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龙虎都监

第十八章 龙虎都监

    说要启程,可李阎还是在甄府的宅子停留到中午。等县衙的差人来到,李阎三人才亮明身份,让差人带路,赶往县衙。

    甄府也要出人,抬上老夫人和两名丫鬟的尸体,跟着差役一并送到县衙的停尸房,甄家大官人出门做生意在直隶,一时半会肯定回不来,作为苦主,玉姐儿必须跑这一趟。

    李阎三人去县衙,一方面是顺路,另一方面,这件事没有官府的首肯,李阎自己独自脱身并不合法理。

    早在嘉靖年间,对于一切和鬼怪外道,或者疑似鬼怪外道有关的案子,就设有有“龙虎都监”衙门负责侦查缉拿,即便李阎查小刀已经杀死水婆子尸,也找出疑似幕后黑手,这件事也要上报县衙,县令首肯,再由当地的“龙虎都监”处理。这是法度。

    不过,李阎身上带着上峰的手书诏令,便是一走了之也未见得就如何,可终究是一桩麻烦。

    再者,李阎有自己的打算。

    看上去,四十八路外道在暗,自己在明,实则不然。

    自己护送龙虎旗牌,乃是神皇帝的旨意,各州府衙门,有义务和责任尽最大努力为自己提供便利。李阎才应该是那个挟裹大势的人。

    之前找不到线索也就罢了,现在甄府一案,和查小刀的见闻印证,证明是有外道中的一位“打更人”作案,这正给了李阎发难的线头。

    耳健连转告丹娘的话,要自己少造杀孽,李阎不是没听进去,只是在他看来,用官府的力量牵制四十八路外道,让他们少来找自己的麻烦,这便是让自己少造杀孽最好的办法……

    一路上差人不敢怠慢,毕竟官大一级压死人。等到了县城衙门口,一切都打点妥当了,衙役先要进去通禀知县老爷,让李阎拦下。

    “兄弟,你拿着我的牙牌,和这道手书进去,转承给知县大人,有劳了。”

    衙役接过李阎给自己的东西,一溜小跑进了衙门。

    约莫有一只烟的功夫,那衙役回来,把手书牙牌奉还,说是知县大人有请,让李镇抚过堂一叙。

    知县姓李,字五义,是万历二十八年的进士,官声还不错。

    李知县是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看上去比李阎小不少,相貌儒雅,举止得体。

    他见到李阎,是个背朱红剑匣,挎古铜大剑的打扮,往前抱拳逢迎

    “李镇抚远道而来,五义有失远迎,还请见谅。”

    李阎端起茶碗:“李大人,咱们是本家,说来缘分不浅,不过我身负皇命,客套话就免了,事情的来龙去脉,想必你也听手下人说了,你是本地父母官,我不想让你为难,但我还是想快点了结这案子。”

    他本身的官职也在七品的知县和九品的龙虎都监之上,也没必要和李五义兜圈子。

    李五义知县眨了眨眼,沉吟一会儿才说:“镇抚大人快人快语,邪祟杀人,随后伏诛,证据确凿,自当结案。”

    李阎一愣,随即反应过来。

    这知县莫不是认为自己在案子扮演了什么不光彩的角色,想快速结案是作贼心虚?

    “我不是这个意思。”

    李阎咳嗽一声:“那甄府玉姐儿做证,杀害老夫人的尸皮上,有牛头栏北十里打更人的手环,这分明是他以邪术害人,我的意思是,大人应当即刻派人,捉拿这杀人凶手归案!我也好早日启程,去往龙虎山天师道。”

    “唔,镇抚说得也有道理。”

    李五义轻轻点头,似乎刚才说就此结案的人不是他。

    “不过,镇抚大人,这件事有点为难。”

    “为难?有什么为难?你一县之令,连个打更人都没权力抓?”

    李阎眉毛一挑。

    “这人手我自然是能派,写折子上刑部,发海捕文书也是这两天的事儿,可缉拿外道邪祟,这是龙虎都监的差事,别说我这个县令,便是刑部尚书大人责令人家缉拿邪祟,也是越权啊。”

    李阎点头:“那也好办,我来之前,李总兵身边一位龙虎道长送我缇骑令牌,可调动地方龙虎都监,你把人找来,我与他说。”

    “那太好了!”李五义精神一振:“等明日下午,郭都监来的时候,我一定如实相告。”

    “明天下午?”李阎双眉一拧:“他现在干什么去了?”

    “哦。大人有所不知,龙虎衙门与我们县衙不同,一旬有七天的俸假,郭都监明日,才算正式办公。”

    “我等不了,叫他现在来见我。”

    “这……”

    李五义满脸为难,半天才说:“李镇抚,您恕我口冷,这龙虎衙门……与我朝文武并非一路,郭都监这人,又生性狷狂,我派人去了,只怕人家……”

    李阎看了眼前的知县一眼,低头把杯中茶水一饮而尽,突然轻笑一声:“是方才我说过,我和知县大人是本家,我也不想让本家人难做,大人只管去派便是,哦对了,衙门口还站着甄府的苦主和我一位属官,大人先行安排了他们的住所,我与知县大人您一起,等这位郭都监来……”

    “如此,那好吧。”

    李五义知县点头,派人安排下去,两人在屋里等待,不时攀谈两句,大概喝干一壶茶水,去叫郭都监的衙役才跑了回来。

    “事情办得,怎么样啊?”

    李五义问道。

    “回禀大人,郭都监的意思是,有公差,便转投龙虎衙门的状筒,明日上堂,他自然会处理。”

    “混账!你没告诉他李镇抚到了么?”

    李阎看了李五义一眼,低头吹着茶叶末不说话。

    “额,是提了,辽东卫所有一位李大人来。”

    李五义沉着脸:“那郭都监是怎么回答的?”

    没等衙役开口,李阎摆摆手:“罢了罢了,这位兄弟,劳烦你再跑一趟,拿着这个去,交给这位郭都监。”

    他掏出道人送自己的无字铁牌,递给衙役。

    衙役抱拳离开,又是一壶茶水的功夫,这衙役才折返回来。

    “那郭都监怎么说?”

    李五义拉着长音。

    “郭都监说,知道了。”

    衙役显得有些畏缩。

    李阎咀嚼着茶叶根,又问:“我的牌子呢?”

    “这……给了郭都监府上的仆役,他便没再见我。”

    李五义勃然大怒:“混账!办事不力!”

    “李大人你生什么气啊。”

    李阎不温不火地摆摆手:“那位郭都监既然说是知道了,想必也在赶来的路上。等等也就是了。”

    这一等,便是等到了晚上。

    茶壶里的水,续了一杯又一杯。

    李五义显得越来越焦躁,嘴里大骂着郭都监,李阎倒是没什么表示。

    看的出来,李五义这个知县,平时没少受这个郭都监的气,今天有这一出,未尝不是他驱狼吞虎的计策,不过李阎也不在意。

    “咳咳,镇抚大人,不若明日……”

    李五义也知道过犹不及,别看李阎面上不显,李五义断定,这位镇抚内心必然怒冲霄汉。

    就在这时,外头传来一个醉醺醺的声音。

    “五义啊,哈哈哈~是哪位李镇抚来找我啊?”

    说罢,一个玄色道袍的胖子摇着八字步走了进来。他衣衫不整,脖子上还带着唇印,胳膊夹着一坛子酒,身上更是散发着浓郁的酒气。

    “真是不懂规矩!我龙虎山的人,也是说指使便指使的吗?”

    他大着舌头:“镇抚?狗屁镇抚。”

    李五义眼皮直跳,他觉得自己可能撩拨过火了。

    他听说过这位大宁卫的李镇抚,李成梁一脉的爱将,在朝鲜战场上立功无数,绝不是个软柿子,这才有意引出平时便嚣张跋扈的郭镇抚来,只是眼下要是两人打起来,只怕局面难以收拾。

    不料想李阎哈哈大笑,站起来地迎了出去。

    “来人可是天师道的郭都监,诶呀呀,小弟大宁卫司左都镇抚李阎,有失远迎,还望见谅。”

    李五义听着耳熟,这不是自己对李阎的说辞么?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