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五仙闹渤海(下)

第三十三章 五仙闹渤海(下)

    午夜的海风逐渐凌冽起来,吹起层层黑色碎浪。

    李阎坐在甲板上,桌上的红色食盒里是个小瓷坛子,里头装着棕红色的五花肉,菜量不多,李阎就着葫芦里的老酒,没一会儿就吃干净了。

    他看了一眼香案上的香才燃了一小块,大部分菜都拿食盒罩住了,便闭眼假寐。

    乌云聚拢,风浪呼啸,海天之间越来越暗,连火把上的火焰都被压得直不起腰。

    蓦地,香案上的香齐齐而断,像是被人横着砍了一刀!

    大风猛然压向桅船,帆索抽动,船猛地倾斜,桌上的菜稀里哗啦倒向一边。

    砰!

    李阎按住酒桌,五指收紧,桅船咯吱一声扶正过来。

    呜呜呜~

    婴儿似的尖利哭声响彻阴暗的海面,点点的惨绿色鬼火自远方飘来,浓郁的黑雾自海面翻涌滚动,诡异可怖。

    “唉!”

    李阎站起来,自顾自掏出火折子,重新点上香炉,扬声道:“看来,李某人的香,不合各位的口味啊。”

    黑雾中突兀钻出一个圆滚滚的人头,咕噜咕噜滚上甲板,直到李阎的脚边。

    李阎低头,是个宽目阔鼻的男人,他却不认识。

    咚~咚~咚~

    天上接连有血淋淋的人头被抛下来,阴沉的海面上似乎下了一场人头血雨。

    大风吹散黑雾,乌云云端架坐着不下两百来人,或是红黑甲胄的武将夜叉,或是衣带飘飞的宫装美妇,或是头发披散的闲散道人,或是唇红齿白的童子童女。然则一个个眼带煞气,眼角嘴角滴下血来,色调血红,让人不寒而栗。

    李阎耐着性子:“冤家宜解不宜结,有什么话,大家不妨坐下来谈一谈。”

    “废话少说,那双刀人何在?你二人一并现身!以血还血便是!”

    那声音苍老激昂,悲愤之情溢于言表。

    云团突显一名瘦如骷髅的高瘦老头,眼黑如墨,瞳孔只有一个白点,他被胡三和常天在搀扶着,走出人群,

    “敢问长者姓名。”

    “黄九牙。”

    这老头牙齿咬得咯咯作响。一脸扭曲:“我黄姓与世无争,本就无意参与龙虎旗牌的争夺,却无缘无故被官府灭门!可怜我妻儿老小,无一幸免,即便尔等叫我白发人送黑发人,也别怪我要叫你州府缟素,遍野哀鸿!叫尔等知道,黄姓睚眦必报!”

    李阎不动气,只是道:“我想这其中,可能有人故意挑唆,是一场误会。”

    “误会?”

    黑雾当中,一个面色阴冷的妇人说道:“我黄家一百多条性命惨死好仙谷,你红口白牙说误会?”

    李阎一反常态,耐心解释:“好仙谷之事,我并不知情,更别提谋划。我嘱托张寿汉,只是叫他捉拿害死人命的乌三庆。绝无和五仙家结寇仇的意图。”

    顿了顿,李阎又道:“李某人无意推卸责任,今日备下薄酒小宴,给各位赔礼道歉,五仙家的苦主若有要求条件,一并吩咐给我,直待我送旗牌上龙虎山,就算赴汤蹈火,也一定做到。”

    呼啦~

    狂风大作,掀翻了香案桌子,保温的食盒连同菜汁汤水,香灰。扬了李阎一身一裤。

    风雨声逐渐浓密,男女交织的怨毒声音如同响雷:“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我们旁地不要,只要你左司镇抚的项上人头!”

    李阎低头,在身上抹了抹才叹了口气:“他妈的~”

    剑拔弩张,他却摘去被淋脏的甲胄和衣服,抽起袖子。

    他自顾自碎碎念地低声嘀咕诸如“我做过努力。”“这帮人不识抬举,”“不能怪我。”之类的怪话。

    一名红脸大汉怒然骂道:“你当装疯卖傻便能逃脱一死……”

    呼!!

    黑沉沉的剑影在不见五指的夜下划过,把乌云云头豁开一道七八米长的口子,同时被豁开的,还有这名红脸大汉的上半截脑袋。

    血污脑浆四处喷涌。红脸大汉的嘴还无力的开合,鼻孔往上的部分却空空如也。

    金母大剑上有血点滴落。握剑的双臂肌肉的线条如同流过山岩的清泉。

    李阎的额头发丝乱舞,他再昂起头来,额角血管怒张。

    “好话说过,酒菜备过。一窝蛇虫鼠蚁……给脸不要!去你妈的杀人偿命!黄姓睚眦必报?我姓李的便是奉公守法的良民不成?”

    黄九牙听罢怒极,轰然嘶吼,众妖仙前仆后继,架动乌云杀向李阎,双桅帆船如同滚滚黑潮下的一只枯叶,苦苦飘摇。

    蓦地,桅船四下蔓延出层层厚冰,整条双桅杆船被寒冰死死冻住!那无孔不入的冰霜白色蜘蛛网似的,往四面八方汹涌蔓延向乌云和四家妖仙。

    甲板上,黑色祸水环裹李阎的四肢,帝女寒影冲天而起!

    泉郎海鬼和天命雅克的力量在他的血管澎湃流淌,姑获鸟是他无往而不利的剑,无支祁则是阴蚀诡秘的甲。

    李阎手中金母大剑一翻,随手横挥出超过十米长,凌冽凶悍的剑光,无数妖仙如同一道又一道撞向大海的黑色山峰,与凶悍剑光碰撞!

    众多妖仙手中明晃晃冷森森的兵刃如同望不到尽头的刀林,而李阎和帝女姑获就在刀林中穿梭不定。两道影子似乎完全摆脱了地心引力,影影憧憧恍如无数鬼魅,凶悍的剑光和森寒羽毛交织如雨。其间斩落无数血腥尸块。

    突然,冰层碎裂的声音接连爆响,一条无比巨大的黑色蟒蛇突出海面冰层,蛇尾甩动向桅船拦腰打来,半空中的李阎想也不想发动隐飞,代替帝女投影拦截大蛇。

    他手里一收一抹,虎头大枪昂然吐出丈余枪芒,白金色流光带出无数黑色冰牙,硬生生穿透了那大蛇的尾巴。

    漆黑大蛇吃痛扬天大吼。李阎大臂上道道青筋绽放,岩浆般滚烫的力量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死来!”

    半空中的李阎挑起数十米高的巨大黑蛇,砸向乌云中的妖仙!

    这夸张的一幕简直突破了妖仙们的想象。

    那黄九牙一张嘴,一道细若牛毛的黑针射向李阎的后背。

    战场混乱,李阎却如同三头六臂,无支祁的水甲护住身后,闪身腾挪,中途手中大枪连连戳碎两名夜叉状妖仙的头颅。

    噗嗤~

    李阎双目圆睁,一道细针自李阎前胸穿过。

    那牛毛针的速度和力度都超乎他的想象,居然接连穿透了能抵抗高爆穿甲弹的水甲和泉郎海鬼的肉身!

    伤口流出黑血,分明带毒。

    李阎连连眨眼,双脚似乎站立不稳。

    一名童子妖仙看准时机,突兀冲锋杀向李阎不设防的后背!

    砰~

    李阎豁然转身抬手,捏住这名妖仙的脑袋,然后发力收紧……

    黄九牙一愣。这会儿功夫,李阎胸前伤口的血已经由黑转成健康的红色。

    “这不可能。”

    他失声叫道。

    【坛子肉】:极大提高食用者的新陈代谢速度,和生物类毒素抗性,持续一天。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