易不让人近身,缰绳被拽,立马勃然大怒,只是猛昂头和李阎对视几秒,打了个响鼻却怂了,见李阎没有进一步动作,又埋头吃了起来。

    “还有这个……”

    李如梅从兵丁举的托盘上拿起一只箭袋,里面是七只蛇身缠绕的乌金长箭。

    “建州酋长知我善射,前几天送来的礼物,小心点,上面可是剧毒。”

    【妖箭种罗】:涂有五家仙常氏的百步剧毒,毒性猛烈无比,沾血即亡。

    李阎有些迟疑:“大人,这些东西太贵重了,卑职愧不敢当。”

    算上那把牛角大弓,这些东西加在一起价值千金有余,李阎也想不到李如梅居然如此慷慨。

    李如梅拍拍他的肩膀:“你今天给我长脸,我很久没这么高兴了,别推辞。不过你还是赶快出发,那龙虎旗牌离了天师道的人手里,便是离位。就算你身处军镇,也可能有祸怪尾随。要时刻小心提防。”

    “卑职明白。”

    ……

    有一件事,李阎多少有心理准备。

    盛有龙虎旗牌的朱红剑匣,不能放入印记空间,阎浮的提示是超过最大承载。

    出了总兵府,李阎没有拿话推脱李如梅,而是真的买了些烧肉蜜饯,去打听过去在朝鲜战场上那些故人的居所,甚至还拜访了祖承训的府邸,那是他没有飞黄腾达时,名义上的统帅。

    直到深夜,李阎才问了查小刀告诉自己的位置,就着大路往街上走。去找查小刀口中的客栈。

    李阎背着朱红剑匣,牵着飞雷马独自走在路上。

    “你这一天没碰上别的事吧?”

    两人通过会话隔空交流。让外人看来是李阎大半夜牵着马在街上自言自语,有点渗人。

    “没有,倒是你,如果天师道嘴里的青火天妖指的就是丹娘,那咱这旗牌送还是不送?”

    “送是一定要送的。”

    李阎回答:“不去龙虎山,我连事情的缘由也闹不清楚,天师道封山,这龙虎旗牌是咱的通行证。但是不能着急,这才五月末,朝廷给的期限是九月,先把缘由琢磨明白了,找找线索。”

    “也有道……”

    查小刀一顿。

    “怎么了?”

    李阎下意识一压眉毛。

    “……”

    查小刀却沉默起来,好一会儿才回了一句:“我这碰上点小麻烦,你自己小心,我待会联系你。”

    说罢,他就切断了会话。

    “旗牌不在他身上,也会有麻烦么?也对,毕竟是同行者的身份。既然他那里都遇到麻烦,没道理我这边没动静……”

    铛朗~

    铛朗~

    正在此时,远处传来清脆的铁声。

    此是本是宵禁的,青石板铺就的路上空空荡荡,远方粘稠的夜色中,却有一灰色人影,摇摇晃晃地冲李阎走来,未见其人,只听见他手上的锡杖上的铜环叮当乱响,在夜色下分外空灵。

    李阎眼神聚焦,逐渐锐利起来,脚步却没停。

    等近了些,借着月光才看清这僧人的长相,暗褐色的皮肤,天灵盖凸起一块,两只眼是瞎的,只有眼白,走起路来还有点跛脚,他身上的僧袍破烂,

    二人越走越近,道很宽,这俩人却都走在最中间,叮当的铜环碰撞声中,两人越走越近,李阎连这怪僧瞎眼中的浑浊血丝都看的一清二楚,却浑然没有避让的意思,直愣愣地往前走,两人的鼻尖眼看就要碰上。

    “弥陀佛~”

    那僧人低诵佛号,最终还是往旁边退让了两步。

    李阎也不看他,一拽身后飞雷的缰绳,就这么往前离开了。

    怪僧的瞎眼凝视李阎,矗立在原地久久不语。却没再纠缠。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