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5章 重回峡谷

第1025章 重回峡谷

    别说皇品灵器层次的纳戒容不下眼前这一片丛山。

    就算能容下,现在的段凌天手里也没有皇品灵器层次的纳戒。

    皇品灵器层次的纳戒,只有皇品炼器师才能炼制。

    想要成为皇品炼器师,还需等段凌天一身修为突破到武帝境,能以元力凝出皇品丹火才行。

    “当然,轮回武帝留下的大宝藏中,便有几枚皇品灵器层次的纳戒。”

    搜掠过轮回武帝有关大宝藏的所有记忆的段凌天,对于这一点,自然是知道得一清二楚。

    “不过,刻有剑字的这半边丛山,为何会比另外半边丛山坚硬那么多?也没有在上面感觉到任何铭纹之阵的气息、波动,真是奇怪。”

    段凌天随手一剑,在另外半边丛山上留下了一道深不见底的裂缝,就好像切豆腐一般。

    而刻有剑字的那半边丛山,却好像被赋予了什么魔力,让人难以将其破坏。

    最少,现在的段凌天难以将其破坏。

    “看来,又跟留下剑字的那个风轻扬有关。”

    段凌天喃喃低语,不难猜到这个原因。

    “算了,就让它先放在这里吧。”

    段凌天无奈的叹了口气,“以后有需要的时候,再来此地观摩这个剑字,领悟其中蕴含的剑道感悟。”

    “真是可惜。”

    这时,凤天舞好像也意识到了什么,吐气如兰,幽幽一叹。

    不同于凤天舞,看着段凌天头顶虚空之上的天地异象,熊全早就被吓傻了。

    “少……少爷……”

    半响,他才有些失态的叫了段凌天一声,但一时却又不知该说什么好。

    段凌天头顶虚空上的三千五百头远古角龙虚影,几乎充斥峡谷上空的半边天,落入熊全眼中。惊得熊全的瞳孔一缩再缩。

    熊全万万没想到。

    不到十年的时间,那个连元婴境都没有步入的年轻人,已经拥有一身如此恐怖的修为,让他只能仰视。

    “熊全,不管我现在实力如何,我都是你的少爷……这一点,永远都不会改变。”

    似是看出了熊全眼中的苦涩和自卑。段凌天微微一笑,笑容温和。让人如沐春风。

    “少爷!”

    熊全闻言,目露激动,遍布胡渣的脸庞随之涨红起来。

    “另外,以后你跟着我出去闯荡,迟早能拥有如我现在这般的一身实力……就算过现在的我,也只是时间问题。”

    段凌天又道。

    “少爷,我真的可以吗?”

    听到段凌天的话,熊全的呼吸急促起来,久久难以平复。一脸不敢置信的问道。

    虽然,通过山壁上那个神鬼莫测的剑字,他在剑之意境上的造诣提升不少,甚至有把握在不久的将来,领悟更高层次的剑之意境!

    可那也仅限于悟性而已。

    他那一身算不上强的天赋,无形间限制了他一身修为的提升。

    “熊全,你质疑我的话?”

    段凌天双眼眯起。似笑非笑的问道。

    “熊全不敢。”

    熊全慌忙低头,深怕段凌天动怒。

    “行了……先回去吧。”

    段凌天再次依依不舍的看了山壁上的那个剑字一眼后,招呼了凤天舞和熊全一声,离开了这座偏僻的峡谷。

    离开了峡谷的一线天入口,熊全开始整理着外面的丛林,让其完美的遮挡住峡谷的入口。

    “这个地方。除了你以外……只有二虎一人知道?”

    段凌天看向熊全,似乎想要进一步确认。

    “是。”

    熊全恭敬应声,随即又道:“我已经跟二虎说了,这里的事不允许告诉任何人……所以,就算是他爹他娘都不知道这里的事。”

    “嗯。”

    段凌天点头,心里不由松了口气。

    如此看来,目前这个地方只有他、凤天舞、熊全和二虎四人知道。只要他们不将这个地方传扬出去,就不会有第五个人知道。

    “回吧。”

    在段凌天的招呼下,三人往熊家村方向赶了回去。

    “段大哥。”

    路上,凤天舞忍不住元力凝音问段凌天,“你刚才说,熊全迟早能拥有如你现在一般,乃至胜过你现在的实力……你的意思是,等他领悟剑之奥义以后吗?”

    “当然不是。”

    段凌天摇头,一脸认真的元力凝音说道:“我会尽力让他在领悟剑之奥义之前,拥有一身不下现在的我的实力!”

    “这可能吗?”

    凤天舞被段凌天的话惊到,“虽然,有那剑字里面蕴含的剑道感悟的指点,熊全日后在剑之一道上的造诣不会低。”

    “可那也只能说他在剑之意境、剑之奥义上的悟性不低!他的一身修为……且不说因为丹田刚修复,想恢复到往昔那般还需要一段时间。”

    “就算他恢复了往昔的修为……以他的天赋,怕也是难有大成就。就算用灵果堆,因为他天赋不强,效果也不会明显。”

    凤天舞继续说道。

    她这样说,倒不是看不起熊全,而是在阐述着一个事实,以及她个人的观点。

    “天舞……你可知道洗经伐髓和脱胎换骨?天赋,虽是天生,但后天若有奇遇,未必就不能逆转。”

    段凌天笑着说道。

    别的不说,就说他,本身天赋不弱。

    但当他在七星剑宗天权峰峰巅一侧的石钟乳洞内服下足够的万年石钟乳,一身天赋却是进一步提升,提升到了云霄大6武者所能达到的极限。

    且不说万年石钟乳,就说当初他在北漠以东区域流云镇认识的叶家小姐叶萱。

    叶萱,本身天赋也不高。

    可在他以元力配合精神力融入叶萱体内,施展出轮回武帝记忆中的一种独家手段后,叶萱的天赋还是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以那种手段进行洗精伐髓之人,一身天赋的提升。虽没有服下万年石钟乳、完成脱胎换骨的武者大,却也差不了多少。

    “洗经伐髓?脱胎换骨?”

    听到段凌天的话,凤天舞秋眸一凝。

    这两个词,她并不陌生。

    可想要实现,却是千难万难!

    毕竟,能助一个人洗精伐髓,让其脱胎换骨之物。无一不是云霄大6中罕见的至宝,可遇而不可求。

    “难道段大哥身上有这种至宝?”

    凤天舞忍不住暗自猜测。越是猜测,便越是确认。

    这一路走来,生在她这个段大哥身上的奇迹实在是太多了,多得她都有些麻木。

    只是,她却是并不知道,段凌天手里并没有什么至宝。

    “只要我凭借轮回武帝记忆中的那种独家手段为熊全洗精伐髓,提升他的天赋……无需多久,他就能恢复昔日全盛时期的修为!日后,再为他寻一些灵果。他的修为很快就能赶上来。”

    回熊家村的路上,段凌天心里念念有词。

    熊全,已经领悟化虚意境。

    只要天赋跟得上,再加上灵果的辅助,他的一身修为,将可以毫无束缚的提升到化虚境!

    再次回到熊家村,段凌天和凤天舞毫无意外的被奉为上宾。受到了热情的招待。

    接下来的几日,两人在村子里住下。

    熊全要离开,自然免不了要跟村子里的人交待一番,段凌天和凤天舞正是在等他交待完以后,再一起离开。

    “熊全叔,你真的又要走吗?”

    听说熊全要走。已经长大成人的二虎眼睛都红了,这个魁梧的青年,在熊全的时候展现出真正的孩子心性。

    “二虎,熊全叔离开后,保护村子的重任就交给你了!”

    熊全拍了拍二虎的肩膀,咧嘴一笑说道。

    “二虎,凌天大哥会留下一套功法和几套武技给你……不管是功法。还是武技,都是属于剑修的功法武技。”

    段凌天看向二虎,笑着说道:“另外,修炼所需的丹药,我也会留给你……等你什么时候突破到了窥虚境,便去那座峡谷看那个剑字,从中感悟剑之一道的至理、真谛。”

    说到这里,段凌天脸上的笑容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脸凝重,“不过,你千万记住……那个地方,你能告诉任何人!”

    “否则,一旦被人知道那个地方,他们为了不让其他人知道,或许会选择杀你灭口。”

    段凌天再三告诫道。

    “凌天大哥,我绝对不会告诉别人的。”

    二虎一脸严肃的保证。

    将功法、武技和丹药,以及随手炼制的几件灵器留给二虎后,段凌天就带上凤天舞和熊全离开了。

    他们没有和其他村民打招呼,选择悄然离开。

    离开熊家村后,他们没有离开周围的一片丛山,而是再次来到了那座峡谷中。

    “这一次离开,还不知道什么才能回来……我们三人,尽可能在那个剑字中获得更多的剑道感悟。”

    “那些剑道感悟,记在我们脑海里,离开以后再慢慢摸索……只要能将它们领悟,我们的实力必将更上一层楼!”

    段凌天对凤天舞和熊全说道。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