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祸元九变

第十七章 祸元九变

    李阎最后还是没能搬回去住,原因除了当事人,谁也不知道。

    有天查小刀神秘兮兮地问李阎,他到底有没有和丹娘上过床?叫李阎打马虎眼糊弄过去了。

    李阎也没跟查小刀提及自己什么时候搬回去住,以给饭馆帮忙为由,长期霸占着查小刀饭馆的二层阁楼,但一个多月过去,他连菜单没摸过。每天清早出遛弯,到饭点准能来,气儿特壮地问今天吃嘛?

    这样的日子大概过了小半个月,直到有天查小刀要关门的时候,才发觉李阎和邻居家一四十多岁的澳洲大姐聊的非常开心。两人彼此拥抱道别以后,李阎才过了马路,在查小刀堪称惊恐的目光下进了屋。

    查小刀赶紧追上来,低声问:“什么情况?”

    李阎从箱子里拔出一瓶啤酒来,才问道:“你们对门是开酒吧的你知道么?”

    “知道,我听说那澳洲大姐要回国,最近找人接店面呢。”

    李阎一指自己:“我盘了。”

    查小刀听了,心里本来有些惊讶,但仔细一想,似乎也没么值得惊讶地,最终只干巴巴地问了一句:“怎么想起干这个来了?”

    “那你不能让我整天在这蒙吃蒙喝不是?这两天小周看我眼神越来越不对劲了。”

    李阎坐到沙发上。

    “你要开酒吧?”

    李阎点头:“对,我这叫先见之明。”

    查小刀乐了:“什么先见之明?”

    李阎摇了摇头:“以后就知道了。”

    “人手怎么办?”

    李阎瞅着查小刀不说话。

    查小刀一翻白眼:“自己招人,我没那闲工夫。”

    李阎哈哈一笑,把喝空的啤酒瓶往插板箱里一丢扔:“自己招就自己招。咱以后做邻居拉。”

    事实证明,无论李阎是不是心血来潮,他的行动能力还是不容置疑的。

    大概不到一个月的功夫,查小刀对面那家酒吧大变了样子。

    李阎把原来自己开音响店的库存都给弄来了,包括一大箱子老海报,两个大橱柜的杂志和cd。用来打扮他这间新开的的酒吧。把原本挺有欧洲古典风格的酒吧,给装修成了八十年代的怀旧摇滚风。

    可李阎海曙觉得缺了点什么,又给置办了一台老款千机变的游戏街机,最后,他干脆把他老家宅子里几把全铜装具,开了锋的花纹钢刀剑也拿出来陈列上,还在玻璃展墙上张挂了一张行联,文为云山起翰墨,星斗焕文章。

    中西合璧,显得摩登极了。

    这张行联,原本是李阎以前在广东时,一次兴起朝关老头讨的,后来才知道价值不菲。李阎离开广东时,曾托人送还。后来他为关焰涛送终,这副字最终还是回到了他手里。

    字是关焰涛一位老友所写。老爷子临终时,那张“匹夫不折志,中流万古刀”的挽联也出自此人之手。

    把开锋的长剑,和价值不菲的的书法行联摆到酒吧里。酒柜,杯具,冰柜,搅拌器,榨汁机这些必要的设备反倒没着急置办,显得有些空旷,可李阎不在乎,他领着查小刀来回转了好几圈。显然非常满意。

    他还花大价钱买了一整套的灯光设备,还有打碟机和混音台,准备以后搞点演出什么的。场地里最显眼的位置,是一套Sonor的架子鼓。

    “什么时候开张?”

    查小刀问。

    李阎看了看自己一手打造的小小酒吧,摇头道:“不着急,先招人。”

    两人聊天的时候,有人站在门外敲了敲门,是个抱着大提琴,留一头波浪卷的女孩。

    “额,你好,你们是这家酒吧的老板么?”

    李阎转头道:“我是,怎么了?”

    那波浪卷女孩道:“我就是问问,咱这开张以后,要乐队演出不?便宜,十首歌一百五。”

    李阎显然心情不错,他瞧了一眼场地上的架子鼓,冲来人笑道:“不好意思啊,有人了。给留个电话吧,有需要我联系你。”

    ————————————————

    两个月转瞬即逝,鳞·丁酉贰拾肆号被摘取的风波,似乎已经彻底过去,没人再提起。至于李阎,除了去了一次三眼环球,也再没有暴露在任何人的眼中。更多的人对他,依旧没有太直观的印象,只在一些小圈子里流传着,他斗败长夜基地十几名预备役,并从姒文姬和詹跃进眼皮底下全身而退的事。他们知道,阎浮里又多了一个扎手的硬茬。

    “你选择消耗额外的65%觉醒度来突破【无支祁之血·祸灵】第二次峰值突破,本次突破成功率百分之百!”

    你百分比最高的专精为:古武术100%。

    你的传承为【无支祁之血·祸灵】

    演化中……演化完毕。

    你开启了传承技能【祸元九变】(本技能不消耗技能栏)

    【祸元九变】:将敌我双方统统拉入巨大的不规则水球当中,范围为祸涛储备的四分之一。

    在祸元九变制造的巨大水球当中,宿主的身体素质大幅度上升,且麾下所有水君属种不会死亡。宿主死亡或者休克,祸元九变失效。

    施展祸元九变需要消耗大量精力,请谨慎使用。

    祸涛,祸党,祸元九变。

    可惜不是祸元妖身。

    李阎心中暗道。

    已经有一项阎浮传承大圆满的李阎,已经不是当初那个摸索思考的初哥。

    他早就摸索出来,其实所谓峰值突破,只是完整阎浮传承力量残缺的一小部分。而且,其能力的种类,应该是概率随机。

    以他已经完全觉醒的姑获鸟为例子。

    在姑获鸟之姿态下,李阎能使用几乎所有的姑获鸟的妖术,除了血蘸,隐飞,鬼车之外,还有包括大范围的羽翼风暴,摘下羽毛化身血鸟等等,少数二十种以上,李阎之前没有掌握的能力。

    但这里头,只有血蘸,隐飞,鬼车三道法术,李阎能发挥全部威力,不亚于姑获鸟复生,至于其他的法术,他只能发挥一成或者两成的威力。

    想完全发挥姑获鸟妖术的能力,自然是要代行者才可以。

    这也是为什么,李阎在红山围场,并没怎么拿出姑获鸟姿态对敌的原因。比起姑获鸟姿态,他开启“枪剑七大行”,所有自悟技能的强度都会大幅度上升,配合血蘸。隐飞,祸涛,三样传承能力,其威力足够碾压“姑获鸟之姿态”。

    有了这样的经历,李阎对无支祁突破的强化,也有了自己的看法。

    之前说过,同一传承的不同部位,同样有强弱之分,李阎想,所谓强弱的体现,应该就是通过峰值突破,抽取完整传承能力当中,更强的一部分的概率高低。

    姑获鸟的所有二十多种能力当中,鬼车无疑是最珍贵的,其次便是隐飞。

    李阎两次峰值突破,就抽走了两种最为珍贵的能力。除了李阎自己的高近战专精以外,他的姑获鸟传承,是“灵”的部分,也是主要原因。

    最直接的差距在于,别的没有开启“鬼车”的姑获鸟行走,即便开启姿态,获得鬼车莲台,九道莲台中,可能也只有一两道能替死。

    李阎之前和支祁连厮杀,那厮依仗完全版的祸元妖身,硬是叫以杀伤力见长的李阎无法杀死,还是依靠鬼车自爆才彻底消灭。

    可这次的峰值突破,李阎没能开启祸元妖身,即便以后,他把无支祁喂道100%觉醒度大圆满,到手的“祸元妖身”,也大概率是阉割弱化版,不会有支祁连那种,躺着叫你杀,你也没办法的变态再生力。

    李阎又有意构建神庭,这无疑代表,他和“祸元妖身”这个堪称妖孽的保命能力无缘了。

    他现在只能希望,这道“祸元九变”的潜力,不要和“祸元妖身”差的太远。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