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换马记(完)

第四十一章 换马记(完)

    “吃饭倒不必了。”李阎说道:“监正大人,如果没别的事,卑职就先告退了。”

    柴玄巴不得李阎走得远远地,忙不吝地点头。

    李阎冲他笑笑,冲查小刀使个眼色,两人离开了茶马司的船。

    凉风带着浓重的水腥味,带着嗡闹的人声扑面吹来。

    港口上人来人往,船夫的各色草船挤满了码头,苦力穿着露脚趾的草鞋,扛着百十多斤的粗麻袋奔走,也有大船停在岸边,帆绳上立着海鸟,偶尔跳下来,啄食地面上遗落的稻谷。

    查小刀挖着鼻孔:“你想怎么着啊,半夜乔装剁了这厮,然后把马牵回来?”

    李阎摇头,对查小刀说道:“说老实话我是不想节外生枝,柴玄是宦官,我不想碰,他知难而退是最好。”

    “那你准备怎么做?马可在人家呐。”

    “我要是连匹畜生还降服不住,干脆回去睡大觉好了。”

    说着,他挑了码头上一条租赁的草船,跳了上去。查小刀紧随其后

    船不大,李阎和查小刀上来,整条小船立刻晃悠起来,吃深了至少三寸多的水。

    行船地是爷孙女两个。一个带着蓑笠的五旬老人,和梳着辫子,水灵灵的半大姑娘。

    李阎把几枚铜钱放到蓑翁船翁手里:“有劳了老丈,把船划到个宽敞地方即可,别跟这儿挤得像下饺子似的。”

    满脸皱纹的船翁答应一声,便到边上拔蒿去了。

    李阎和查小刀自己推开各自拉了一张马扎对坐,中间是张矮桌子。

    水灵灵的小姑娘安静地走过来,打怀中的竹篮自里抓了一把拿糖腌的菊叶子,放进小盘里,递给李查:“二位爷,含着吃。”

    “多少钱?”

    “不要钱。”

    小姑娘摇摇头。

    李阎抓了两片放进嘴里。有点甜滋味,他冲查小刀竖了竖大拇指,意思是味道不错。

    船开动起来,李阎眼前的水景流转,码头上喧闹的船队逐渐远去,他轻轻把手探进冰凉的海水当中,双眼微闭。

    ……

    那李镇抚走得轻巧,柴玄却提心吊胆。

    甭管是天师道还是辽东李氏,都不是好惹的主,

    再说此人若真是护送那国器的使将,必然是了不得的过人之处,否则如何担当这么大的事。

    前阵子渤海上闹了妖灾,衙门里有人知道内情,便是龙虎旗牌招至,这李镇抚连那么怕人的妖灾都能挺过来,怎么会忍气吞声?

    柴玄打定主意,也不歇了,今晚就走,免得夜长梦多。

    你有护送旗牌的使命在身,有本事就把去江西的旨意舍了,跟我进京扯皮。

    想到得意处,柴玄乐呵呵地来到马船上,要赏一赏自己的宝马。

    “快,快给我的“野乌神”备马料去,去啊,还愣着干什么?”

    柴玄围着飞雷打转,越看越喜欢,连新名字都起好了。

    马槽里堆着大米糠,豆饼一类的草料,还有嫩绿的草根,可飞雷卧在柴玄特意准备的松花棉布软塌上,打着响鼻,看也不看一眼。

    马厢里的其他马匹都垂头丧气,躲的远远的。

    “诶呦,我的祖宗诶。你多少吃点啊。吃啊。”

    柴玄止不住搓手心。

    “大人,这匹马,似乎吃生肉的。”

    一边伺候的马倌提醒了一句。

    “生肉,快吩咐厨房,给准备生肉,再打上二十个生鸡蛋。”

    柴玄急吼吼地冲下人吩咐。

    飞雷赤金铃铛似的大眼别过柴玄,也不看他。蓦地,一只比苍蝇也大不了多少的黑色小鸟,从唾沫横飞的柴玄的衣褶飞了出来,正落到飞雷的鼻头上。

    飞雷恼怒地甩着头,突地,它两眼一对落在鼻尖的小鸟身上,呼啦一声站立起来,毛发激张,松脱身上的名贵的马缰,有些焦躁站在原地。

    柴玄急得直叫:“祖宗诶,又怎么了?”

    轰!

    突然整条马船一个巨大的颠簸,仆人马倌连同柴玄都好悬没有站稳。

    “怎么啦,怎么啦这是。”

    “唏律律律律~”

    飞雷长嘶一声,冲开人堆,一蹄子踏破马厩,疯了似的冲到甲板上。

    好不容易被安抚住地各色贡马们再次嘶鸣起来,一个个挣脱牵绳,冲出马厢,紧随飞雷到了宽敞的甲板上,得有十多匹,都是毛色油亮,双眼有神的顶尖好马。

    原本平静的海浪波澜渐起,旁的船全都没事,唯独这条马船,被不知道哪里来的怪浪,拍打这条大船来回摇晃。

    飞雷毫不犹豫,一扬马蹄跳下海面,其余的贡马有学有样,全都争先恐后地地跳下了海,包括柴玄钟爱的“玉胭脂”。全都跟着飞雷跳下了海,整个港口连人带船带货不知道多热闹,一下子全被这样的奇怪景象吸引了眼球。

    轰!

    怪浪更猖獗了,茶马司的船队被拍打的七零八落,甚至有一只马船的桅杆被硬生生拍断,青天白日万里无云,这样的景象看的人瞠目结舌。

    妖马飞雷领头长嘶一声,在水中扑腾着,沿着海岸奔跑,后来跟着十来匹贡马,引得无数船家避让。

    柴玄也是猪油蒙了心,此刻不想着收拾残局,一心惦记着下水的飞雷,船本就离岸不远,他干脆带着一众兵丁上了岸,飞雷带着贡马在水滩上跑,他便带着宦从衙丁,一路叫嚷着去追。

    眼看水位越来越深,柴玄害怕马群淹死,叫得更欢了。

    水面上,突地结起了厚冰。飞雷一个纵跃跳到冰上,贡马们紧随其后。

    “干爹,这这这,龙王爷显灵了这是。”

    柴玄身边的长随打着哆嗦指海面。

    眼下才七八月份,渤海海面就没这时候结过冰,可事实摆在眼前,即便柴玄在觉得匪夷所思,可事已至此,哪有不追的道理。

    这一帮子穿袍顶冠的人紧赶慢赶,穿过几大颗柳树,终于看到了一干马匹,还有一条冰上的草船。

    李阎手里拿着一尾鲜活的草鱼,正喂给飞雷。

    飞雷大口咀嚼,嘴里打着响鼻,它屁股后头,则是一干茶马司的强健贡马。

    船家爷孙望着不知道从何而来的马群,和七月份的深冰,也只知道跪地祈祷渤海龙王爷显灵,神色惶恐。

    “监正大人,怎么了这是?送君千里也要一别啊,这么诚心要留我吃饭么?”

    柴玄跑得没力气说话,脸色猪肝似的,一面惨白,一面酱紫。

    “哦,托监正大人的福,我的马已经找到了,的确不是监正大人捞起来的那匹,不过我这畜生倒是不知道从哪里拐带出这么多的马匹,不会是监正大人茶马司的贡马吧。”

    柴玄哆哆嗦嗦说不出话。

    李阎洗干净手,才慢条斯理地说:“我也不贪这种便宜,要是这些马是监正皇差的贡马,便让你手下的人,都牵回去吧。”

    柴玄半天才让自己不至于背过气去,虎着脸摆手,让长随们踏冰去牵马。

    他语气虚弱:“李大人好手段啊,却不知,李大人师从天师道龙虎山哪一辈的高人呐?”

    李阎没回答。只是道:“监正大人,是方才我说,总兵许我便宜行事之权,监正大人宫里的差事办惯了,估计是没听太懂。你我同朝为官,我也不计较,只是别再有第二次。”

    柴玄没再说话,黑着脸转身便走。

    等茶马司的人牵着马回了码头,柴玄的几只马船多处破损,有的茶货泡了水,船帆也撕了,所幸没有人员伤亡。一干人马灰头土脸,港口上的人指指点点,也不敢靠近。

    唯独有个黄袍的书生,蹲在阴凉底下喝着凉茶,满脸的若有所思……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