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前所未有的危机

第四章 前所未有的危机

    嘟~

    嘟~

    惺忪着眼的查小刀一把坐了起来,他拿起床头柜上的电话,歪头夹住:“喂?”

    “在么?”

    是李阎的声音。

    “在,比你早完事好几天。”

    查小刀打了个哈欠:“半夜两点多钟,有什么事不能明天说?”

    “你出来一趟,我捅娄子了。”

    查小刀使劲挠着头皮:“什么事这么严重,你现在在哪儿?”

    “你来,我给你个地址。”

    半个小时之后,查小刀揣着袖子走到公园长椅面前,和李阎并肩坐下。

    冷风扑面,路灯下面,两个男人坐在长椅上,查小刀翘着二郎腿抽烟,李阎面色沉重。

    “这次收获不小啊?”

    虽然评级没有变,可查小刀和李阎毕竟是有普通契约公正的队友,很多资料彼此公开,别的不说,单是李阎现在身上紫红色的威胁度,就让查小刀明白,自己和李阎的距离又拉大了一点。

    本来以为这次单独行动收益这么大,能迎头赶上的。

    “我说,你这次是不是又在果实里傍上那个女强人了?”

    查小刀酸溜溜地开玩笑。

    李阎神色阴郁,没理会查小刀的玩笑:“我现在没地方住。”

    “……”

    两个人对视了几秒。

    “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

    “和你那个吵架了?因为什么?”

    “本来,好好的……”

    时间倒回六个小时之前。

    完成结算的李阎再次睁眼,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卧室。

    正是晚上快十点钟,客厅橘黄色的灯光柔和,李阎能听到低沉的歌声。李阎记得,那是自己买给丹娘的黑胶唱片,美国七十年代的卡朋特乐队,不过当时买来的时候,丹娘听的有些心不在焉,似乎不太喜欢。

    李阎打开手机日历,才发觉这次自己算上结算强化,走了有快一周的时间。自己在南洋呆了五天,也耽搁了一段时间。

    他推动门把手走了出去,门栓转动发出清晰的声音。

    留声机上黑盘转动,丹娘缩在沙发的被窝团里面,十颗脚趾外露,胳膊环抱膝盖,捧着一杯热水轻轻地抿。

    电视里放的是猫和老鼠。

    听见门响,丹娘这才轻轻抬起了头。

    “我回来了。”

    李阎下楼。

    “这次的果实结束,又去南洋呆了几天么?”

    丹娘指了指桌上,保鲜膜罩住白粥,还有几样家常小菜。

    看光景,是中午时候做的了。

    “嗯,有点别的事。”

    “你还是心疼自己女儿嘛。”

    丹娘吹了吹杯子,缩在被窝里的上半身轻轻地前后摇晃。

    “哈哈。”

    李阎换了鞋,自然而然地往沙发上坐。

    “诶,等等。”

    丹娘突然叫住了李阎,脸腾地红了。

    “啊,怎么了?”

    李阎自打认识丹娘,还没见过他这副小女儿的模样。

    “你,你先上楼呆一会。”丹娘越说越低,说到最后几乎听不见:“我没换衣服。”

    李阎眨了眨眼,转身走到餐桌前头,给自己盛了碗粥,这才大咧咧地摇头:“不用,你穿什么都好看。”

    “你先上去。”

    披着绒被的丹娘只露出一张脸,说得有气无力的。

    李阎端着粥点点头:“好。”

    大概五分钟左右,李阎在楼梯拐角敲了敲门。

    “好了么?”

    “下来吧。”

    丹娘脆生生地回答。她用发绳绑了一个单马尾,穿上长袖的白色毛衣,原本就高挑的个子更拔高了几分,柔美的长眉平添俏丽,和沙发上软蓬蓬的被窝形成鲜明的对比。

    楼梯上的李阎心中忽然涌现出一股暖流。

    虽然到现在为止,两个人的关系没什么实质性的进展,但也就差一层窗户纸没有捅破。

    “你怎么了,下来啊?”

    李阎把碗里的粥喝干净,下了楼梯。

    相处这些日子,李阎对丹娘的了解进一步加深了,她不喜艳,偏爱穿白色和青色。不爱珠宝首饰,但喜欢高跟鞋和女包。

    喜欢听婉转悠扬的音乐,但是自己动手弹,就会选架子鼓和电吉他。

    爱看米高梅和上海美术厂的老动画片,比如猫和老鼠和天书奇谭。特别是有一次看哪吒闹海,丹娘一个翻江倒海的女山神,面对拔剑自刎的哪吒愣是哭了五分多钟。

    上个月李阎看见一家订制绒毛衫图案的网店,给自己弄了一件黄色方块的海面宝宝款,问丹娘要不要松鼠珊迪的时候,丹娘毫不犹豫地拒绝,并选择了一款雪孩子。

    看上去温婉妩媚的丹娘,其实有相当童真的一面。

    只是李阎啊,就不知道,就不可以预料。这大好的前程,怎么就毁在了自己手里头呢。

    “李阎,我感觉得出来,你和以前不太一样了。”

    饭桌上,李阎和丹娘对面坐下。

    李阎往碗里夹菜:“怎么说?”

    “天家佛门有云,人不见风,鱼不见水,鬼不见地,龙不见万物。”

    “什么意思?”

    “如果说过去你的肉身是水中之鱼,那现在就是万物之龙。”

    丹娘站起来,底下腰身,手指触碰李阎的手腕。

    “本来我以为,这道伏山咒要在你身上埋个一年半载。没想到你进步这么快,现在以你的能力,也不再需要这东西的保护了。日子久了,反而影响你灵肉将合。”

    李阎没往心里去,听意思也明白,丹娘过去给自己埋了道护身符,不是什么坏事。

    受到丹娘食指尾指牵引,李阎也察觉出一点异样,下意识集中注意力,一道青色丝线从自己的手腕浮现,一直连接到丹娘的尾指上。

    丹娘轻轻一笑,小指微微一扬。

    不料想那青色丝线从中断裂,啪地一声掉在桌上。

    丹娘一阵失神。

    大口扒饭的李阎吃得津津有味,看到丹娘脸色,这才停下筷子。

    “怎么了?”

    “……”

    丹娘一低头,手掌一甩,那些青色丝线统统消失不见,她拿起筷子,饭碗遮住表情:“没事,吃饭。”

    “到底怎么了?”

    李阎把碗放下。

    丹娘不说话,只是埋头吃菜。

    李阎没心情再吃,有些无措坐在一旁,心里咯噔一下。

    ……

    “然后,你就被赶出来了?”

    查小刀抱着肩膀。

    “我现在不是担心我没地方住,我是怕她一生气出走,不再见我。”

    李阎拧着眉头揉太阳穴。

    “那你到底干什么了?”

    查小刀心直口快。

    李阎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他也茫然地看着李阎。

    “……”

    查小刀悻悻地别过脸,他一拍大腿:“兄弟落难,我能不管么?你先到我那儿去住。等丹娘消了气,你再回去。”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