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赔本买卖

第109章 赔本买卖

    “百夫长大人,你怎么会在这里?”

    段凌天脸色不变,镇定地问道。

    “你觉得呢?”

    百夫长目光微冷,反问道。

    “那七只炎虎,莫非是百夫长大人你引来的?”

    段凌天双眸一凝。

    按照常理,他所在的这片区域,不可能出现凝丹境四重以的凶兽……

    算是真的出现,那也顶多一两只。

    可刚才却一次性出现了七只凝丹境四重的炎虎,再加这个百夫长及时现身,他很难不将两者联系到一起。

    “你很聪明。”

    百夫长看着段凌天,“我原以为,七只炎虎足以将你撕碎……却没想到,在天才营考核,你竟然还隐藏了实力,你竟然是凝丹境五重武者!”

    凝丹境五重武者。

    算不了什么。

    可若是在这个基础,在加一个未满十七岁的前缀,那可怕了。

    未满十七岁的凝丹境五重武者,纵观赤霄王国过去的数百年历史,也没有出现过如此妖孽……

    “百夫长大人,我自问与你无冤无仇,却不知你为何要害我?”

    段凌天深吸一口气,双眸一闪。

    虽然心里有了猜测,但他还是想要确认一下。

    “哈哈……段凌天,要怪,怪你太过锋芒毕露!要不是你害于宏失去了百夫长之职,于宏也不会盯你,更不会嘱托我在天才营训练干掉你。”

    在这个百夫长的眼里,段凌天已经是一个死人,所以他毫无顾虑。

    “于宏!”

    段凌天双眸一寒,果然是他!

    于宏,于翔的亲哥哥。

    “不得不说,你的天赋让我都为之震惊。或许,再给你两年的时间,连我都不是你的对手……只可惜,今日。你要命丧于此!”

    百夫长眼杀意迸射。

    双手之间,元力弥漫……

    在他头顶之,十一头远古巨象虚影凝聚成型,气势如虹。

    这个百夫长,是凝丹境八重武者!

    “等等!”

    段凌天目光一闪,低喝一声。

    “怎么,你还有什么遗言吗?”

    百夫长淡淡问道。

    “你放过我,我给你一百万两银子,如何?”

    段凌天双眼眯起,缓缓问道。

    “一百万两银子?不得不说,确实很诱人……不过,如果我没猜错,你说的那一百万两银子,应该被你收在纳戒里面吧?只要杀了你,你的纳戒都是我的,更何况是那一百万两银子。”

    百夫长脸浮现阴笑,好像段凌天的纳戒已经是他的囊之物。

    “我原只是想卖于宏一个人情,驱逐七只炎虎来到此地,让它们将你杀死!我却没有想到,你竟然隐藏了实力,更是将七只炎虎干掉了……让我更加意外的是,你竟然有纳戒这等珍贵之物!”

    说到后来,百夫长的脸,遍布杀意。

    在他看来,只要杀了段凌天,段凌天的一切都将归他所有。

    “所以,你起了贪念,是吗?”

    段凌天双眸眯起,淡淡问道。

    “是又如何?”

    百夫长冷笑,“懒得与你多费唇舌,我这便将你杀死,收取纳戒!”

    “你这么有自信,你能杀我?”

    段凌天笑了。

    百夫长闻言,心里一蹬,观察了一阵周围,没有现任何不妥后,冷笑道“段凌天,少故弄玄虚……今日,你必死无疑!除非你有胜过我的实力,只是,这不可能!”

    话音一落,百夫长动了。

    呼!

    拉出一连串残影,飞掠而出,直掠段凌天。

    在他头顶之,十一头远古巨象虚影,奔行如风……

    段凌天双眸一寒,迎了去。

    灵蛇身法!

    身形一动,宛如化作一条灵动敏捷的灵蛇。

    拔剑术!

    紫色的剑光,宛如毒蛇的蛇信,掠向了来势汹汹的百夫长。

    刹那间。

    段凌天头顶之,出现了八头远古巨象虚影……

    “你……你竟还隐藏了实力?”

    百夫长身形一抖,轻而易举让开了段凌天的一剑,闪到了一侧,不可思议地盯着段凌天。

    八头远古巨象之力……

    这是凝丹境六重武者的标志!

    不对!

    很快,他的目光落在了段凌天手的紫薇软剑,惊呼道“灵器!你竟有灵器……能让你平添一头远古巨象之力的灵器,应该是八品灵器吧?”

    百夫长的眼,贪婪光华越来越盛……

    他没想到,段凌天带给他的惊喜这么多!

    先是纳戒,后是八品灵器。

    若他能得到八品灵器,算是凝丹境九重武者,也不是他的对手。

    这个段凌天,简直是一座宝库!

    “你的眼光倒是不错。”

    段凌天冷笑。

    “段凌天,凭借灵器,你的实力可凝丹境六重武者……可在我面前,却还不够看,死去!”

    百夫长身形一抖,再次动了。

    他要杀死段凌天,夺取段凌天的一切……

    轰!

    百夫长出手如电,一掌对着段凌天拍出,掌风吹得段凌天一身紫衣猎猎作响。

    “是吗?”

    段凌天眼寒光一闪。

    刹那间,他的元力融入了紫薇软剑的剑身,启动了铭刻在其的残血铭纹……

    嗡!

    一道赤红色的残月,伴随着段凌天的紫薇软剑掠出,如闪电,好像长了眼睛一般,迎了百夫长的一掌。

    嗤!

    鲜血飙射,百夫长的手掌被残月一分为二。

    “啊!”

    百夫长凄厉的嘶喊刚响起,刹那间又是戛然而止。

    因为,残月斩断他的手掌后,去势不减,直接穿透了他的胸膛……

    灵蛇身法!

    段凌天身形一动,躲过了携带着惯性掠来的百夫长。

    百夫长瞪着一双瞳孔,顺势飞了出去,他的眼,闪烁着一道道不可思议的光泽……

    或许,他到死也没有想到。

    段凌天竟还有如此可怕的手段。

    轰!

    百夫长的尸体落地,血流了一地,刺眼而夺目。

    “哼!老子好心给你一百万两,你还不要……真以为老子怕了你?要不是不想浪费残血铭纹,老子才懒得你废话。”

    冷眼一扫百夫长的尸体,在他身搜了一阵,只搜出几千两银票。

    “还真是个穷鬼!”

    骂了一句,段凌天将银票收进了纳戒。

    手心燃起一缕丹火,扔到了百夫长的身……

    哗!

    刹那间,百夫长的尸体被烧成了灰。

    连渣都不剩!

    “我纳戒里面的材料,只够再铭刻两道残血铭纹……没想到,一个破百夫长,浪费了我的一道残血铭纹!”

    段凌天微微皱眉。

    想起刚才生的事,心里一阵不爽……

    在他看来,铭刻一道残血铭纹所需要用到的材料,少说也价值五十万两银子。

    杀死那个百夫长,却只得到了几千两银子。

    这无疑是一笔赔本赔到家的买卖!

    以他目前的处境,算有再多的银子,也很难搞到残血铭纹的材料……

    现在,残血铭纹是用一道少一道。

    这也是他宁愿给那个百夫长一百万两银子,也不想浪费残血铭纹的原因。

    “算了,走一步算一步。嗯,先给紫薇软剑重新铭刻一道残血铭纹,然后再回去。”

    木已成舟,段凌天也不再多想。

    又往前走了一段路,找了个偏僻的地方,段凌天盘腿坐了下来。

    取出一堆材料,开始铭刻残血铭纹……

    夕阳西下,傍晚降临。

    天才营三小队栖息之地。

    “段凌天怎么还没回来?”

    等了半天没等到段凌天,萧禹的脸色有些难看。

    “是啊,都过去这么久了,按理说他算是引走了那几只炎虎,现在也该回来了。”

    孟权眉头皱起,很是不解。

    “他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罗成一脸担心。

    “别乌鸦嘴!”

    萧禹和孟权都瞪了罗成一眼。

    但他们的眼,还是多出了一抹担忧之色……

    如果段凌天真的出了什么事,他们这辈子都难以安宁。

    毕竟,段凌天完全是为了救他们……

    否则,以段凌天的实力,想要在七头炎虎的追击下逃生,并非难事。

    很快,三小队的其他少年也回来了。

    十五个少年联手,扫荡了一天,也猎杀到了足够的云豹交差。

    “人都齐了吗?”

    范建的脸色冷若冰霜。

    “段凌天呢?”

    范建的目光扫过在场的十八人,最后看向了萧禹、孟权和罗成……

    “教官,我们和段凌天一起去猎杀云豹,途遇到了七只炎虎,他让我们先带云豹回来,自己去引开那几只炎虎了。”

    罗成缓缓说道。

    “炎虎?”

    范建目光一凝,“你们胆子也太大了,竟敢深入落日山脉!”

    “我们并没有深入,只是在凝丹境三重凶兽出没之地游走,谁知道会突然冒出七头炎虎。”

    萧禹皱眉道。

    “不可能!”

    范建断言道“炎虎的领地意识很强,不会轻易离开自己的领地。”

    “或许是有人惊动了炎虎。”

    孟权的脸色也不太好看,猜测道。

    “行了,既然段凌天的云豹也带回来了,算是完成了任务。今晚,你们的食物是这些云豹……”

    范建下了命令后,坐在一旁,烤起了自己的猎物。

    萧禹、孟权和罗成,一天没吃东西,早饿了,但此刻却没有任何动作,都没有胃口。

    他们的心里,思虑的全是段凌天的安危。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