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章 佟丽的靠山

第194章 佟丽的靠山

    第二天一早,段凌天走出自家宅院,前往圣武学院。

    “两天的假期,这么快就过去了……”

    段凌天双眸微眯,缓步走进了圣武学院。

    这时,他依然可以察觉到许多注视着他的目光,他也习惯了,直接无视。

    刚走进课室,就现课室里的一群学员,目光齐刷刷落在了他的身上……

    “段凌天,恭喜啊!”

    萧寻看向段凌天,笑着贺喜道。

    “恭喜什么?”

    段凌天一愣,没能反应过来。

    “还能有什么,自然是恭喜你回归段氏家族,重新成为段氏家族嫡系中的一员。”

    萧禹补充道。

    他也为段凌天高兴。

    要知道,在此之前,段凌天面临的处境,就算是他们也为之心颤。

    那五皇子,还有那苏氏家族,可都不是省油的灯!

    而现在,段凌天回归了段氏家族,以段凌天如此妖孽的武道天赋,必然能得到段氏家族的加倍看重……在他看来,就算是那五皇子和苏氏家族,如今也不敢再轻举妄动。

    “原来是这事。”

    段凌天摇头一笑,他倒是不觉得这算什么喜事。

    不过,萧禹和萧寻的心思,他都看得出一二,心里难免升起了一丝暖流……

    这就是我段凌天的朋友!

    一个上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中午时分,下课之后,如往常一般,段凌天三人结伴前往饭堂。

    刚来到饭堂之外,段凌天三人就顿住了脚步。

    不因为别的,只因为有一个人拦下了他们。

    这是一个女学员。

    长相普通,身材圆润。

    但此刻,让段凌天三人愕然的是这个女学员脸上浮现出愤恨之色……

    就好像有人对不起她一般。

    “同学,你这是?”

    萧寻一脸疑惑,目光古怪地看了段凌天和萧禹一眼。心里一动,“不会是这两个家伙偷偷欠下的风流债吧?不对,他们的眼光应该不至于这么独特……”

    段凌天和萧禹,神态也和萧寻一样,就连想法也是同出一辙。

    “段凌天!”

    突然,女学员开口了,语气间夹杂着几分悲愤。

    段凌天愣住了。

    萧寻和萧禹暧昧地扫了段凌天一眼。一副你还真是重口味的神态。

    “我不认识她。”

    段凌天瞪了两人一眼,他自然看出了这两个龌蹉的家伙在想些什么。

    “不错。你是不认识我。”

    女学员深吸一口气,一脸悲愤道:“那你总该认识唐果吧?”

    唐果?

    段凌天皱眉,觉得这个名字似乎有些熟悉,可一时半会儿却是想不起来了。

    “呵呵……”

    女学员一脸讽刺,“这才两天,你就忘记她了?亏她还顶着压力,坚持将你嘱托她做的事办完。我真是替唐果不值,就为了帮你,竟然送掉了性命!”

    女学员说到一半的时候。段凌天就想起来了。

    唐果,就是上次那个一脸秀气的女学员。

    当时,唐果被佟丽欺负,他帮了唐果,后来,更是给了佟丽一个下马威,让佟丽身边的那个女学员跪在地上喊佟丽是贱人……

    最后。他觉得无聊,就先离开了。

    离开前,让唐果帮忙监视那个女学员喊完一百遍。

    现在,听完这个女学员悲愤的一番话,段凌天却是脸色大变,”你说什么?唐果死了?”

    段凌天的双眸。刹那间充血,可怕的杀意,在他身上延伸而出。

    女学员被吓得脸色煞白,咬咬牙,点了点头,“是。”

    “到底怎么回事?”

    段凌天深吸一口气,压抑下心中的愤怒。脸色沉如水。

    “是这样……昨天放假,我和唐果就出去转了一圈,可在半路上,佟丽带人将我们抓走,带进了一个偏僻的巷子里……唐果,先是被佟丽砍掉了双手,然后又砍掉了双腿……后来,佟丽又把昏死过去的唐果用水泼醒,折磨了唐果半小时,将唐果折磨致死!”

    女学员脸色惨白,一双眸子充满了恐惧。

    昨天她都被吓傻了。

    就算后来回到圣武学院,也是失魂落魄,一个晚上都没睡……

    段凌天脸色阴沉。

    他没想到,自己的一个决定,竟然毁了唐果的一生。

    他的心里,升起了一丝悔意。

    他就不该开口让唐果帮他。

    否则,佟丽也不会将怒火转移到她的身上。

    “佟丽……”

    段凌天双目赤红,身上的杀意,毫无保留,席卷而出。

    顿时,以段凌天为中心,萧禹和萧寻也忍不住退开,一脸惊惧地看着段凌天。

    至于那个女学员,早就被吓得退到远处去了。

    “段凌天!”

    萧禹和萧寻一脸担心。

    他们虽然不知道那个唐果是谁,却也猜到段凌天跟那个唐果应该有某种联系,而现在,那个唐果却是被佟丽给杀死了……

    段凌天的一双眸子,流露出赤红之色,整个人站在那里,宛如化作了一尊嗜血修罗!

    这时,有不少的学员围了过来。

    “那不是段凌天吗?”

    “他似乎很愤怒。”

    “那个女学员不是唐果的朋友吗?看来段凌天是因为唐果的事而生气。”

    “唐果是谁?”

    ……

    围过来的一群学员,议论纷纷,其中不乏知道事情来龙去脉的人。

    “这么说来,唐果昨天离开就再也没回来?”

    “九成是被佟丽报复杀死了!”

    一些学员暗自猜测,心里也升起了一丝丝寒意。

    萧禹和萧寻,从这些人的议论中,也终于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原来是这么回事。

    他们终于明白,段凌天为何会这么生气了。

    “谁知道佟丽此刻在什么地方?”

    段凌天赤红色的眸子,一一扫过在场的一群学员,声音冷漠,夹杂着摄人的寒意。

    这一刹那,在场的学员。只感觉背后一阵凉飕飕的,心里一寒。

    “段凌天,出什么事了?”

    就在这时,田虎也来了,看到段凌天这般模样,不由一愣。

    很快,田虎也从萧寻的口中得知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勃然大怒,“那个佟丽。简直就是疯女人……不,她简直连禽兽都不如!那唐果,临死前该有多痛苦!”

    这时,围观的一群学员,也是纷纷色变。

    萧寻跟田虎叙述事情来龙去脉的时候,声音没有刻意压制,所以在场之人几乎都听到了。

    唐果,竟然是被那佟丽活生生凌迟而死?

    围观的不少女学员,脸色白。

    一些刚吃完饭走出饭堂的女学员。更是将刚才吃的东西全部吐了出来……

    “如果让我见到佟丽那个疯女人,我管她是什么五皇子的表妹,先扇她几个耳光再说!”

    田虎脸色难看,义愤填膺。

    萧寻和萧禹虽然没说话,但一双眸子,也是流露出几分寒意……

    那佟丽,太狠毒了!

    “谁说要扇我耳光?”

    就在这时。围观的人群之后,一道冷漠的女人声音,传了过来。

    人群让开一条路。

    依稀可以看到,一身红衣的佟丽,正和一个二十五岁左右的青年男子并肩而来。

    青年男子一身绿衣,长相普通。腰上悬挂着入鞘弯刀,身上隐隐散出一股肃杀之意,明显也是受过特殊的训练。

    “这不是薛浪吗?”

    不少学员看到这个青年男子,忍不住低呼。

    “薛浪?”

    田虎脸色一变,他没想到佟丽会跟这个薛浪走到一起。

    薛浪,圣武学院六年级学员,元丹境二重武者。

    论天赋。

    这个薛浪。只差当初被段凌天废掉丹田的苏同分毫。

    想到苏同,田虎心中一定。

    段凌天连苏同都不惧,都直接废掉,会怕这个薛浪吗?

    “佟丽!”

    段凌天赤红色的眸子,落在了佟丽的身上,可怕的杀意,在段凌天身上席卷而出,笼罩在佟丽的身上。

    前一刻还趾高气昂的佟丽,脸色顿时变得惨白,身体更是瑟瑟抖。

    “哼!”

    而如今站在佟丽身边的薛浪,则是冷哼一声,站在了佟丽的身前,为佟丽挡下了漫天的杀意。

    取代佟丽,被杀意笼罩,让薛浪也不由瞳孔一缩!

    好可怕的杀意!

    “你就是段凌天?”

    薛浪的目光落在段凌天的身上,嘴角浮现一抹冷意。

    “滚!”

    段凌天看到薛浪站出来,双眸寒光四射,冷喝道。

    “你叫我滚?”

    薛浪听到段凌天的话,就好像是听到天大的笑话,“段凌天,我知道你武道天赋强,如今更是回归了段氏家族,受段氏家族看重……可即便如此,在皇城之中,有一些人也是你惹不起的!”

    说到后来,薛浪的脸上,充斥着高傲和得意。

    “是吗?”

    段凌天双眸一凝,冰冷的目光,落在了薛浪的身上,“别人我不知道……但是你,我段凌天却还没放在眼里!”

    被段凌天当众挑衅,薛浪脸色一变。

    “段凌天!”

    这时,站在薛浪身后的佟丽开口了,声音中蕴含着几分冰冷,“薛浪大哥乃是皇城城卫军统领薛禄大人的独子,别说是你,就算是你段氏家族的族长,见到薛浪大哥的父亲,也要以礼相待!”

    “是吗?”

    段凌天突然笑了,“佟大小姐,难怪你今日又恢复了往日的嚣张气焰,原来是找到了靠山……”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