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于宏之怒

第111章 于宏之怒

    落日山脉入口处。   .

    四个小队的教官和幸存下来的少年们,等候在那里。

    “有人出来了!”

    不知道谁说了一声,所有人的目光望向了远处。

    “苏立!”

    段凌天认出了握剑奔出的红袍少年,正是天才营一小队实力最强的苏立……

    一小队的人,竟然真的没有离开落日山脉!

    他们没现他们的教官失踪了吗?

    段凌天愣住了。

    他难以理解。

    原本,在他看来,一小队教官因贪念死在他手里,一小队群龙无,必然会第一时间离开落日山脉,去通知千夫长杨达有关教官失踪的事……

    只是,目前的情况看,似乎跟他想象的完全不同。

    “呼呼呼呼”

    苏立出来后,喘着粗气,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苏立,怎么回事?你们一小队的教官和其他人呢?”

    范建等四个百夫长走前去,问。

    “教官?”

    苏立脸色一沉,眼掠过一丝恨意,“近三个月前,我们再也没有见过他,也不知道他去干什么了……至于其他人,因为那个狗屁教官的疏忽,一个都没能逃出来!”

    狗屁教官?

    听到苏立的话,段凌天嘴角一抽。

    如果那个百夫长知道他死后还要被骂,恐怕会被气得吐血吧……

    “到底怎么回事?”

    四个百夫长脸色微变。

    “我们进落日山脉的第二天,教官让我们去猎杀凶兽,完成任务……傍晚时分,我们一小队的人全部回来了,却唯独不见教官!”

    说到这里,苏立一脸恨意。

    “没见到教官,你们为何不离开落日山脉?”

    范建有些不理解。

    “离开落日山脉?我们敢吗?当时,大家都以为教官的离开,只是刻意隐藏起来……所有人都以为,那是训练内容的一部分,所以我们一群人在里面呆了近三个月,直到今早,死了七人,剩下十三人。”

    苏立深吸一口气。

    四个百夫长脸色微微凝重了起来。

    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寻常。

    段凌天站在远处,听到苏立的话,脸色有些不自然……

    “在刚才,兽潮来临,我们一小队的人还以为是教官所驱赶的兽潮,所有人奋力抵抗兽潮……直到那凝丹境七重凶兽雷狮的出现!若非我曾经听过雷狮的声音,第一时间反应过来,我现在不可能站在这里。”

    说到后来,苏立眼寒光更甚,“这一切,都归咎于我们一小队的教官,白峰!”

    哗!

    苏立的声音不小,在场的所有少年几乎都听到了,一片哗然。

    这样也行?

    “一小队的人,明显是被他们的教官给坑了。”

    “太坑了!他娘的,幸好老子当初没选择一小队,要不然,老子肯定也要被坑死在里面。”

    “靠!我当初都站在苏立那一组了,结果被人推开,只能到田虎那一组……现在想起来,我真要感谢那位兄弟的救命之恩。兄弟,如果天才营训练完我还活着,我一定给你多烧纸钱!”

    “我当时也是看苏立那边的人一下子站满了,才去于翔那边,现在想来,真是太悬了。”

    ……

    一些少年有些心有余悸,暗自抹了一把冷汗。

    “段凌天,看来我们的运气不错,我们三小队的教官虽然名字葩了点,却也没有一小队的教官那么不靠谱……”

    孟权对段凌天说道,表达着他心的庆幸。

    “或许吧。”

    段凌天点了点头,不以为意。

    如果白峰真是他们三小队的教官,遇到兽潮,他肯定第一时间开溜!

    毕竟,白峰是死在他手里的,他知道兽潮不可能是白峰驱赶的……

    一个死人如何驱赶兽潮?

    他不得不感慨。

    一小队的少年们,太天真了……

    虽然,他是这一切的始作俑者。

    但他却没有丝毫愧疚。

    当初,是白峰铁了心要杀他,他不杀白峰,死的是他。

    杀死白峰以后,他更不可能去告诉别人白峰被杀死的事,否则,他肯定会麻烦不断,甚至可能招来灭顶之灾。

    在他看来,这一切,他无错。

    无愧于心!

    “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多愁善感了。”

    段凌天自嘲一笑。

    或许,连他自己都没现,他已经不再是曾经的杀戮机器,变得有血有肉了。

    四个百夫长的脸色都很难看,最后一商量,决定带着剩下的一群少年先回铁血城……

    这件事,必须第一时间报千夫长大人,乃至副统领大人!

    路,孟权又在无聊地数数……

    “五个小队,我们三小队剩下八人,一小队剩下一人,二小队剩下七人,四小队剩下九人,五小队剩下四人……这才第一轮训练,九十八个少年,只剩下二十九人!”

    孟权得出结论后,忍不住感叹。

    “这二十九人,九个月后,将剩下不到十人。”

    萧禹双眸一凝。

    “也不知道,经过这次的变故后,我们接下来要面对的训练是什么……”

    段凌天有些好。

    他相信。

    经过这次的变故,原来的训练内容必然有所改变。

    毕竟,在原计划,第一轮训练后会留下五十人,而现在,却只剩下了二十九人。

    “嗯?”

    突然,段凌天眉头一皱,抬头望向远处的一个百夫长。

    对方转过头去,明显有些心虚。

    这个百夫长,正是当初于翔和他打赌输了以后,为于翔出头的另外一人。

    段凌天心里一动,“他刚才看向我的目光,似是夹杂着困惑和不解……看来,他应该知道白峰出手杀我的事。哼!希望你老实点,否则,我不介意将你也一起干掉。”

    想到这里,段凌天的眼掠过一丝寒意。

    他倒也不担心这人会将白峰出手杀他的事说出去,毕竟,要是事情传出去,倒霉的只会是他们……

    而且,没有人会相信他能干掉白峰。

    “于家的人竟然一个都没死。”

    看了于翔几人一眼,孟权嘀咕一声,有些失望。

    很快,段凌天等二十九个天才营的少年,跟着四个百夫长回到了铁血军营地。

    “我去通知千夫长大人。”

    校场,范建对另外三个百夫长说了一声,迈步离去。

    很快,范建又独自一人回来了,“千夫长大人有令,暂时将天才营的二十九人安置在后备营帐。”

    后备营帐,算不宽敞,一共有四张简易的木床。

    段凌天四人,被安置在了同一个营帐里面。

    “终于能好好睡一觉了。”

    孟权看到床,双眼放光,飞身而起,整个人摔了过去。

    段凌天想阻止,却已经晚了。

    轰!

    孟权的身体落下,床板应声而碎。

    “靠!”

    孟权站起来,拍去一身灰尘,看着支离破碎的床板,傻眼了。

    “哈哈哈哈……”

    段凌天三人忍不住大笑起来。

    孟权的目光,凝视在罗成的身,“罗成,我们两个是好朋友……这个你不否认吧?”

    “当然不否认。”

    罗成一本正经点头。

    “好朋友有难,你是不是应该拔刀相助,义不容辞?”

    孟权又问。

    “这是自然……不过,你若是想让我睡你的破床,一切免谈。”

    罗成一边说着,一边轻轻地躺在了另一木床,舒了口气,不忘刺激孟权,“好舒服!”

    “你……”

    孟权气急,目光随即转移到段凌天和萧禹的身。

    “唔,正好休息一会。”

    段凌天打了个哈欠,装作没看见,直接躺了下来。

    “怎么,孟权,你还想跟我抢不成?”

    萧禹看着孟权,皮笑肉不笑。

    孟权快要哭了!

    在落日山脉已经打了近三个月的地铺,现在好不容易有像样的床睡了,却被他一时激动给弄坏了……

    难道他天生是打地铺的命?

    铁血军营地,一个不起眼的角落。

    “方淳,到底怎么回事,白峰怎么会突然失踪?”

    于宏看向眼前的青年人,眉头皱起。

    如果段凌天也在这里,肯定能一眼认出。

    这个方淳,正是昔日于翔和他打赌输了后,想要帮于翔赖掉赌约的两个百夫长之一。

    “我也不知道。不过,我总觉得,这件事和那个段凌天脱不了干系。”

    方淳摇了摇头,补充道。

    “段凌天?他一个凝丹境四重武者,难道还能杀死白峰不成?”

    于宏眉头一皱。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有可能白峰在找机会杀段凌天的过程,遇到了强大的凶兽,被凶兽杀死……毕竟,这一次落日山脉的兽潮,明显酝酿已久,也许是白峰倒霉,正好受到了波及。”

    方淳说出了心里的猜测。

    “如果真是这样,那个段凌天也太走运了!”

    于宏脸色一沉,“错过了天才营第一轮训练的机会,以后不好找机会下手了。”

    “于宏……”

    方淳看了于宏一眼,有些欲言又止。

    “怎么,还有事?”

    于宏疑惑,“方淳,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吞吞吐吐了,以我们的交情,你尽管畅所欲言。”

    “于宏,三个月前,那段凌天和你弟于翔打了一个赌……”

    方淳将当初段凌天和于翔打赌的事说了出来,“当时,那段凌天三言两语逼得千夫长大人下不来台,只能让你弟实现赌约。”

    “让我弟脱光衣服,当着百人的面跑了十圈?”

    于宏的脸色难看无,愤怒到极致。

    “段凌天!你羞辱我弟,羞辱于家之人……不杀你,我于宏誓不为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