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8章 劲爆消息

第2118章 劲爆消息

    “这‘紫薇仙雷符’,据说只有‘准仙品道师’才能将之铭画出来……而在上域之中,准仙品道符师又是如凤毛麟角一般的存在!”

    看着手中紫色闪电、霹雳缠绕的‘道符’,段凌天又是一阵喃喃自语,“那玄刹教的金狮王,恐怕也是花费了一番功夫,才搞到这么一枚道符给他儿‘谢宗’防身。”

    “只可惜,谢宗还没来得及催动这‘紫薇仙雷符’,便被我一剑秒杀了……那金狮王通过‘镜像符’看到当时的情景,恐怕也是会被气得吐血吧?”

    段凌天暗道。

    正如段凌天所想的一般。

    “哼!”

    罪恶之城某处,玄刹教长老‘楚谭声’离去以后,玄刹教四**王之一的金狮王‘谢康旬’冷哼一声,面色随之阴沉下来。

    “紫薇仙雷符,竟然就这样成为了那个段凌天的囊中之物!”

    想到自己当初费尽心思求得的‘紫薇仙雷符’,就这样成为了杀子仇人的囊中之物,谢康旬心里忍不住一阵郁闷、憋屈。

    只觉得自己的肺都快要被气炸了!

    “段凌天……不管你躲到天涯海角,我谢康旬都会将你揪出来,将你碎尸万段,为我儿报仇雪恨!”

    谢康旬喃喃低语之间,身上杀气冲天,惊得路过的散修远远避让开来,深怕被殃及池鱼。

    ……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罪恶之城里面,有不少‘散修’横死街头!

    这些被杀死的散修,都有一个共同特征:

    他们的体型都非常相似,且相似度高达‘八成’以上!

    “都不是那个‘段凌天’!”

    出手抹杀这些散修之人,正是玄刹教四**王之一的金狮王‘谢康旬’。

    虽然,谢康旬近来在罪恶之城杀了不少人,但却也不见罪恶之城里面的那些‘圣仙第七变’以上的散修强者出来制止他。

    这也让罪恶之城里面的不少散修都有些纳闷。

    “前几天又死了一人……玄刹教的那个‘金狮王’,太猖狂了!”

    罪恶之城各处的酒楼之内,不乏类似的声音。

    一段时间过去,罪恶之城里面的一群散修也听说了玄刹教四**王之一的‘金狮王’来了罪恶之城的消息。

    “据说金狮王是在搜寻杀死他儿‘谢宗’的仇人!只要是体型跟杀死他儿的那人相似‘八成’以上之人,都会被他杀死!”

    “看体型杀人?那金狮王是瞎子吗?难道他只记得杀死他儿之人的体型,不记得杀死他儿之人的容貌?”

    “好像是金狮王的那个杀子仇人懂得一种神奇的易容手段,可以任意变幻面容,且神识无法探查。”

    “如此一来,金狮王这样做,倒也正常……早就听说,金狮王老来得子,对那个独子非常疼爱。现在看来,果真如此!”

    ……

    罪恶之城各处,到处充斥着类似的言论。

    现在,只要是个人,都知道了玄刹教四**王之一的‘金狮王’的儿子被人杀死,且金狮王来寻仇的消息。

    罪恶之城上空,云雾之上。

    金狮王‘谢康旬’负手而立,身材高大如他,立在那里,宛如一尊悬浮在空中的铁塔,不动如山,无形之间散出阵阵充满压迫力的气息。

    “难道他已经不在罪恶之城了?”

    不知何时,谢康旬眉头皱起,继而语气低沉的喃喃自语。

    近段时间,死在他手里之人,已经有近百人。

    这些人,都是体型非常像杀死他儿的那个‘段凌天’的人,但却都不是‘段凌天’!

    “和那几位约定的时间也快到了……”

    一念至此,谢康旬的脸色又是彻底阴沉了下来。

    而他口中的‘那几位’,说的争是罪恶之城的几位‘圣仙第七变’以上的散修强者。

    前段时间,他刚来到罪恶之城,便一一上门去拜访了罪恶之城的那几位‘圣仙第七变’以上的散修强者。

    在付出一些‘代价’之后,也得到了他们的许可。

    可以在罪恶之城杀戮散修的许可!

    当然,有时间限制。

    另外谢康旬也不得滥杀,只能杀体型和他的杀子仇人相似之人。

    现在,那几位给他的时间,也快到了。

    一旦时间到了,他也不能再继续似这段时间一般,在罪恶之城滥杀无辜。

    “段凌天,你以为躲起来就没事了吗?”

    突然之间,谢康旬似是想到了什么,双眼眯起的同时,冷冷一笑。

    当日,一个非常劲爆的消息,在‘罪恶之城’传扬开来:

    “嗨!听说了吗?杀死金狮王儿子‘谢宗’的那人,名叫‘段凌天’,乃是来自下域之人……当初,谢宗正是从那人手里夺来的‘封魔碑’!”

    “我听说过那人!他好像是下域准三流势力‘青云府’的少府主……只是,你说他杀死了谢宗?这怎么可能?!”

    “就是!这怎么可能?!他一个下域之人,怎么可能杀死谢宗?!”

    “不管你们信不信,反正我是不信!”

    ……

    随着有关杀死谢宗之人是下域青云府少府主‘段凌天’的消息传来,整个罪恶之城都沸腾了起来,但却没有几人相信段凌天有能力杀死谢宗。

    “开什么玩笑!那个段凌天,虽说在下域算是天才,可到了上域,却又是什么都算不上!就凭他,短短一两年内,拥有杀死谢宗的实力?不可能!”

    “这个消息也太假了吧?一听就是假消息!没劲!”

    “要是那个下域青云府的少府主能杀死谢宗,我都能名列《极圣榜》第一了!”

    ……

    半天过去,还是没人相信‘段凌天’区区一个下域之人能杀死谢宗。

    而就在这个时候,又一个劲爆的消息,传遍了整个罪恶之城:

    “下域青云府少府主‘段凌天’,来到上域不过一两年的时间,便加入拜火教,成为了拜火教第二天骄!”

    这个消息传出,惊动了整个罪恶之城,让得罪恶之城里面的一群人都懵了。

    拜火教第二天骄‘段凌天’,近段时间一来,在上域可谓名声大噪,几乎到了‘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地步。

    然而,即便如此,也没人将他跟下域青云府的那个少府主‘段凌天’联系在一起。

    近乎所有人,都觉得两人只是碰巧重名而已。

    “拜火教第二天骄‘段凌天’,就是下域青云府的那个少府主?这……这是真的吗?!”

    “不管是下域青云府少府主‘段凌天’的画像,还是拜火教第二天骄‘段凌天’的画像,我都见过……他们根本就不是同一个人!”

    “别忘了,之前有消息称,杀死谢宗的那人,懂得神鬼莫测的易容手段……如果那两个段凌天是同一人,容貌不同也不稀奇,完全可以通过易容来实现。”

    “你这么一说,我才想起谢宗被杀死那事……如果那个下域青云府少府主‘段凌天’,真的是那个拜火教第二天骄,以他的实力,杀死谢宗倒也并不稀奇。”

    “这么说来……这些消息是真的?下域青云府少府主,拜火教第二天骄,是同一人?并非只是重名之人?而杀死谢宗之人,就是他?”

    “虽然还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但事实好像确实是这样。”

    ……

    一个又一个劲爆的消息联系在一起,也让罪恶之城里面的不少散修恍然大悟。

    下域青云府少府主,拜火教第二天骄,两个名为‘段凌天’的存在,如果真的是同一人……

    那么,一切就都好解释了!

    以拜火教第二天骄‘段凌天’的实力,要杀死谢宗并不难。

    顿时,整个罪恶之城都轰动了。

    “真没想到,拜火教第二天骄‘段凌天’,和昔日那个下域青云府少府主是同一人……这一点,恐怕谢宗做梦也想不到吧!”

    “是啊。一两年前,在谢宗面前宛如蝼蚁,被他夺走级圣器‘封魔碑’之人……时隔一两年的时间,出现在上域,不只成为了拜火教第二天骄,更将他杀死,成功报仇!”

    “一个下域之人,来到上域,短短一两年内,拥有这般成就……那个段凌天的天赋,该是何等的妖孽?”

    “难不成……他的天赋灵根,乃是传说中的‘紫色灵根’?!”

    ……

    罪恶之城里面,不管是散修,还是正待在罪恶之城里面的各势力之人,都对‘段凌天’的一身武道天赋充满了震撼。

    “段凌天杀死谢宗,也算是报仇了……却不知道,‘封魔碑’当时是否在谢宗的手里。如果在,现在‘封魔碑’怕是已经物归原主了。”

    “我觉得‘封魔碑’不太可能谢宗的身上……再怎么说,那也是名列《十大圣器榜》的级圣器,他当初带回玄刹教的时候,恐怕就已经交给他的父亲,那位玄刹教四**王之一的‘金狮王’。”

    “我也觉得是这样。”

    ……

    不知何时,不少人的注意力,纷纷转移到级圣器‘封魔碑’的上面。

    毕竟,玄刹教长老‘谢宗’和那个来自下域的‘段凌天’之所以结仇,完全是因为‘封魔碑’!

目录