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2章 滔天魔气

第1692章 滔天魔气

    花和尚和静虚子,在面对徐靖施展出来的领域手段的时候,齐齐以真元凝聚出了自己的领域。

    花和尚的领域,是一个弥漫着金色光泽的领域。

    当然,和段凌天以太阳真元凝聚出来的‘万剑领域’比,他的领域中弥漫的金色光泽,却又是不够看,因为段凌天的万剑领域,那是犹如烈日散出来的光辉一般的金灿,刺眼夺目的金灿。

    花和尚的领域,则是一点都不闪眼。

    当然,虽然花和尚领域中的金色不显眼,却并不代表他的领域弱。

    在花和尚的领域之内,依稀可以看到一尊尊虚影一般的佛陀,这些佛陀,类似于雕像,有的站立,有的盘腿而坐,有的高贵,有的典雅,有的双手合十,有的捏这拈花指,看起来惟妙惟肖,栩栩如生。

    这些佛陀,一眼看去,少说也有上千之数。

    “千佛领域!”

    与此同时,看到花和尚凝聚出来的领域,已经有不少人低呼出声。

    “千佛领域?”

    段凌天眉头一挑,虽然相隔甚远,但他还是感应到了花和尚这千佛领域的不凡,虽然不如他的万剑领域,但相对于一般的领域而言,却也算是比较高级的领域。

    那一尊尊宛如雕像般的佛陀,无形之间给人带来一种压力。

    有些佛陀,一脸慈祥,有些佛陀,一脸凶狠,有些佛陀,满脸笑容,有些佛陀,哭丧着一张脸,就好像谁欠他钱一样。

    同一时间,静虚子的领域也凝聚成形。

    静虚子的领域,呈现出一片蓝色,这蓝色,跟他身上的道袍的蓝色颇为相似。

    在这片蓝色的领域之内,依稀可以看到两柄巨大的剑在不断的游动。

    这两柄剑,任何一柄,都有三十余米长,两米来宽,环绕着静虚子,以不快不慢的度在他的领域里面掠动,就好像是他的护身宝剑一般。

    “两仪领域!”

    与此同时,段凌天又听到了不少人的低呼声。

    “两仪?”

    段凌天心里一动,对于‘两仪’这个词,他并不陌生。

    在前世地球的家乡,在那个古老而神秘的东方国都,不少道家典籍中都有提到‘两仪’这个词。

    一元,两仪,三才,四象,五行,六合,七星,八卦,九宫。

    这些,都是道家典籍中有记载的。

    虽然段凌天不太懂它们代表的意思,但却是能记得它们。

    “虽然静虚子的领域没有花和尚的领域夸张,但他的两仪领域里面的那一对阴阳两仪剑,威力却是非同小可……当初,他便曾经以这一对阴阳两仪剑,力压花和尚的千佛领域一筹,险胜花和尚。”

    很快,一道声音传入了段凌天的耳中。

    “你说的那次,我也听说过……不过,我另外也听说过,花和尚曾经以千佛领域约束静虚子的两仪领域,以一身略胜静虚子的浑厚真元,力压静虚子。”

    紧接着,又有人说道。

    “花和尚和静虚子两人的实力本就在伯仲之间,两人之间的对决,一般要么平手,要么是其中一方胜,但却也是险胜。这在我们冲霄府地域内,已经不是什么秘密。”

    “话虽如此,但若只论领域,却是静虚子的两仪领域更胜一筹!”

    “我也觉得。静虚子的两仪领域内的那一双阴阳两仪剑,可不逊色于他自己的随身圣器。”

    “是啊。特别是在《冲霄榜》排位战这样的不能动用圣器的场合,他凭借自己领域内的阴阳两仪剑,却是能占到不少的便宜。”

    ……

    周围的窃窃私语,一五一十清晰的传入了段凌天的耳中,让得段凌天也知道了静虚子领域内的那一对巨剑的来路。

    “阴阳两仪剑?有点意思。”

    不知何时,段凌天的目光落在静虚子的那一对阴阳两仪剑上。

    这个时候,不管是花和尚千佛领域内的上千宛如雕像的佛陀,还是缠绕着静虚子迅掠动的那一对阴阳两仪剑,都有了动作。

    面对徐靖配合领域施展出来的浩瀚龙卷风,花和尚千佛领域内的上千佛陀眸子一闪,顿时好像有过两千道光点一闪,犹如两千多道小型的烈日散出刺眼的光辉,紧接着,这些佛陀一窝蜂一般涌向一起。

    伴随着烈日般的光芒四射,当众人回过神来,却是现眼前多出了一尊金色大佛。

    这是一尊巨大的金色大佛,立在那里,宛如一座巍峨巨山,即便是徐靖以领域施展出来的浩瀚龙卷风,在这尊金色大佛面前,也变得小了不少,甚至于还没这尊金色大佛的腰上。

    “这……”

    看到这一幕,段凌天目瞪口呆,虽然知道这只是花和尚以领域凝成的一尊法相,但他还是被震撼了。

    因为这一尊法相实在是太大了,一眼看去,无形间给人带来一股压力。

    当然,这股压力,不只是因为这尊法相里面蕴含的力量,更多的还是因为这尊法相的体积。

    这种感觉,就好像一座巍峨巨山,突然出现在你的面前。

    在花和尚的千佛领域凝出一尊金色大佛法相的时候,静虚子的那一对阴阳两仪剑也到了。

    在接近领域边缘地带的时候,它们竟然疯狂的吞噬着领域的力量,使得以静虚子为中心方圆百米之地的那一片蓝色黯淡了不少。

    同一时间,众目睽睽之下,那一对阴阳两仪剑也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先,便是它们的体积大涨,虽然没有花和尚的大佛法相夸张,但相对于前面的那股龙卷风而言,还是要大上不少。

    当然,这里说的只是任意一柄剑。

    另外,段凌天还现,这两柄原来看不出什么区别的剑,在这一刻,也是出现了差异极大的变化。

    其中一柄剑,完全蜕变成黑色,周围也弥漫着黑色的雾气,看起来有些像是魔气,但它的气息,却又流露出道家的浩然正气,明显不是魔气。

    另外一柄剑,则是完全蜕变成白色,耀眼夺目的白色,周围闪烁着白色的光辉,让一些修为低的人都不敢直视。

    “我就说,两柄一样的剑,怎么会叫什么‘阴阳两仪剑’……原来,这才是它们的真面目。阴阳两仪剑,确实名副其实!”

    看着眼前的一幕,段凌天恍然大悟。

    紧接着,段凌天眼前一闪,却是花和尚的千佛领域化作的大佛法相,猛然一挥右臂,如山岳一般的巴掌,携带着风雷破空之声,对着那一股浩瀚的龙卷风就落了下去。

    刹那之间,伴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却是大佛法相的巴掌落在了龙卷风上面,两股强大的力量交击在一起,令得虚空震颤,阵阵气浪席卷开来,掀起滚滚狂风,向着四面八方肆虐,出鬼哭狼嚎一般的声音。

    下一刻,众目睽睽之下,宛如巍峨巨山的大佛法相猛然一颤,紧接着竟是支离破碎。

    “哇!!”

    同一时间,花和尚脸色瞬间变得苍白,张嘴就吐出了一口黑色的淤血,明显受了不轻的伤。

    反观那龙卷风,原本被大佛法相那一巴掌落下来,也是几乎被消耗殆尽。

    但诡异的,同为中圣境后期的徐靖,不只没有似花和尚一般受伤,甚至于,那眼看着要消耗殆尽的龙卷风,诡异的再次席卷而起,又恢复到鼎盛时期。

    “这……”

    看到这一幕,不只是花和尚瞪大双眼,面露不可思议,即便是在场的旁观之人,也是一个个目瞪口呆。

    这代表着什么?

    代表着虽然同为中圣境后期武修,但花和尚的实力,却是远不如徐靖。

    咻!咻!

    只是,被惊呆的众人,很快又被两道破空而来的剑啸声吸引,却是静虚子的阴阳两仪剑到了。

    一黑一白两柄巨剑,破空而来,,所过之处,周围的气流仿佛都为之停顿,当然,不是真的停顿,而是因为巨剑的度太快,以至于衬托得周围的气流好像停顿了一般。

    下一刻,静虚子的阴阳两仪剑,和徐靖那再次席卷而起的龙卷风对轰在了一起。

    不得不说,论攻击力,静虚子的阴阳两仪剑,比之花和尚的大佛法相更加强大,双剑齐出,那龙卷风顷刻间就被绞没了,反倒是阴阳两仪剑,还有余威剩余。

    “好强的攻击!”

    看到这一幕,不少人心中大惊。

    静虚子的阴阳两仪剑,让人大开眼界。

    一时间,纯阳观的人都笑了。

    不用花和尚,就他们纯阳观的静虚子,就足以力压这冲霄府少府主‘徐靖’!

    这徐靖,刚才还大言不惭以一敌二,可笑!

    “静虚子,你的阴阳两仪剑确实厉害……不过,这一切,也是时候结束了。”

    就在众人以为静虚子能力压徐靖的时候,徐靖的声音适时的响起。

    只是,这个时候的徐靖的声音,却俨然夹杂着几分邪异和阴冷,令得听到他声音的众人没来由的打了一个冷战。

    与此同时,他们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到一股更加可怕的气息,自徐靖的身上延伸而出。

    同一时间,一股更加强大浩瀚的龙卷风,混淆着阵阵滔天魔气,以一种极其可怕的度席卷而出。

    度之快,即便是花和尚和静虚子两人也反应不过来。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