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6章 不是圣炼师

第1566章 不是圣炼师

    当然,段凌天虽然这样想,却也是不敢肯定。

    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就算是亲生父子也有反目成仇的,更何况只是一个外甥。

    “不过,那司徒家家主还真是大手笔……一枚四星神行符,一枚四星金罡符。即便是我,都忍不住有些心动。”

    确实,段凌天现在很心动。

    三星神行符,就可以让使用者在一刻钟内拥有入圣境大圆满的度。

    三星金罡符,也能让使用者在一刻钟内拥有入圣境大圆满的防御。

    四星神行符,四星金罡符,一旦使用,无疑能拥有堪比圣境强者的度和防御。

    段凌天现在的实力虽然强,但想要杀死最弱的那一类圣境强者,都要动用‘瑰仙剑’才能成功,而且需要付出的代价也很大,可以说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至于度,就算他凭借万剑领域聚成的‘飞剑’展现出最快度,那也只是直追圣境强者,跟圣境强者比,还是多有不如。

    “我刚到扶风国国都,人生地不熟……也许,这是我的一个机会,一个在扶风国国都暂时立足的机会。”

    想到这里,段凌天更加心动。

    他现在刚来扶风国国都,无论是要找百里鸿,还是要打听韩雪奈背后的势力,无疑都需要人脉。

    而现在的他,却是毫无人脉。

    司徒家大少爷中邪的这件事,却是给了段凌天一个机会。

    现在,段凌天有八成的把握可以断定,司徒家大少爷确实是中了魔纹,才会出现‘中邪’的症状。

    魔纹,记载‘诡纹之术’的玉简内也有介绍,同时也有破解之法。

    另外,听两个中年男子所言,司徒家大少爷中的魔纹,似乎也不是多么了不起的魔纹。

    然而,就算不是多么了不起的魔纹,如果不知道破解之法,就算是九星圣纹师,怕也是没办法破解。

    “蜘蛛形状的黑色印记……莫非是‘阴蛛魔纹’?”

    段凌天喃喃低语。

    在那枚记载有诡纹之术的玉简里面,也有介绍一些常见的魔纹,以及破解之法。

    阴蛛魔纹,正好有记载,是一种‘一星魔纹’,属于最粗浅的那一类魔纹。

    当然,如果不是因为段凌天掌握了‘诡纹之术’,他也不会仔细的去看那枚玉简后面的信息,也不会知道‘魔纹’的存在。

    段凌天敢肯定,虽然百里鸿也看过那枚玉简里面的信息,但肯定没有现魔纹。

    因为有关魔纹的信息在那枚玉简的诸多信息里面并不起眼,如果掌握不了前面信息记载的基础的诡纹之术,一般人都不会去看后面的一堆复杂信息,因为都会觉得那是在浪费时间。

    如果不是段凌天掌握了诡纹之术,他敢肯定自己会错过后面有关‘魔纹’的记载。

    “便去那司徒家看看……不过,如果可以确认真的是那扶风国皇帝想要杀司徒家大少爷,这趟浑水我还是不要趟的好。我刚到扶风国国都,该做的事情还没做,就得罪扶风国皇帝的话,那可不是一件好事。”

    随便吃了一点酒菜,结账以后,段凌天便走出了酒楼,心里算计起来。

    打听了一些司徒家的所在,段凌天便往司徒家而去。

    作为扶风国国都仅次于皇室的几个大家族之一,司徒家的府邸也是极其的气派,占地面积之广阔,竟是不比月耀宗驻地小多少。

    要知道,月耀宗的驻地,那可是在荒山野岭。

    而司徒家的府邸,却是在这寸土寸金的扶风国国都。

    因为扶风国皇室掌握的‘六品圣石矿脉’就在扶风国国都皇宫的地底之下,以至于整个国都的修炼环境都很好……再加上司徒家府邸地底之下还有一座‘七品圣石矿脉’,两相交加之下,司徒家的修炼环境,却又是远胜月耀宗的修炼环境。

    司徒家大门口,一群司徒家的家将得知段凌天的来意以后,马上就有一个司徒家家将进去禀报。

    片刻,一个年迈的老人出现,那个进去禀报的司徒家家将正跟在他的身后。

    年迈的老人长相普通,但双眸间却流露出精明的光泽,一看就知道是一个不简单的人物。

    “你有把握?”

    年迈老人一出来,什么都没说,直视段凌天的双眼,似乎想要看段凌天是否有把握。

    听到年迈老人的话,段凌天面色不变,目光也没有变化,只是淡淡的说道:“与其在这里问我有没有把握,倒不如带我进去看看你们家大少爷……现在的你们,不该抱着‘死马当作活马医’的心态吗?”

    段凌天此话一出,年迈老人脸色一沉,“你将我家少爷比作‘马’?”

    顿时,一群司徒家家将也是面露不善的盯着段凌天,似乎只要老人一声令下,他们就会对段凌天出手一般。

    “看来你们司徒家也并非那么急……也罢,当我没来过就是了。”

    段凌天摇了摇头,扭头转身就准备走。

    只是,段凌天刚转身,年迈老人就拦在了他的身前,冷漠的说道:“侮辱了我家少爷,你觉得你能就这样做?真当我们司徒家无人?”

    “滚!”

    段凌天皱了皱眉,口中缓缓吐出一字。

    就在段凌天以为年迈老人会因此而作,跟他动作的时候,让他意外的一幕出现了。

    “请。”

    年迈老人不只没有作,反而让到一旁,以恭敬的姿态请段凌天进司徒家府邸。

    这一幕,让得段凌天也是不由一怔。

    这司徒家的人,莫非天生犯贱?不来硬的还不行?

    “先生,我为刚才的无礼抱歉……我只是想要确认,先生是否有真才实学。毕竟,我们家少爷现在的状况并不好,已经再也经受不起摧残了。”

    似乎看出段凌天的疑惑,老人目光一黯,叹了口气。

    “现在,你确认我有真才实学了吗?”

    段凌天似笑非笑的看着老人。

    “就先生刚才的自信,已经值得我请你进去一试了……正如先生所言,我们家少爷的情况,确实也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了。”

    老人又道。

    “带路吧。”

    听到老人的话,段凌天心中好笑,却也没再板着脸,淡淡说道。

    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既然对方现在这么有诚意,他也不可能挥袖就走。

    而且,他想要在扶风国国都站稳脚跟,司徒家确实是他目前最好的选择。

    进入司徒家以后,映入眼帘的景色,也是让段凌天不由眼前一亮。

    不愧是扶风国国都的大家族,府邸前院的布置,确实让人耳目一新,最少段凌天之前去过的别的府邸前院的布置,都不如这司徒家族。

    路上,段凌天也得知了老人的身份。

    老人,是司徒家的外府管事。

    虽然老人带他进了司徒家,但段凌天也是可以看出,老人对他能治好司徒家大少爷,也是不抱什么希望,更多的只是走走过场。

    至于之前在府邸外的一幕,依段凌天的猜测,应该也是司徒家设下的一个‘考验’。

    没有自信的人,没必要进来试。

    这是司徒家的态度。

    在老人的带领下,段凌天一路穿过司徒家的前院,走过一条很长的长廊,最后在长廊的尽头,一座宽敞的大门前停住脚步。

    在大门前,不管是段凌天,还是老人,都被拦了下来。

    “不愧是扶风国的大家族,戒备还真是森严。”

    段凌天暗自咂舌,要知道,带他进来的,再怎么说也是前院的管事,竟然就这么被无情的拦下来了。

    “这位先生是来为大少爷看病的……你们派出一个人,带先生去见‘芙管事’。”

    这时,老人将段凌天交给了看守内府大门的司徒家子弟,随后对段凌天说道:“先生,进了这座门,便是我们司徒家的‘内府’……他们会派出一个人带你去见我们司徒家的内府管事‘芙管事’,芙管事会带你去看大少爷。”

    “嗯。”

    段凌天点了点头,随后便在一个司徒家子弟的带领下,进入了内府。

    进入内府以后,段凌天又是大开眼界。

    内府的布置,比之司徒家府邸的前院,乃至整个外府,都是更加的美轮美奂,只一眼看去,就让人有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

    很快,段凌天见到了那个外府管事口中的内府管事‘芙管事’,却是一个看起来只有三、四十岁的美妇人,容貌虽不如他的两个未婚妻,但无形之间,丰盈的身姿也是流露出诱人的魅惑,让人不自觉被她吸引。

    得知段凌天的目的以后,美妇人多看了段凌天几眼,不易察觉的蹙了蹙眉。

    虽然,在道武圣地,只看容貌,已经不足以看出一个人的真实年纪,但像段凌天这般的年轻俊俏的模样,还是给人一种‘嘴上无毛,办事不牢’的感觉。

    美妇人的反应,段凌天自然现了,也猜到了她的心思,却也不在意,对着她点头笑了一笑。

    “跟我来吧。”

    淡淡说了一声,美妇人便在前面带路。

    摇曳的丰盈身姿,让得跟在她身后的段凌天也是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倒不是说段凌天多么好色,而是这是男人的天性。

    “你是几星圣炼师?”

    路上,美妇人淡淡问道。

    “我不是圣炼师。”

    段凌天摇头回应。

    而就是他的回应,让得美妇人顿足了脚步,转过身来,脸色不愉的盯着他,“不是圣炼师?那你来做什么?”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